打印

[每周一案] [026]鼻塞、咽干、痰多

本主题由 tcm007 于 2010-1-14 13:10 设置高亮
鼻塞,痰多,素有咽炎.询得无烟酒嗜好,但经常吸二手烟,现咽干不适,嗓子痰多,舌略红,有薄苔,脉沉软.
此证试辨如下:
1.素有咽炎,咽炎之证为西医之名,应属中医之痰气交阻,肺气不利之候,鼻塞、痰多似为是证。
2.舌略红、咽干不适,应为阴虚。
3.脉沉软,应为阳虚之证,同意少阴证的辩证。
综上所述,方用半夏厚朴四七汤合逍遥散,另加轻宣肺气之品
试方:姜半夏10 青陈皮各9 茯苓10 厚朴10 紫苏10(后下) 芦根30 桔梗6 百合15 天麦冬各10 当归10 熟地9 白芍10 柴胡9 荆芥10 藿佩兰各9 杏仁6 薄荷6(后下) 肉桂6 焦三仙各6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彩色沙漠 栈币 +6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1-21 12:28
  • zhao2002 栈币 +8 好案,基本正确,三仙等可以不加 ... 2010-1-20 09:40

TOP

近时辨病与辨证相接合的临证实践确实有益于对病家疾病的认识与治疗。西学辨病,中医也有辨病。立在纯中医这个角度来说,中医的辨病是以证机为核心的,离开了对证机的根本认识,为辨病而辨病,心随病转,心随症转,早已离开了真正中医的宗旨了。纯中医并不是不接受新知,西学的辨病为我所用,化西学对疾病的认识为我纯中医的证机认识,让西学的对生命个体的物质基础的精深认识为我纯中医对神机的完善与提升提供辅助,洋为中用,不亦两善乎?

这是一句套话。

我私以为真正的纯中医定是以“辨证论治”为中医的心髓的,辨证论治不是中医的特色,可以这样说辨证论治是中医的全部,离开了辨证论治,中医还能成其为中医吗?其实放开来看,辨证论治是人类社会对自然人文科学研究的一个最根本基本的方法论,辨证论治岂只适用于中医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彩色沙漠 栈币 +6 风流才子的苗子啊,偶看好你 2010-1-21 12:28

TOP

我们这里撇开对病与证的研讨。来看看我们自己对“辨”字认识了多少?我们自己是否具有辨的能力?在这里,我说句不好听的言语,包括我水墨中医在内,清阳纯中医论坛里还没有一位能真正具有辨的能力,辨的智慧的同道,做为一名纯中医,做为一名传承中医的后人,我们应该感到羞愧,应该专一猛醒,为先贤继绝学,而今以后,舍我其谁?

做为一名纯中医,首先要是一位行方智圆的智者,要会参天察地拟人,要有火眼金睛,要能见微知著,要能举一反三。其次必须要是一位虚静空灵的道者,,要会悲天悯人,要会全神察机........只此二者是会“辨”的基础。请问诸位道友,你我是学中医的材料吗?你我会真正地辨证论治吗?辨证论治这四字的第一字我们都未知晓,还能奢谈其余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9 诚然!不光清阳,即便举目华夏,知者定然无几 ... 2010-1-21 16:34

TOP

西学中,附子强心,丹参扩血管,车前子利尿,他们有时是按这样的思路治疗,有时效果也和显著,入门也易。但是这不是真正的中医。但是把中医搞的玄之又玄,也不好。小平同志云: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同样适用于中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5 是啊! 2010-1-21 16:33

TOP

至于“证”字。我私以为它是疾病中主邪二气交互变化的状态,这个状态里蕴含着中医神机气立的概念。水墨无有智慧,对这个很是恍惚,这里略过不论,大家莫笑。

还是回到前面的“辨”字,我对此稍有几句糊言乱语:

我对庄子的“养生主”记忆稍有一点,记得开篇有一句“缘督以为经”这句也暂且不论,后面那个疱丁解牛的故事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开始看这个故事,反复数次,确实看不懂,也不能契于庄子本意,没办法,于是乎辨乱想,疱丁为什么有如此高超的解牛技艺呢?决不会是仅仅的熟能生巧,他一定有个门道,这个根本的门道是啥呢?带着这一个问题再去看原文,哈哈,真简单,“顺蹊谷之隙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9 妙!“证”字是疾病中主邪二气交互变化的状态 ... 2010-1-21 16:36

TOP

“顺蹊谷之隙啊”

中医的辨证是不是也有这个隙呢,去寻找诸症之隙,由隙而入,一以贯之,久久历练,意历数十年而不倦,以登中医造化之极,可乎?可乎?

中医的见症不仅述症,更重舌脉见症。大多舌脉是根,诉症是末。一位纯中医眼里的主症与病家的主诉要有清晰的分别。病家的主诉多是现象,现象多歧,足以乱人,这是一个纯中医要注意避免的。真正的纯中医犹要注意自己心眼中的主症,因为这个主症之下是可以一以贯之的疾病的根本“证机”。为中医者,得“证机”者胜,失“证机”者败。

医者心眼里的“主症”之下,就这这个蹊谷之隙啊,疱丁解牛,何有难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9 顺蹊谷之隙,乃画龙最后一点 2010-1-21 16:36

TOP

那么这里请问大家一句,老先生此案之隙是在哪里呢?

TOP

这里人气好旺啊!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也来凑个热闹。水墨才女又厉害,又很谦虚啊,哪里是小麻雀啊,是咱坛的凤凰啊。你一到,这里就蒸蒸日上,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很会活跃气氛哦。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这个团队,清阳需要你这样的才女O(∩_∩)O~

TOP

我私认为,中医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易就在看病的主旨要辩证法正确,这很重要。而辩证法又多种多样,还要看用哪个更贴切。很多时候吃的药会有所缓解病情,却不能根治。看来看去,辩证的想来想去都很通也很有道理啊。殊不知,还是只抓住了他的茎茎叶叶,未有抓住他的根本。一旦辩证法总纲领正确了,就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6 “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诚然,人言人殊 ... 2010-1-21 16:38

TOP

个人经常早上起来喉咙痛,刷过牙吃过早饭就好了。小时候得过扁桃体炎,咽喉是我的最薄弱的地方,先过来学习了。

咽喉挺麻烦的,被子盖多盖少都不行。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无意中发现,被子虽盖好的,但它自己前胸与后背的温差很大,背很凉,后来仰躺睡之后早上起来就没痛。

感觉与肺气、清浊、湿有关,要开窍。药王老师说的我很赞同,只是那个滋阴又要补阳的,个人觉得有点难,需要点技术或有人指导,搞不好会弄巧成拙。我就是这一例。

TOP

滋阴又要补阳的确很难,我最近从肾气丸和地黄饮子的组方中好象感觉到了点什么,没事时还可以看看太极图,一黑一白,一阴一阳,的确很难运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8 太极图,太扼要了,里面什么也没有,有无所不含,真 ... 2010-1-24 12:27

TOP

老先生此案的证眼就在脉“沉软”二字上。脉法是中医学中的一个难题,怎么样理解体会脉法,还是离不了中医的取类比象,观察自然以及自己在自然中去亲自实践。这里的“沉软”二字,沉字容易理解,这个软字临床中不太好把握的,有气无力的样子,昏昏沉沉的样子,仍怎样的文字表述,都不容易让学人去深刻地理解感受它。我这里啊,说个生活常识,大家一看,相信就明白如何是“软”脉了,同时也会明白“软”脉的病因病机了。

1,大家看看锅里煮得极透熟的面条,米条。
2,大家去用手探探水塘里的烂淤泥。

好了,感觉出来了。软脉的主要病因病机也就出来了:气阳亏损,水湿沁盛。

TOP

当然,“软”若有兼数之象,那又是另一番病机了,大家不要胶柱鼓瑟。

下面看看老先生的此案诉证:
鼻塞:气虚而不宣通也。
咽干:气虚不化津濡润也。
痰多:肾水不温,脾湿不化,水湿泛痰尔。
舌淡红,咽炎久病:许有阴虚体质也。

TOP

如何处方呢?

麻黄,北细辛轻用以宣引,蜜炙特黄芪重用以益气,当归,熟地炒以益精血,白术以健脾,蜜半夏化痰以利咽,干姜以温中,蜜附子重用{先煎}以壮阳,炙甘草以和药。

脉像是此案的证眼,若不是沉软脉,理法方药当又是另一番景象,举一反三就在此处.,若是沉软数脉,又如何处方呢?......

附子之用及其反应变化,我亲身体会过无数次,稍有得失。过用附子而身寒者,一定要流通气血,莫使其郁遏。阳郁身寒,血腑逐淤汤变化一剂解之。今后有缘,慢慢说其应用之得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8 “今后有缘,慢慢说其应用之得失”,欢迎垂教!大 ... 2010-1-24 12:30

TOP

以上个人浅见,抛砖引玉,向诸位道友讨教。谢谢老先生的好医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8 医案不好思维好,谢谢水墨的详细解析!给我许多 ... 2010-1-24 12:43

TOP

谢谢大家的参与,诸位高手从不同角度论证了自己独到的见识和经验。相信每个人都从他人处有了新的思路。这也是本栏的宗旨和中医的魅力。宗旨达到了,而案例结果则不拘。本病我是从太阴兼阳明论治的,方药如下:
射干12克,栝楼10克,天竺黄10克,熟地10克,生半夏15克,生姜10克,陈皮15克,茯苓15克,荆芥10克,甘草15克,桔梗10克,七剂,代煎.针刺双合谷,咽后对应夹脊穴,左右各一针.
结果:第三天来针灸,既言病情大减,痰明显减少,咽干也转清润了.
二诊,病去六七,参原意,视现证,效不更方:
射干12克,生半夏10克,生姜10克,红枣4枚,甘草15克,桔梗10克,七剂,代煎.针灸如前,有时缪刺列缺.
结果:病去而安.

TOP

老先生的针药处置轻捷可法,学习了。

水墨妄拟,当然妄拟也是要个思路的。另外,不论何种治疗思路,疾病的向愈最后还是要过渡到此案我所以为的“证眼”上来的。脉沉软应该变化为相对和缓,此案才能算是真正得到解决。临床中,病家主诉症状经用药后消失而脉舌症状未见明显改变者,病情大多不是反复就是伏藏了下来,这样的例子倒也屡见不鲜,今提出,与诸道友一起引以为慎......

疾病的治疗其实是一个严谨的系统工程,医者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必须全神贯注,心勿旁骛才成。

人命关乎天,和方需审慎,寒热温凉细斟酌
用药如用兵,成败关乎国,君臣佐使祥调度

为医难,为中医更难,为纯中医,为好中医难上加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6 可谓“金针开翳”,学习了! 2010-1-25 10:05

TOP

医者,意也。理论上好坚持,在临床上坚持起来太难了。病家就喜欢速效,可是医家偏偏要遵循治疗疾病的原有的客观规律的。中医太难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6 同感!谢谢参与,论坛一耀! 2010-1-25 10:06

TOP

粗看一下,两个药是关键。一是生半夏,二是甘草。虽用时方,但经方的影子若灵若现。多有受益。谢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8 谢谢参与,论坛闪耀喽! 2010-1-26 15:06

TOP

回复 1楼 的帖子

董某,男,38岁.2007年12月18初诊,诊时主诉鼻塞,痰多,素有咽炎.询得无烟酒嗜好,但经常吸二手烟,现咽干不适,嗓子痰多,舌略红,有薄苔,脉沉软,处方:
看了楼上各位的分析我有点不同的意见,不能一见咽干就说是阴虚,我在临床上见到很多的咽干是因为鼻塞不通,用口呼吸所致,就像本案。本案重点当在通窍,鼻通则咽干自愈。治当宣肺通窍,健脾化痰。方以辛荑散合二陈汤加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