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读医杂感] 论黄煌先生的药证问题及中医初学者,该怎样全面认识中医

论黄煌先生的药证问题及中医初学者,该怎样全面认识中医

论黄煌先生的药证问题及中医初学者,爱好者该怎样全面认识真正的中医

引子:

水墨中医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是有原因的,水墨在写这篇长文章,并将她发表在清阳纯中医论坛之前先有以下三个声明,这个声明主要来源于黄煌先生推广他的药证方证学说的“黄煌经方医学论坛”里的黄煌先生的忠实弟子李小荣朋友对水墨中医以网名和子在“黄煌经方医学论坛”里发表的“论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这篇主题文章的误会。李小荣朋友误会的这段文字如下:

“话又说回来,也就是个别的小人以及衰败的论坛人员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捣鬼!司马昭之心、害群之疯马,必遭群起而攻之~ ”这段猜忌文字来源于“黄煌经方论坛”新闻公告版块,李小荣朋友发表的“论坛建议”的主题帖子里他的第9个跟帖。有心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无妨。

就李小荣朋友的这个猜忌误会,水墨中医这里首先申明,水墨中医在清阳纯中医论坛里发这篇文章与论坛管理人员毫无关系,水墨中医的版主身份是因为想为我的李静老师建立一个学术版块而不得已而为之的,水墨中医发这篇文章也与我的李静老师及众师兄弟妹们无丝毫关系,水墨中医发的文章由水墨一人承负全部文责,与她们无丝毫干系,请诸位师友看水墨的文字时,首要明白这个。虽然这样,水墨中医首先还是要请求清阳纯中医论坛里的主管,论坛的创建者“庐阳先生”能让水墨以事实为依据,冷静平和地发表这篇针对南京中医学院里的中医药教师“黄煌先生”的关于“药证”等学说以及该怎样引导初学中医者,爱好者全面真实地认识真正的中医的问题发表的这篇个人看法和质疑的文章,如能得到允许,水墨感激不尽。因为水墨发表这篇文字的初衷立心如题“论黄煌先生的药证问题及中医初学者,爱好者该怎样全面认识真正的中医。”,谈这个具体的大话题,黄煌先生的学说恰好成了水墨进行对比论述的好材料,从这方面来说,水墨这里也要首先感谢黄煌先生关于药证论述的两篇大作,她们是“药证与经方”及“张仲景50味药证”。

其次,水墨中医申明,水墨中医发表的这篇文章绝无丝毫借黄煌先生的名头来抬高自己,水墨只是一名及普通的山野中医人而已,与我的道师为伴,与众乡亲为友,淡泊江湖,情系烟霞,尽心随缘是水墨生活的快乐所在,水墨发文绝无丝毫发文以邀名利之想,这个请观帖顶帖的朋友们清楚。水墨发帖,只想为那些初学中医者,爱好者尽尽一位极普通的中医人的心而已,,也仅此而已。希望诸师友能够理解。

最后,水墨将发的这篇文章,诚挚地希望众师友指出水墨的不足,或帮助水墨补充论证的材料,或批评水墨认识不足的个人观点,希望诸师友能够与水墨一起理性地来对比探讨水墨发表的这篇主题文章,道理摆在那些中医初学者,爱好者的面前,让她们自己比较选择,看看什么才是全面真正的学习中医的康庄大道,什么才是一条危险偏狭的学习中医的死路。

这是水墨发这篇文字前的引子和申明,具体的内容发表,希望能够得到论坛管理层的允许。

[ 本帖最后由 水墨中医 于 2011-12-22 14:53 编辑 ]

TOP

黄煌先生简介

资料来源于“民生开讲”,精英博主的博客:

著名中医养生专家:

黄煌,男,1954年生。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

    中医基础扎实,精于临床,擅长使用经典古方治疗疑难杂病,2002年被江苏省政府授予“江苏省名中医”称号。

    黄煌教授1989年受国家教委派遣赴日本京都大学进修老年医学,回国后热心养生保健科普宣传工作,曾应邀为省内各地离退休干部、教师、工人、社区居民等作讲座数十场,被誉为“江苏洪昭光”。目前他还任江苏省抗衰老学会副理事长。2005年被江苏省科普宣传周领导小组评为先进个人。2006年被中国中医药学会评为“全国首届百名中医药科普专家”称号。

TOP

呵呵!我不是黄煌经方论坛里的察哈尔超级版主。
知道水墨先生与和子是同一人。
你没怎么上论坛时还故意转了你用和子的文章。
学术百家争鸣那是好事!我个人很支持!
但是要切记不要有人身攻击!!!
只论学术与临床观点!
对所有朋友(前辈平辈或晚辈尊敬友爱)。
人有理性感性!各门派都有拥护者!
有时相互间常因感情因素直观意念引起粉争。
无意间伤了和气这是我们要共同注意避免发生。
中国历史上春秋时期学术百家争鸣!
那个时代的成就在世界史上,
也是绽放辉煌令中国人深感骄傲的一页。
直到现在仍然为人们热忱学习。

伽利略·伽利雷(Galileo Galilei,1564年2月25日-1642[1])
是近代实验物理学的开拓者,被誉为“近代科学之父”。
他是为维护真理而进行不屈不挠的战士。
恩格斯称他是“不管有何障碍,都能不顾一切而打破旧说,
创立新说的巨人之一”。
1564年2月15日生于比萨。
历史上他首先提出并证明了同物质同形状的两个重量不同的物体下降速度一样快,
他反对教会的陈规旧俗,由此,他晚年受到教会迫害,并被终身监禁。
他以系统的实验和观察推翻了亚里士多德诸多观点。
因此,他被称为“近代科学之父”“现代观测天文学之父” 、
“现代物理学之父”、“科学之父” 及“现代科学之父”。
他的工作,为牛顿的理论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热烈欢迎大家学术百家争鸣!
论理言物理性交流。

TOP

cha版主说得好,学习了。

TOP

cha版主说得好,学习了。

TOP

关于“药证”概念的问题致黄煌先生

关于“药证”概念的问题致黄煌先生

先说几句闲话:

昨夜里和子知道了“经方医学论坛”对和子先封ip地址后屏蔽发言的举止,今午后两时许又试着看了看经方论坛,屏蔽又解封了,可是和子的那篇“论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的文章不见了,不见了也就不见了吧,和子只是淡淡地笑笑,人间万事百年空,毁誉嗤骂如我何?发那些文字时,和子已经全部复制下了诸位师友的高见,闲时聊以观观,以便和子自己自省自觉。借发这篇文字之际,和子首先真诚地感谢这一日夜里为和子仗义执言的朋友们,也真诚地感谢最近那些嗤笑讽骂和子的朋友们,这里和子都向你们先拱手作揖了,谢谢朋友们,谢谢大家。

曾经的文章意犹未尽,这里和子对黄煌先生再唠叨几句:

黄煌先生的两本关于药证的大作是由人民卫生出版社面向社会,面向天下中医人发行的,文章向社会上的受众发行了,就不比文章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孤芳自赏了,她自然就有受大众或接受或批评或监督或提意见的自然属性,这也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应该勇于面对勇于接受同时也去勇于改进修正或者乃至于自己推倒自己的本分。和子曾经的文章开篇就有“期庙堂之师有旭日之辉”的真诚期愿。不知黄煌先生是否看见?在和子曾经针对黄煌先生的文章,一直是抱有对黄煌先生最美好的希望的,可是你的弟子们太不争气了,在中医学术的辩论中,屡屡将先生置于不仁不义的境地,和子当时是为先生深感痛心的。也许先生不知道你的弟子这些言论,和子这里将复制的先生弟子们并和子理解你的关于“药证”问题的内容粘贴出来,请黄煌先生仔细看看,和子如果说什么说得不妥,也请黄煌先生指出并批评指正,下面请先生看内容:

:论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六
下面举实例说明,请广大的中医初学者,爱好者细看。下面是黄煌老师及其最得意弟子们以及和子关于“药证”概念的原话。


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下面请看:

黄煌老师说:

1,药证是中医安全有效用药的指征和证据。

2,药证不是病机,并非疾病的全部,也非疾病的内在变化,而是为临床实用药物提供的安全有效的用药指征,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药证是古代医学的重要内容之一。但多年来已被忽略。我想通过讲座对张仲景药证的特征分析及常用配方的介绍,展示经方朴素而实用的面貌和基本框架。

3“------药证是中医临床用药的指征和证据,也称药物主治。如用麻黄的指征和证据即为麻黄证,桂枝的主治即为桂枝证,有是证,用是药,是中医几千年相传的医学准则。”
。。。。。。。

{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很高深,和子不懂,和子诚请黄煌老师给大家细解}

黄煌老师的最得意woyunzai弟子说:

楼主怀疑或是否定黄老师的药证观点,说什么“大体其实就是一个按疾病外在反应症状从而选择用药的学说而已”,岂不知黄老师所说的药证就是仲景的药证,仲景的药证方证就是根据疾病的外在反应症状而选择用药。《伤寒论》12条所列的诸症状,有那一条不是疾病的外在反应症状。其他的方证无不如此。在《金匮要略》中亦完全如此。在经方中极少有病机术语。本人愚钝,但自随恩师学习经方以来即谨守方正对应的原则,在临床 上用经方治疗常见病及疑难危重病均有较好的疗效。以此带教的学生亦有进步较快的。大凡不明方证药证的人皆是未入经方之门的人。

{这个说法与和子的说法差不多吧}

黄煌老师的得意弟子蓝莲花说:

再看“第二版自序”的最后一段:

“对笔者来说,药证的研究仅仅才开始,随着临床实践经验的积累,也随着与同道的互相切磋、促进,药证的研究无论在深度与广度上都将有较大的推进。所以说,这本小册子只不过提示一种思路和方法,绝不是全书和定规。不求其全,但求其真,这是我的治学态度。”
这段话不知和子先生看没看,明明白白作者心!
不是全书,所以不能当做中药学教材;不是定规,所以也不是终极真理。只是一种思路和方法,告诉读者学习的重点在哪。既然是思路和方法,那么,就有不断修正和改进的余地。事实上,每一次的修订都会有一些进步的。为什么非要用静止的观念一棍子打死,彻底否定?教科书出几版了?又能保证没有错?毛选还出好几版呢!您就知道药证不会更加完善?

{蓝莲花表述出来的意思是说,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还不规范,还在发展阶段,既然这样,黄煌老师何以现在要求别人规范呢?蓝莲花可能也不知道她老师的具体药证概念,这个就奇怪了。。。。。。。。}

黄煌老师的最得意弟子思玥说:

“黄煌老师的“药证”学说,大体其实就是一个按疾病外在反应症状从而选择用药的学说而已,所谓的方病人,药病人三角,黄煌老师学说的基础就是一个所谓的“药证”而已,而且这个药证的内核本质就是“药症”,就是对症治疗。”
上面这段话依然是“您认为”,那么“药证”是否就是据症状用药,所谓的方病人三角的基础是否“就是一个所谓的药证而已”,相信这是对黄老师“方证”“药证”学说最普遍的一种误解,而如果黄老师的方证和药证不是症状,其正解又是什么,论坛上深得其中三味,能解您疑惑的朋友应该很多。

{这个把和子也搞糊涂了,可能思玥朋友也是糊涂的}

专门调皮捣蛋的和子说:

黄煌老师的“药证”学说,大体其实就是一个按疾病外在反应症状从而选择用药的学说而已,所谓的方病人,药病人三角,黄煌老师学说的基础就是一个所谓的“药证”而已,而且这个药证的内核本质就是“药症”,就是对症治疗。”

{可是和子的这个说法她们都不承认,和子也无可奈何,该如何理解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呢?看来只有再请教黄煌老师了}

张仲景爷爷说:

张仲景爷爷没说,她也可能说了,是这样说的:“你们乱猜嘛,哪个人多势众就依哪个的嘛。。。。。。。”

看来黄煌老师最得意的弟子中矛盾都多多的哦,自己的弟子都没有规范,我们这些初学者啊,爱好者啊看来只有云里雾里了,不是吗?

在和子看来,先生的关于药证的大作,药证应该是你整个学说中最最基本的概念,中医人如和子之流者,不首先从这个最最基本的药证概念的理解入手去真实体会先生的学术思想,你说又该从哪里入手呢?,何况先生也在你两本大作的开篇首先论及这个药证概念,和子反复读,未弄明白先生的基本概念,今于先生的经方论坛提出质疑,先生没有来给和子及所有初学者,爱好者解答,你的弟子们又是一片糊涂的解答,先生可能太忙,没有看见和子的问题,所以和子再致问于先生,诚请先生给我们这些初学者,爱好者一个相对规范的药证概念,好吗?

在和子看来,再怎样深刻理解先生的药证概念实质都不为过,先生的药证概念是偏于认识疾病的外在表现吗,或是偏于疾病的内在发病机理,或是两者皆具?或者黄煌先生还有其他什么更深奥的认识?这个还请先生给大家指教。和子强调认识先生概念的重要性,同时也是想知道,先生的学说是否就是仲景先圣的文章本意,先生的学说是代圣传教吗?或者是先生从仲景先圣的文章里独有发明,另创新说了。如果先生的文章只是从仲圣文章的一个点上,突出重点,同时又没有违背仲圣本怀,那么和子倒还要再仔细拜读读黄煌先生你的文章了,如果是仅借了仲圣的名头,和子也是可以笑笑的,读读,对和子也没有坏处,只是有可能让初学者,爱好者以为先生的文章就是代仲圣传教了。先生传教的论坛全称是“黄煌经方医学论坛”,如果黄煌先生只是传教自己从仲圣里得来的独创新说,和子有个建议,希望先生将她改为“黄煌药证方证论坛”为妥,不要让许多初学中医者,爱好者误会了先生,同时和子也不会论先生的什么问题了,和子这个建议,可以吗?

再说说先生的药证概念,先生的药证概念内容实质如果是偏于疾病的外在表现多一点,和子建议先生的药证直接该为“药症”可也。如果偏于疾病产生的内外在机理多一些,原药证这个概念也是可以用的。如果二者内容在你的药证概念里所站比例差不多,或者别有什么意思,请先生另换一个新药什么的字眼,不要让我们,你的受众迷惑了。


另外给先生提一点意见:

先生可能是一位极好的老师,虽然你也说实践与理论联系,不是不要理论,那好,请先生在教授初学者时,一定不要给学生造成一个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势,这个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势简直害死人,先“看得见,摸得着”的思维定式,后面你再强调理论,那是很不容易同步的,有时会永远造成跛脚的,最后走向极端。这个恶果就像你现在的弟子们,她们可以否定中医理论了,她们可以置你于不仁不义了,我想这可能就是先生教学上有可能的失误吧,教学生两条腿走路,堂堂正正,前面一定是光明之路的,不是吗,黄煌先生。曾记得有中医院里的老先生长叹道:现今的中医教育,是自己给自己培养了中医的掘墓人,不是吗?为中医师者,犹当警醒。

不自觉的学阀潜意识要不得,那不是一位真正中医学者应有的观念。要清醒地认识自己身边崇拜奉承自己的人,要勇于批评与否定自己,甚至毫不留情地自己推倒自己,学术水平才可能更上层楼。才可能处在师者的位置不误导天下学人。

“宠辱不惊,闲看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一名山野中医人和子致上。

TOP

论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问题一

论黄煌老师的“药证”概念。

我仔细阅读过黄煌老师最新版本的两本关于“药证”的大作:一是“张仲景50味药证”第三版,二是“药证与经方”第一版2009年第二次印刷品。作为一名后学,要了解学习黄煌老师的学术思想,我想,首先要从黄煌老师提出的“药证”的这个基本概念入手,只有真正明确了这个基本概念,也许才能真正了解学习到黄煌老师深邃的学术思想一二吧,可是在我学习的过程中,却总是陷入到一种云遮雾障,含含混混的概念混淆不清的状态之中,也许是和子智商的问题,一遍不行再来二遍,二遍不行再来三遍,可是收获仍然不大,依然陷入在概念混淆不清的泥潭中。和子百思不得其解,以为黄煌老师在作为一位日本汉方医学的倡扬者时,肯定是持有一种极为严谨乃至于近乎苛刻的学术态度的,这样的学术态度,定然会在最基本的学术概念阐释上持自己确认的精准不二的概念标准。黄煌老师在序言中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用了不少心神篇幅来阐释范围这个“药证”概念,这个概念的阐释也许大家明白了,但和子作为一个后学却并不清楚,心中存惑,因惑而疑,因疑而问,因问故有此篇学,问,问,学的文章。处江湖之远期萤火之光,盼庙堂之师有旭日之辉而已。

黄煌老师是一位治学严谨,,温婉宽厚,,谦和从容,引人向上,诲人不倦的师者长者,这样的师长者让学人钦佩爱戴,和子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在最近看到的黄煌老师的一个回帖,这个回帖里黄煌把中医的理法比拟着了一个“鬼”字,从这个字里,和子看到了黄煌老师潜意识的内心深处对中医理法的强烈排斥,和子知道这个潜意识的排斥心念会把黄煌老师的学术研究引向何处,同时又会因了黄煌老师的人格魅力,学术地位会把众多中医初学者后学者引向何处,在和子私下的观照里,那个去处绝不是中医学子的康庄大道,而是一条阴狭的泥潭死路。黄煌老师慈悲良好的中医愿景也是绝不可能实现的。和子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先从黄煌老师在“药证与经方”一书的前言里的第一个愿景说起:

引黄煌老师说:“为什么要开张仲景药证这门课?我的目的有三。第一,给学生们一个规范。。。。。。1,“药证是几千年临床应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

这段话里,和子私以为黄煌老师文字里有两个中心点:一是中医是门临床实践性极强的学问,一定要有规范,特别是用药的规范。二是这个用药规范的基础是几千年临床应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经验是规范的基础。好,和子就先说说这个“经验”。

和子私以为要成为中药应用的真正经验,必须具备三个最基本条件:

1,“经验”效应的普适性:也就是说这个中药的应用要经得住时间,地域,众生的检验。譬如黄煌老师讲的“桂枝”一味药,“气上冲”的所谓药证经验,古时如此,今世如此,未来亦当如此,四季也当如此,在八方的应用如此,在不同人种,不同年龄阶段里的应用也是这样。

2,“经验”效应的客观自然性。也就是说这个经验是本来的自然现象,她是完全成在于自然物质世界中的。不是我人的臆想假设,没有任何主观唯心的潜意识参杂混淆其间,从而影响对这个经验的直观采择。也就是张三去发现这个经验是这样,李四去发现这个经验也是这样。

3,“经验”效应的唯一性,也就是说,只要见到了临床中“气上冲”的疾病反应,这个药物是对治这个“气上冲”反应的效果最好,最优的唯一选择,而且不因使用这个药物剂量的大小从而对治效果有根本性的差异。

明白了上述真正经验的三性,和子不能说黄煌老师的观点都错误,但是至少关于第二,三条,黄煌老师的认识,黄煌老师的所谓经验是有值得商榷的。譬如桂枝舌,桂枝脉,桂枝人的提法对于要求学术严谨规范的黄煌老师来说就是自相矛盾的,要深入讨论这些,很费神,我就简单说一个黄煌老师所言的“桂枝脉”,黄煌老师这个主观唯心的提法,只能是黄煌老师个人有限经历的一点普通心得,她不具备真正的经验性,当然更不具备规范性了,学问上自己要求规范,自己又不遵从规范,药物某某指称的规范的条件是很多的。。。。。。本神农本草经,和子则私以为如果不规范地称桂枝脉,和子以为她是以“紧弦迟”为主的,黄煌老师所言的多“虚缓”只是一个辅而已。以辅之脉像为桂枝脉的代称,这个相差自然较远了。

黄煌老师削足适履地要求药物使用规范,从药物的研究上来希望中医药规范,这个美好的愿景能达成吗?和子私以为是不能的,那未中医药能不能相对规范呢?和子以为能的,而且古圣先贤已经规范,也已经基本完善了这个规范,那未,这个规范又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出在哪里呢?

待续。。。。。。

TOP

水墨先补出被黄煌先生封掉的几篇帖子,后面和子将以事实为依据,对黄煌先生的学说提出质疑。为什么要提出质疑,因为医学是关乎病家性命的,学术思想愈真愈能在临床实践中确实地解决病家的痛苦,真的学术思想不怕辩论,而且应该是欢迎辩论,鼓励辩论,真的学术思想的确立不是以某某人的权威能够左右的,她必须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经得住学人的质疑。

TOP

和子第一篇论后,下面的众网友回帖

第一位槐杏网友回帖道:{现在这一贴已经被槐杏网友自己编辑掉了,好在和子从一开始便复制下了整个辩论的所有帖子}

“黄煌把中医的理法比拟着了一个“鬼”字 ”

为什么槐杏网友要这样回帖呢?因为黄煌先生在槐杏网友的一个精华主题帖子里“方证对应不为经方所独有”的第29楼有如下回帖:

“天下的学问未必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但做学问还是要从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开始。特别对初学者来说……。画鬼易而画人难,因为鬼看不见可任人想象……。 ”

针对黄煌先生的这个帖子,和子在30楼紧跟帖子反驳道:

关于中医学问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否定与自我否定
“天下的学问未必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但做学问还是要从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开始。特别对初学者来说……。画鬼易而画人难,因为鬼看不见可任人想象……。 ”


上面引来黄煌老师的回帖,关于这句回帖,和子以为黄煌老师作为一位引人向上,诲人不倦的师者,上面的回帖是欠妥当和有不足的,和子不揣浅陋,下面这样来比喻和补充不知是否可行?

天下学问未必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但做学问还是要从看得见摸得着,品尝得到的地方开始。特别是对初学中医者来说,在这个基础上去感知,去体悟,去发现,去探索,去实践。。。。。。中医学问深浅两易,这好比画形易而画神难,因为形在眼前而神在眼后,形在感知而神在心悟。。。。。。。

TOP

首先说明我不认识黄煌先生,但是很敬重黄煌先生热忱用心宏扬中医。
我也不认识水墨先生,感觉水墨先生是一位热爱中医善思有才的同道。

水墨先生在一楼篇末说到:
最后,水墨将发的这篇文章,诚挚地希望众师友指出水墨的不足,或帮助水墨补充论证的材料,或批评水墨认识不足的个人观点,希望诸师友能够与水墨一起理性地来对比探讨水墨发表的这篇主题文章。。。

虽然不认识水墨先生,但在清阳论坛和水墨先生有一些帖子交流。
在庐阳医论内的一个帖子中聊到:
您问:
水墨的文字习气很重,而且这些文字有很重的业力,
cha版主同志没看出水墨时时想痛改前非,
但时时又屡犯的毛病吗?

难道您没有感觉我用心良苦吗?
PS
实在说水墨先生昨天所发的这个论帖内容里还是有上述的情况!
个性习气的修正很不容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呵呵!我在说我自己)。
摘录金庸先生《神雕侠侣》古天乐之神雕侠侣25集一灯大师对白:
那白眉僧缓缓的道:“不应作而作,应作而不作,悔恼火所烧,证觉自此始……”这几句偈语轻轻说来,虽在黑衣僧牛吼一般的喘息之中,仍令人听得清清楚楚。杨过吃了一惊:“这老和尚内功如此深厚,当世不知有谁能及?”只听白眉僧继续念偈:“若人罪能悔,悔已莫复忧,如是心安乐,不应常念着。不以心悔故,不作而能作,诸恶事已作,不能令不作。”
  他念完偈后,黑衣僧喘声顿歇,呆呆思索,低声念道:“若人罪能悔,悔已莫复忧……师父,弟子深知过往种种,俱是罪孽,烦恼痛恨,不能自己。弟子便是想着‘诸恶事已作,不能令不作。’心中始终不得安乐,如何是好?”
  白眉僧道:“行罪而能生悔,本为难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杨过听到这里,猛地想起:“郭伯伯给我取名一个‘过’字,表字‘改之’,说是‘知过能改,善莫大焉’的意思。难道这位老和尚是圣僧,今日是来点化我吗?”
  黑衣僧道:“弟子恶根难除。十年之前,弟子皈依吾师座下已久,仍然出手伤了三人。今日身内血煎如沸,难以自制,只怕又要犯下大罪,求吾师慈悲,将弟子双手割去了罢。”白眉憎道:“善哉善哉!我能替你割去双手,你心中的恶念,却须你自行除去。若是恶念不去,手足纵断,有何补益?”
  黑衣僧全身骨骼格格作响,突然痛哭失声,说道:“师父诸般开导,弟子总是不能除去恶念。”
  白眉僧唱然长叹,说道:“你心中充满僧恨,虽知过去行为差失,只因少了仁爱,总是恶念难除。我说个‘佛说鹿母经’的故事给你听听。。。。。。

摘录对白欲明书中前後因缘请自己看书中精彩内容。
金庸先生能名扬海内外其博学广识文采说理境界上确实令人佩服。
摘录上文不是说水墨先生缺少仁爱是恶徒!
(要能观心知心修行!)
相反的我觉得水墨先生这般年纪即能有许多体悟很好!
希望水墨先生能精益求精勇于承担更多责任和挑战。
只是我个人还是觉得论理言物理性交流为先!
不要比武踢馆拆招牌。
李小龙先生武学学自咏春派叶问先生。
後能自创武学门派截拳道。
对于宏扬中华武道于世界功不可没!
但也未必能胜少林,武当。。。
其中高低精妙还在个人修为。
仲师“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世间百花齐放各有芬芳!
呵呵!中医虽好近百年却有式微之虑。
同道间论理言物切磋学习共同努力宏扬中医实为当务之急。
武道术语有言: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医道传承有“理法方药”。
速练者套路招式,慢成者内功理法!
初学三年速练者强,五年十年慢成者胜!
先易後难或先难後易实随心性因缘自决。
当然能够允一执中齐头并进的成就最好!
我猜水墨先生发帖初衷或许是如此想法。
邓铁涛前辈曾言:学我者要超越我。
我体会这话不是前辈自大。
而是衷心希望中医日新又新普世宏扬!
相信黄煌先生与所有热爱中医的前辈和同道内心都是如此。
但是医道代代相传!
我们在学习交流的过程中还宜谦和理性尊敬友好为先。
这点的重要性不可忘记!
我也相信水墨先生言:
水墨中医发表的这篇文章绝无丝毫借黄煌先生的名头来抬高自己。。。
呵呵!水墨虽善写意却是性情中人。
请水墨先生论述时以学术结合临床探讨交流即可。

不再说这些枝枝叶叶了。中医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藉此感谢“初学者”栈友在论坛的发帖。
您的热心参与让我的学习进步。
接下来回归论帖论题。
欢迎大家发帖探讨交流。

TOP

{补论一里的桂枝问题,后面有兴趣有心情的话,水墨会细解黄煌先生的50味药证}

请cha版主朋友去看黄煌先生的“药证与经方”并“张仲景50味药证”

黄煌先生的桂枝药证,用大墨体字写下,主治“气上冲”。“药证与经方”里直接说的是药证。“张仲景50位药证”里说的是药证发挥,主治“气上冲”。文字后面有些“气上冲”的发挥,主要说了一个“气上冲”症候群,说了桂枝脉,桂枝舌等黄煌的个人用药心得。

下面水墨补一篇自己本“神农本草经”言桂枝的个人阐释,仅属个人看法,如有不当,欢迎诸师友批驳指正:

TOP

下面,水墨就“桂枝”一味药本“神农本草经”而约约论述一下自己的浅见,供大家一笑:

桂枝:

《神农本草经》:味辛,温。主治上气咳逆,结气,喉痹,吐吸,利关节,补中益气。

桂枝为开中枢药,温开为主,温枢为辅。温开的功用主要针对于“合”之病机下的“寒郁”症候群。温枢针对于“枢”之下的虚寒所致症候群。

上气咳逆:人之一元之气喜温和宣散,一得外来寒邪袭郁,便有自发的向外向上的抵抗之力,这好比手压弹簧一般,弹簧比着人之一元正气,手赋予弹簧的外来压力我们将她比着外来寒邪,这个抵抗力的道理想必大家会会心一笑的。“上气咳逆”是一个在外来寒邪闭郁病机下元气奋起自我宣散达邪的反应症状。疾病的症状反应多是内外邪气闭郁侵损元气以及元气自我抗邪的一种综合的自我的体感觉知反应,这些反应的症候群随邪气的轻重以及闭郁的经络脏腑的深浅并元气的盛衰状态不同而有差异。“上气咳逆”属于“开”的症候,开的症候因于寒郁以及元气自我抗邪反应的的病机。我们这里可以举一反三,在实际临床中,由寒郁所致的“开”的症候肯定不只“上气咳逆”这二症,“上气咳逆”我们可以把她看着是广义的“开”的症候群中的一个代表。寒郁于肌肤,元气与之抗邪,洒洒寒栗是上气,淅淅发热是上气,毛毛汗出是上气,头昏头胀是上气,鼻鸣泪眼是上气,。。。寒郁肌肉经脉,筋剔肉瞤,是上气,寒郁于脏腑,肝郁而怒是上气,肾郁而奔豚是上气,呕噎是上气,咳逆是上气。本经论治桂枝主治,这里由广义的上气又落实在了更具体的“咳逆”症状上来了,“咳”是肺气受寒郁而不得宣,但又不自主抗邪而宣的症候,“咳”可以看着是整个呼吸系统气机失常的一种反应。“逆”是指胃肠的通降下行之气受寒郁而不得下行从而壅遏上逆的一个症候,故也可以把“逆”这个字看着是整个消化系统气机失调的病理症状反应。认识“上气咳逆”这四个字,我们一定不要死在这四个字上了,一定要思路开阔,多举一反三,多从整体和局部的结合上来思考药物的功效。

结气:结气这个“合”症明显比“上气咳逆”的这个“开”症寒郁得较深,结气可以看着是一个“合”的症候群,同时也可以看着是一个病机。她作为“合”的症候群看待时,明显比“咳逆上气”闭郁得深,当把她作为“合”的病机看待时,“结气”是“咳逆上气”的因,“咳逆上气”不过是“结气”病机下的一组症候群而已。当然联系忠实到本经的愿意上来,“结气”还是当着一组比“上气咳逆”闭郁得较深的症候群来看更觉妥当。譬如“聚,瘕,疝”等,“结气”这个症候群也是“徵,积,瘤,块”等实质性肿块的前驱症候。桂枝温开治“结气”,自然也是指寒郁所致之结气,这个必须明确,不能泛指,不能无限扩大桂枝的使用指证,下面的述要忠于这个桂枝“辛温”的性味特质。

喉痹:这个“合”的症候比“前一个“合”的症候“结气”闭郁得更深,“喉痹”特指过咽喉的经脉受寒郁而闭阻疼痛,“结气”或者“气结”只是一个主要的“胀”的体感觉知症状而已,而“喉痹”主要是“疼痛”的体感觉知,由胀而痛,我们可以知道,寒郁闭阻的病机已经由气机的闭郁而致血份了,桂枝有温开气血营卫二份寒郁的功效我们也应该非常明知才是,桂枝有温开整个呼吸系统的寒郁,当然于此也可以看出桂枝有温开血分的寒郁症候了。过咽喉的经脉包括太少厥三阴以及阳明,如果联系到下面的“吐吸”症候,我们是可以看出桂枝治喉痹是主要作用在那些经脉上的。

吐吸:吐,吸这是两个症候,她们紧接在“喉痹”的表述之下,故我们可以推想这两个症候完全是由“喉痹”而来,吐,吸是“喉痹”的伴随症状,寒郁于过咽喉的阳明经脉,寒郁气血二份,此处喉部肿胀疼痛,胃肠腑气不能下行通畅,故食不得入则吐,气不能下,逆而上行故亦吐。“吸”是寒郁足少阴经脉,此处气血闭阻,气不能吸而纳下,寒郁于手太阴经脉,气不能呼而痛天气,难于呼亦难于吸,本经用一个“吸”字代指了肺肾功能因寒郁而失调的状况。所以解读“神农本草经”,我们在忠于原著本意的基础上,一定要深入字面以下的含义才好。

利关节:关节者,经筋之所以连属也,运动之所以根本也。五脏中“肝”主“筋”,所以筋经关节之所以寒郁,所以疼痛麻痹,所以萎躄不行,桂枝皆能主之。所以桂枝亦主于运动系统寒郁所致一切症候。

补中益气:气之标在肺,气之源在脾,气之根在肾,此三者,桂枝皆能温开,故有舒达元气抑郁之功,由温开舒达而致补益之效,温开舒达而畅元气温宣之性,畅顺即补,所以言补益也。于此亦可以看着桂枝有一定的增进免于系统功能的作用。补中益气之作用主要因桂枝的温开功用间接而来,此一点不可不明。所以桂枝的功用是“温开为主,温枢为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6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2-24 22:55

TOP

学问,尤其是关乎人性命的医学学问,也尤其是关乎初学中医者,爱好者怎样全面认识中医药这个问题上,水墨会抽时间来细细论述的,在学习中论述,在论述中学习。水墨不否认黄煌先生在他的所谓药证学说下,对药物某些主治功效的强调,黄煌先生对药物的应用不讲为什么,只讲是什么,那水墨就来补上这一课,主讲为什么,并是什么与为什么的统一。

黄煌先生在他的“张仲景50味药证”序言第四页后说了一句“不求其全,只求其真”。这八格子也成了许多师友的口头禅,其实这八个字的提法在水墨看来,是有一些问题的,也正是因为这八个字的思想指导,水墨私下认为黄煌先生看问题可能有些片面了,这个水墨放下一步讲。黄煌先生对它所谓的桂枝药证的认识是放在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里来说的,水墨前面约说的本神农本草经言桂枝的功用可能不足以让诸师友相信,下面水墨会将桂枝也放回到伤寒杂病论里去,看看桂枝的主治是不是只是一个“气上冲”或“气上冲症候群”。

[ 本帖最后由 水墨中医 于 2011-12-23 18:25 编辑 ]

TOP

请cha版主放心,水墨在讨论研学学问时是没有文字习气的,只有对自己做为一名医者的严格要求,自省自重,医学学问是没有人情世故的,是没有权威学派的,水墨只守一条做学问的戒律:

“依智不依识,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人命关乎天,用药须审慎,寒热温凉细斟酌”

TOP

百家争鸣,论坛容许有不同的声音,是清阳的一贯主张!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TOP

因为不了解,不懂中医,我完全看不懂水墨版主和cha版主讨论的主题是什么.不过所看到的是:两位是站在同一高度的好朋友,呵呵,最是可贵这份难得的情宜!

TOP

关于黄煌先生的桂枝药证:

黄煌先生在他的两本大作中论“桂枝”药证的表述,让水墨反复读去,都感觉非常吃力,像绕圈子一样,时时让水墨头昏,水墨还勉强算得上是一位中医过来人,知道有问题,但还是费了很久的思索,才知道黄煌先生在表述桂枝药证的问题出在哪里。这些问题一般初学中医者是不知道的,因为黄煌先生在南京中医学院的一定学术权威,博导名称,加之黄煌先生有作师者的一些优秀特质,初学者很容易因为没有自己的慧眼定见从而迷信崇拜于黄煌先生的一些有可能的误说。水墨今以个人看法,把黄煌先生有可能的误说提拈出来摆在医学学术研讨的台面前,供大家比较拈择。水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也是因为想学黄煌先生素来要求做学问的规范自律严谨的学术态度。请诸师友看水墨复制的黄煌先生的论桂枝的一些条文,有心者可以去读黄煌先生的大作,在细读中去取长,补短,知鉴,这也是水墨论黄煌先生文章的原因之一,请诸师友们不要误解了水墨才好:

1,“药证与经方”一书第44页倒数第二小段,黄煌先生著文道:“张仲景时代桂枝与肉桂没有严格区分,本文讨论的桂枝,既有现在的桂枝,也包括现在的肉桂。”

2,“张仲景50味药证”一书黄煌先生开篇即言“桂枝为樟科植物肉桂树的嫩枝。。。。。。。张仲景时代没有桂枝肉桂的分别,伤寒论,金匮要略中提及的桂枝应包括肉桂在内。”

3,“张仲景50味药证”第10页上第二小段黄煌先生言:“在承袭仲景使用桂枝的经验时,必须注意古代桂枝饮片与现今桂枝饮片的区别。如上所述,古代是不分桂枝肉桂的,均统称为桂枝,而现在药房桂枝与肉桂是分售的,相传的应用习惯是:轻症小病可用桂枝,重症大病必用肉桂。如桂枝多用于外感风寒,身体疼痛等,而肉桂多用于治疗肢冷脉微,脐腹冷痛者,心悸踹促,戴阳厥脱者。肉桂所主治的大多是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比较严重的病变,这与伤寒论,金匮要略桂枝使用的范围是基本一致的。可以认为,张仲景桂枝的药证基本上是当今肉桂的药证。本人在使用桂枝类经方时,大多使用肉桂,或桂枝与肉桂同用。”

{水墨注:“3”的同样的话,黄煌先生在他的“药证与经方”一书里的第59页末段一样出现}

水墨先复制过来这三段黄煌先生的原文,诸师友能发现出黄煌先生的文字里可能有哪些问题吗?

TOP

被黄煌先生封掉的水墨的“论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二”

论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二

曾经观看过电视里的大学生演讲辩论比赛,比赛双方的学生各逞口舌,各舒风采,言语滔滔,文辞如流,机锋快利。这样的辩论可学处甚多,但也有许多让人好笑的辩论言辞,有强词夺理者,有情绪急昂者,有愤愤不平者,有高高乎在上者,有胡搅蛮缠者,有自以为是者等等,种种辩论情态不一而足,这些确实让观者赏心悦目,然而真正能让人受益于辩论者的却是那些有平和冷静气质的学生,这些学生善于观察对方辩友的论点论据,先发现他们言语中思辨的不足,然后极快地收集论据,以事实为基础,用巧妙的辩论技巧有理有据,有章有法,言辞果敢坚决地驳斥对方的观点,他们的辩词合乎事实情理,常常让对方辩友哑口无言,无词以对,从而获得现场观众的满堂喝彩。这些辩友思维清晰有序,所据真实存在,大众共知,和子钦佩这些辩友,也学习这些辩友,同时也暗地里认为这些辩友要是能学中医多好啊。中医看病亦如这些辩论,亦如老吏判案,首要自己有平静冲和之气,有明镜高悬之怀,心眼中不存一丝芥蒂,这样才能明察秋毫,才能不一叶障目,才能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空花不见真实。一切才能尽量以事实为依据,对某个问题作出明智正确的判断。为人的这个基本素质,不仅是对中医的诊疗疾病是这样,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也要有这样的修养和素质才成。学中医,用中医其实对这基本素质的要求应该是更严格的。

中医的济世活人,解危济困的社会功能是汉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致用的一个主要方面,中医能够从这片广袤的土地里生长出来,并济世于社会从而延续至今这与我们汉民族祖先深邃的观察认识自然的智慧以及大同悲悯的人文自觉性惺惺相关。汉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对社会的人的期望塑造主要是以“君子”为普同的基本目标。君子体仁,君子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君子温良恭谦让,君子贵和,君子怀柔,君子养浩然之气,君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君子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和子不才,幸为中医,自然有传承一丝毫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这个责任,只要你是一位真正的中医人,自觉不自觉地大家都应该有一定的担当,都应该有向君子学习并向这个目标靠拢的意向。

为什么和子要强调这点呢?这是因为从优秀的传统文化里分娩出来的中医这门自然科学,她的血脉骨髓里永恒存在着包容,中庸,冲和,厚朴等等汉民族最优秀的文化因子,这个文化因子是中医的根核,这是一个以“圆融”为核心的人文自然科学的标准。“圆融”的大境界是中医这门学科,学者本人应该从学习的起始到终末都坚决坚定坚持的向上目标,“圆融”就是一门深入的目的。

学习中医是绝不能偏狭乃至于为了所谓强调某某而有意去割裂她的,割裂后的中医还是中医吗?也许她还有中医的皮肉,譬如日本学中医而后的汉方,这个汉方啊,就如同淮南淮北枳桔的变迁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日民族至唐以来,对中医药文化的吸纳创新,因于她没有汉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特质与土壤,日文化虽然有严谨精细自律等民族的优秀特质,但也有偏狭自我狡残等民族潜意识文化劣根性的,洋为中用,学其长弃其短,长为我用,但绝不能以其长而来临驾于我之上,何况我汉民族中医学本身已经包涵了日本汉方医学的所有优点,这些优点只是我们缺乏发现的眼睛而已,作为一个真正的中医人,对于学习中医,潜意识里不自觉崇洋媚外的思想要不得。和子近些年在市里最大的书店里经常看见一些日本汉方医学资料,也买些阅读,有借鉴处,也有可笑处,但愿以黄煌老师为代表的一批日本汉方医学的倡扬者不要过分迷失于其中去了,从而又在这种迷失中把那些初学中医的后学者们引入到舍本求末的道路中去了,如是则中医幸何如之。

日民族有“花与剑”的小景致,但绝无汉民族的“天与地”的大境界。虽然,日民族也有她民族的且超越了她的民族性的智慧者,这些智慧者向往着汉民族“天与地”的大境界。譬如在日本的汉方医学界,“汉方诊疗三十年”的作者大什么敬节的在她的序文曾感慨万分的记述道:

“汤本先生是代表昭和时期古方派的大家,我跟随先生学习了古方派。古方派的基本立场是:只要研究了汉末医著“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唐宋以降的杂书就没必要看了。为此,在最初的二三年里,我全力以扑地做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研究。这样一来,我达成了与汉方医学最根本经典的亲近和熟悉。像这样在学习的初期,没有渋及杂学,而能够直接全力攻读了伤寒论,这是汤本先生予我的恩赐。
但是我终于还是产生了疑问。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重要性是自不待言的,可是唐宋以降名医的著作都是无用的吗?真的就没有研究价值吗?
这些疑问藏在心底不得释然。有一天,从我的汉学老师权藤成卿先生那里得到了如下的告诫:
“你是个古方派,可是古方派有排他癖,你部觉得这是古方派的短处吗?”
我好像突然被刺了一下,吃了一惊。如果只认古方为是,便以后世方为非,这种态度与只认现代西方医学为是,以汉方为非的态度不就是一样了吗?此时,我做了深深的反省。又下了决心,不论唐宋金元明清的医书,还是德川时期后世派和折中派医家的著述都要读。于是,将鬼井南溟的箴言挂于壁龛:
“医者意也意生于学,方无今古要期乎治”。
对呀,是这样的,从我的心底发出了共鸣。对于医术,没有古方与今方的区别,能够治愈疾病就好。。。。。。。”


和子引来这段日本本土著名汉方学者的原文供养给那些眼界可能还未开的朋友们看看,包括眼界未开的和子自己。日本本土汉方学者的醒悟能够给我们些什么启悟呢?还是这些字眼:中医的本体是圆融的,是厚朴的,是冲和中庸的,是包容的,是自我不断完善革新的。能够学习中医的人是荣幸的,因为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是修行自己,是完善自己的人格的。为中医者当如白玉般的君子: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持中用偏而致中和。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内方外圆持本达变。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悲悯病厄感同身受。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谦虚为怀尊师重道。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大义公心而弃小情。
非向学君子之人不能学习中医,君子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
中医的理法与方药犹如我人健全的四肢与明亮的双眼,这个是并重一体的,青青学子,刚向中医,懵懵懂懂好像一张白纸一样,早给他圆融的思想,便种下纯正的学习中医的种子,不能拔苗助长,欲速则不达,顺其自然才能真正的成熟。理法与方药要并重一体,强调一边,这个就好像教孩子学步视物一样,来,孩子,你的左眼目特别明亮,你就先用左眼睛看东西,右眼睛不如左眼睛,先闭上,等左眼睛看东西熟练了再睁开右眼睛不迟。来,孩子,你的右腿很有力,你先用右腿跳跳走路,等右足跳熟练了再放开左足走路。。。。。。于是我们会看见一幅怪怪的小孩子学走路的图画:闭上右眼,或者翻瞪白眼,提起左足,或者拖着左足,一跳一跳地学走路的孩子们,这样的怪现象,路边有人发现了,提醒呼喊:同学们,你们睁开双眼走路多清楚啊,同学们,你们放下左足,两条腿一起走路多顺畅啊。。。。。。

可是,那些学走路的孩子们却齐声说:呸呸呸,土农民,我们的老师教我们这样走路才好呢,才方便呢?不要你个土农民管,不要你个土农民多事。。。。。。

古圣先贤是教我们这些青年学子这样学习中医的吗?仲圣的伤寒杂病论是教我们这样学习中医的吗?绝不是这样的,请大家仔细看看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仲圣从自序里,从凭脉篇,从桂枝条里,从六病的称谓里,从见肝之病当先实脾等等条文里,这些都斑斑在目,这些条目或理法表述在前,现象方药在后,或现象方药在前,理法表述在后,仲圣教人,理法方药一如,本来一体,丝毫不离,为什么后来学者,仲圣苦心圆融之教不学,反而去学被割裂了的支离破脆的学说呢?,我不相信这个经方论坛里的中医学子们都被蒙蔽了双眼,我不相信这个经方论坛里没有明乎事理的师友。。。。。。

中医学问是在继承中发展的,首要是继承,然后才是发展。没有继承是谈不上发展和创新的。中医学问是在反复的否定与自我否定中,批评与自我批评中艰难的不断进步的。不是中医不行,是学中医的人不行,要真正地学好继承好中医,和子与诸师友必须学向君子才有这个可能。

昔贤有云“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半点尘,方可著书。胸中无半点尘,目中无半点尘,方许作注”

黄煌老师的药证问题出在哪里呢?

TOP

《伤寒杂病论》序言深读即知医道习法!
除序文外!
书中内容全是直述医理,绝无渋及各方各派或个人。
建议水墨先生调整文章论述方式!
专注论述自己学术思路。

TOP

回复 12楼 水墨中医 的帖子

1.桂枝为开中枢药,温开为主,温枢为辅。温开的功用主要针对于“合”之病机下的.。。

上文“合”字是对应“开枢闔”的“闔”字吗?
如果是的话建议编辑修改,避免如您前帖中论“症”与“证”的问题。
如果不是尚请有空时对“合”字病机的定义说明一下有利大家了解文意。

了解上述问题後~“桂枝为开中枢药”。。。
这个内涵可大可小!
尚请有空时先略述要点如此有利大家理解此篇内涵。
12楼帖内容先与水墨交流这些,其他有空时再聊。
有机缘时再办现场讲座详细论述!
只论学术不论是非。李静先生也是如此希望的喔。
各版版主愿意的话请抽空準备论题!细节短消息讨论。
有机缘时将邀请各方高手举办现场讲座还有各种有益交流学习的活动!
论坛没钱!有兴趣参加的朋友要付费!
栈友们多发帖回帖“广存栈币”!
(请各版主评分时对专业和鼓励有分寸)
以备参加活动时可以“栈币扣抵费用”。
呵呵!许多活动规划对有需要的朋友是千金难买喔!
欢迎大家论理言物热烈交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