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栈友医案] 日常病案摘录:减去风药则病情加重的一则案例

日常病案摘录:减去风药则病情加重的一则案例

日常病案摘录:减去风药则病情加重的一则案例
      雷※弟  女   64岁   地址:略  (第693本)   
      初诊:2012-1-9
      最近前额昏晕,畏寒,动则汗出,有泡沫状痰少量难以咯出,耳朵鼻腔眼睛发痒。询纳中,二便正常。脉右手沉伏,左手沉洪缓,p=56,舌胖红苔薄白腻。此属风热肺火,宜发其郁热。
      处方:
      麻黄7克  杏仁10克  生石膏15克  炙甘草5克
      柴胡5克  黄芩3克   羌活3克    独活3克
      防风5克  川芎5克
                             水煎服,五剂

二诊:2012-1-14
      昏晕及耳鼻眼发痒均减轻,痰粘难出,仍然动则汗出。脉右手软,左手弦滑大,舌红苔薄白腻。既有汗出,不宜再用疏散。
      处方:
      杏仁10克  生石膏20克  炙甘草3克  柴胡5克
      黄芩3克   桑叶10克    桔梗10克   知母5克
                              水煎服,五剂

三诊:2012-1-17
      上方已服二剂,效不著反而胸闷气短,询上药已服二剂,又有一剂今天早晨已经煎服一次,尚余二剂,予下药加到所余二剂中:羌活独活各3克,防风各5克,川芎各5克。

四诊:2012-1-19
       服加入风药的所余二剂后,前诊当晚即觉胸闷气短大减,现在胸闷气短已经消失,仍然痰粘难出。脉右手软弦,左手沉洪,p=64,舌红苔薄白腻。再予清热润燥化痰法。
       处方:
       生石膏20克  炙甘草5克  柴胡5克  黄芩3克
       羌活3克     独活3克   防风5克   川芎5克
       沙参10克    桔梗10克  海浮石15克
                             水煎服,五剂。


    附记:本案初诊由孟飞诊断处方,二诊、三诊因为孟飞去西安改由我处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我要学中医 栈币 +2 热心助人,加分给你买红薯 2012-1-22 22:31

TOP

此案辨证论治有误。如水墨诊治,可能痊愈在三剂之内。


病因病机的认识可能错误了。水墨以为此案主要是一个阳虚风寒痰湿的病因病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我要学中医 栈币 +2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2-1-22 22:33

TOP

用方为麻黄附子细辛并枳吉二陈加特黄芪,荆芥,防风,干姜,五味。

TOP

风热肺火的认证要深思。新年以来,寒燥之气尤甚,水墨所见者多此寒毒流感,临证治之多以麻黄附子细辛汤为主方随病家体质及伏邪状态性质之不同而灵活加减用药。疗效不错。所以我以为此案辨证可能有误。

TOP

初诊,前额昏晕,耳鼻眼发痒,动则汗出,三阳经脉上行头面,说明这是阳经之火,属于肺胃胆经郁热。舌胖白腻,又有痰湿内存,所以用麻杏石甘汤清热泻火。再加柴胡黄芩清泄少阳郁热,羌活独活防风川芎疏风理气化湿。
   
      二诊,发痒减轻,痰粘难以咯出,是风邪化火,故去风药之辛燥。又因为汗出故减去麻黄,加知母桑叶疏风清肺,桔梗利咽。

       三诊无效而且又加胸闷气短证状,认为是由于减轻风药以后,寒凉药物阻遏肺气宣通,因而胸闷气短,于是重新加上风药。

       四诊,果然诸证大减,于是减轻知母桑叶,再加沙参养阴,海浮石咸化燥痰。

TOP

水墨个人认为,要仔细讨论这个病案的话,这个病案还是很有问题的。我临床中也喜欢应用风药,“精通风”是我曾经对中医药学的基本认识。掌握了风药的应用以及相对彻底地认识了这个“风”字,确实对临床帮助很大。

TOP

老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话,水墨可以说说对这个病案的个人看法。

中医的辨证论治是相当深邃的。辨证论治最主要的关键是要医者有一个相对客观地认识病症的思维眼光,尽量客观,尽量抛弃主观思维,尽量避开我法二执对辨证的干扰。心要如虚空,不存一丝芥蒂,这样来认证,才可能相对接近疾病变化的本质。

TOP

引用:
原帖由 水墨中医 于 2012-1-20 14:02 发表
风热肺火的认证要深思。新年以来,寒燥之气尤甚,水墨所见者多此寒毒流感,临证治之多以麻黄附子细辛汤为主方随病家体质及伏邪状态性质之不同而灵活加减用药。疗效不错。所以我以为此案辨证可能有误。 ...



欢迎先生发表不同意见!
我认为,临床辨别阴阳寒热难以仅仅根据季节就可以得出结论,譬如,夏季所发不一定都是热病,因为暑热耗散津气,人的体内反而阳虚,所以古人认为炎暑在外,则阴寒在内。冬季虽然严寒在外,但是寒邪束闭,体内反而易于阳热内蕴,况且今年冬季是少阴君火在泉,怎么能够逢病即认作寒毒呢?

TOP

以下是一位网友的质疑:
    初诊:畏寒,汗出,舌红苔白,舌胖.脉沉缓、大.痰淡稀少.确认为肺感风热.这是明显的不准确.先生从脉象大,舌红确诊为肺热.这太主观.读死书所误.畏寒,汗出,舌苔白,鼻痒.痰淡少,明显的是寒湿重,热象少.外感风寒,内有湿的主证.先生用麻杏石甘汤加减,方向就错了.才让老太吃那么多的药,虽然治好,亦是让病人吃尽苦头.还说减了风药不行.明显的是误诊.更误者用上黄芩  等寒药,引寒入里,化热伤脏.所谓治病,分清表里,病有出路,表证当散,里病亦有出路.若能让里病从表而出,当不会伤里.首诊错误.后面去补救,虽好.也不值得学习.用苓桂术甘汤加减则可,然后用少量的清热药物收尾就可治好.这样的病人很多.作为一个草医.若象先生那样治病,初诊还有二诊等等,早被病人骂死,无脸见乡人.本人观点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就病例分析.不喜欢斗嘴.若认为无理,版主可以删除此贴.

TOP

下面是我的回复:

    本案之所以判断为热证,是由于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动则汗出。须知阳证伏热才会出汗,况且动为阳,静为阴,动则热,热则汗,不是阳证是什么?阴证一般而言是无汗的,即使是有汗也是于动作无关的自汗、盗汗或者虚脱或者亡阳之汗。

TOP

其次,左手脉洪缓,右手脉伏而不清楚,也就是说脉象左大于右。须知人体气血左升右降,反映到脉象方面也是一样的。各位应该注意到我在以前所发出的医案里面,凡是左小于右的脉象都是径直判断为阳虚气虚,这个问题已经讲过多次了。本案左手洪大当然是上升有余阳气有余,不是热证是什么?

TOP

再次,畏寒往往是内热的表现,叫花子是不会畏寒的,因为他们没有伏热的条件,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请注意畏寒不是恶寒,后者是冷得几乎要发抖,这是太阳伤寒证的表现,当然,恶寒过去以后还是有发热汗出,这就转到了阳明证了,——还是有热在里面!不要一见畏寒就以为是寒证,这种想法太简单。

TOP

至于鼻眼耳发痒就更和寒邪扯不上关系了,因为凡是痒都属风,而风属阳邪,风邪善行数变,易于化热,——又是热证了。

TOP

从我最近的日常病案中发出本案,意在说明风药的应用在临床中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有时候简直是决定性的治疗意义,不应忽视。由于明清以降张景岳以地归一类柔阴药物治疗方法为主以及温病学派偏于寒凉药物治疗方法的流行,他们视辛燥风药为鸩毒,历史上曾经有重要用途的风药的应用,逐渐式微,近代以来几成绝响。我们今天如果要振兴中医,不可不重视研究风药的应用方法。

[ 本帖最后由 孙曼之 于 2012-1-27 08:13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