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明代相家-袁忠彻

明代相家-袁忠彻

    【人物简介】
        袁忠彻(1377-1459),又名袁柳庄,字公达,又字静思,男,明鄞县人。家住今宁波市西门外,父子相术起家。其父袁珙号柳庄居士,曾因预言坚定燕朱棣夺取帝位决心之故,朱棣登极后,袁琪遂被拜为太常寺丞。故袁家乃故家旧族。袁忠彻好学,幼传父术,博涉多闻,明成祖时被封为“尚宝司少卿”,日与官宦文士磨砺讽咏,其瞻衮堂藏书甚富。——《鄞县通志》

    【相关史料】
  袁忠彻,乃袁珙之子。自幼承传其父相面之术。随父亲进见燕王朱棣,王宴请北平诸文武,令忠彻给他们相面。忠彻说都督宋忠,面方耳大,身短气浮;布政使张昺,面方五官小,行步如蛇;都指挥谢贵,臃肿早肥而气短;都督耿献,颧骨插鬓,色如飞火;佥都御史景清,身短声音洪亮。这些人将来都会依法判处死刑。燕王大喜,起兵的念头更加坚决。燕王其后是为成祖,召忠彻为鸿胪寺序班,赏赐甚厚。

  忠彻调任尚宝寺丞,其后改中书舍人,扈驾北巡。京都由太子仁宗代理朝政。帝回京后,听信对仁宗的谗言,大怒,在午门张榜宣布,凡太子所决定的事,都不准办理。太子忧惧成疾。皇帝命蹇义、金忠同忠彻去看望。回来忠彻奏道,太子面色青蓝,是受惊忧所致,若把午门的榜收回,病即可愈。皇帝听从,太子的病果然好了。帝曾令左右退避,问忠彻,武臣朱福、朱能、张辅、李元、柳升、薛禄,文臣姚广孝、夏原吉、蹇义及金忠、吕震、方宾、吴中、李庆等人的祸福。忠彻的预测后皆灵验,九年任期满,又为尚宝寺丞,进少卿。

  礼部郎周讷自福建回朝,说闽人祭祀南唐的徐知谔、知诲,其神最灵。帝命人迎其像及管理神庙的人,在京都建灵济宫祭祀。帝每有病,就遣使去问神。管理神庙的人向皇帝进仙方,其药性多热,服后痰塞气喘,脾气暴躁,以至失音,朝廷中任何人都不能劝谏。有一天,忠彻入侍皇帝,进谏说:“此痰火虚逆之症,实是因服灵济宫的符药所致。”皇帝大怒:“仙药不服,去服凡药吗?”忠彻忙叩头大哭,两个宦臣也哭了。帝更加恼怒,命将二个宦官拖出去鞭打,并且说道:“忠彻哭,难道我就会死吗?”忠彻诚惶诚恐,忙伏于阶下,好久皇帝才息怒让他起来。帝在即位前就认识忠彻,故待他与一般外臣不同。忠彻也因帝待他甚厚,敢于直言进谏。他曾进谏说到外国去取宝是不对的,武臣应许他们行服丧礼,衍圣公的诰命应改赐玉轴,闻者莫不称是。

  宣德初年,忠彻为帝相面,奏称:“七日内宗室有谋叛者。”汉王果然反叛。汉王曾因犯过而纳钱赎罪,正统年间又因犯过交司法官问罪,令退休后二十余年卒,享年八十三岁。

  忠彻的相术与其父一样,世间所传轶事很多,不一一载述。为王文看相,说他“面无人色,日后会有杀头之祸”。为于谦看相,说他“目常上视,日后也遭砍头之灾”。后果如其言。然其性阴险,这方面不像他父亲。与群臣不和,即根据“相法”在皇帝面前攻击别人。颇好读书,所著有《人相大成》及《凤池唫稿》、《符台外集》,载述元顺帝为瀛国公之子的事。

    【永乐百问】
  明朝永乐皇帝因喜好相学,与相学名家袁柳庄先生所作问答,上自王公贵胄,下至黎民百姓,无不尽及。此书为相学珍品,世上少传,乃相学爱好者必备之宝,极具收藏价值。

  正文

  朕居王位,出于何相,而得万民王之?

  对曰:王乃龙生凤长,身长六尺,面大腰圆,能步开三尺。少年所困,未出须之故,今已须长一尺八寸,以合龙相,当年之寿。

  凡庶民生下小孩,其父见子的爵者何说?莫非是小儿之福乎?

  对曰:凡小儿生下瑞香满室,必主大贵。书云:生下身香必主父爵身后荣者,如刘阿斗、宋太祖生身具异香百日。

  朕昨见一尚书天庭低,何故又得为官?

  对曰:天庭虽低,日月角开,辅弼骨朝,头平面圆,此乃五行相配,故不忌低,是以得为尚书。

  朕宫中无方面之妃,朕之面方,欲得一方面为配,再有何说?

  对曰:妇人贵在眉目肩背,子在肚、服、脐、乳,凡面方者为虎面,必犯煞星,岂能入宫为贵人?凡女型如凤者,方为大贵。凤型面圆长,上下相配,眉弓高、目细秀、项圆长、肩背平,此乃真贵,纵不入宫,亦不失为夫人。

  朕向日宠王公女,相她必为母后,朕今不喜她,何能得为母后?

  对曰:非国母福薄,但圣上子星未现,故此不宠。彼生成国后,命寿延长,若要出得太子,必定是她。永乐未信,后三年复宠,果生太子。

  选妃用绵认厚穷令女走出汗来,此是何说?

  对曰:非令女走出汗来,乃知其体香若何?凡女人体香,方得大吉。否则,下贱也。

  为官者乃贵人,常有遭刀剑刑者为何?

  对曰:皆因项下有红丝,耳轮多赤色,犯此者,难逃刀斧身亡。

  日月交烽,反得善终为何?

  对曰:凡武将两边眼眉上生杀气,正高而有颧,所以当得征战。眼下露光,项无红丝,非猪食鼠食,乃善人之相,能战之人。

  吴尚书之母极陋生,二子如梓童,是出何相?

  对曰:面虽陋,眼若星,唇若朱。子乃脐腹所载,何在面目?必是脐深腹厚,腰正体坚,人若见之,俱有惧色。凡妇人威严者,多生贵子。非面之福,乃五脏六腑宽宏秀丽也。后永乐封为锦阳夫人。

  宫中之女,多不出子,何也?

  对曰:古人言,“美女无肩,将军无项”。肩太垂而身太弱,腰太细而体太轻。犯此四者极多,乃非厚福之相,何得有子?

  朝中大臣不能饮食,既为官,何又禄少?

  对曰:官高虽是印堂宽,富贵还须手过膝。官高因印开眉秀,耳正目清,因此大贵。食禄在口,若唇薄口蹙,食自少也。

  眉长寿不长何说?

  对曰:书云:“眉毫不如鼻毫,鼻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枕骨高”。故此眉长难保寿。凡寿在头发、项皮血色为主。

  耳反,为官大,何说?

  对曰:相有可忌不可忌之说,岂可一理而推?书云:“睛虽黄有神光,梁虽折准头丰,身虽瘦不露骨”。此俱不作破败,还作贵相推之。

  舜目重瞳,项羽亦有重瞳,何说?

  对曰:舜目细而长,乃凤目也。项羽目圆而露,眼边起皱纹,如鸡眼乃凶相也。

  甘罗十二,太公八十,一迟一早,何说?

  对曰:此二位前贤,双耳俱有珠齐口角,为明珠出海。甘罗红如火,十二到此即迁。太公白如雪,故主老来相遇。

  凡一人生无疾病,何说?

  对曰:人生在世,相合乾坤。驿马高明边地静,印堂平正六阳光,疾厄再加无暗滞,一生福寿永绵长。

  凡人一生多疾病,何说?

  对曰:山根常暗准头青,两耳生尘目又昏,边地如泥发如草,一生何日得安宁?

  朕自为君以来,不脱忧心,何说?

  对曰:山根仓库常青青,准赤腮黄气不匀,纵此为君也愁闷,庶人得此百无成。必待此色一开,圣心自安矣。

  朕为君以来,幸国已平,民已富,土已裕,何说?

  对曰:血足神舒眼愈光,印堂平润是荣昌,为士为官多获福,庶人得此多安康。

  女人多贵中生贱,贱中生贵,何说?人言女人无相,又何说?

  对曰:凡女相与男相不同,女岂不相?头尖发少,必是贱人之女,面圆目正,配良人之妻。血足气和,可生贵子。土正颧平,可维家业。体正面圆,目秀唇红,再得肩圆,可许大贵。凡福室之女,头平额润,目若流星。唇薄身轻,貌美仓削,齿白肉光,乃贱妇也。

  五露、五反何说?

  对曰:凡一露二露家无隔宿,三露四露命常短促,五露具全,大贵之格。眼露睛不露光,鼻露窍不偏梁,唇露齿不露,耳露廓不失珠,此乃金木水火土。五露俱犯,露梁、露光、露齿、露珠,此乃十分下贱之相。五反,非善相也,乃凶恶之徒。书云:“五反之中奥妙多,术人何以得知之,若还一件俱无反,方许朝中挂紫衣”。

  五小、五极何以分明?

  对曰:凡五小者,一小头,二小身,三小手,四小足,五小面。此乃五件一身,还要五官六府为主。此乃身体五小也,非五官之五小。若五官俱小,为五极,乃下贱之相也。凡五小声大,五官三停六府为配方妙,如有一件不配,即不如也。五极乃额、耳、鼻、口是也,即五星金木水火土。书云:“五小身头共四肢,莫言耳鼻口如眉,若是五官俱得小,一生下贱是痴愚。

  相分南北,何以说?

  对曰:此论南北二京十三省说(古书无此乃先生心法也)。分十二宫言之,南方属火,故相天庭,宜火旺,方为有用。北方属水,相地阁,宜水旺为妙。浙人属金,故金宜清,方许荣身。闽人相唇口齿,闽地近海,乃唇齿之间。太原乃山陕西,西方也,为中国属土。河南相稳重。淮南相属实。淮北相轩昂,江南相清轻,江北不嫌重浊。徽州乃山岳峻地,故独看眉。江西越尾相气色,不以骨骼为念。但各处相若得局方妙,不合难许荣身。

  三尖、六削,如何?

  对曰:头尖、面尖、中、豚尖,不良之相。六府俱削,好杀之徒。犯此怎得富贵?

  人言鹤形龟息,如何?

  对曰:凡鹤形起步,离地三尺,肩偏项长,头先过步。今人鹤形不过步离地高者为是,肩项要同前,官到尚书。可学神仙龟息,乃安睡之说。凡气从口出,亦不聚财,亦不长寿。气从鼻出,则财福禄俱好。凡口鼻俱无气息,从耳出方为龟息,易睡易醒,乃大贵之相,神仙之体,世人鲜矣。今人乱言二形,俱少得此者难。

  朕阵上交锋并无惧色,今来宫内御室不强,何说?

  对曰:人非惧内,表壮不如里壮,宋太祖左目小右目大,故惧内。张尚书须拂于左,一生多畏夫人。圣上眼皮多黑子,故得贤能国母。此论眼皮黑子、须拂于左、双目雌雄,此三者多惧内也。



  相法原取五行为主,又取禽兽之形,莫非将人比畜么?

  对曰:郭林宗相法有三百六十外形,相理多端,一时难辨。类兽者多富,类禽者多贵。龙形隐隐,虎形步阔头藏,猴相睛圆黄,耳鼻俱小,头小,性快不定,一时福生财禄寿好,难言老后之。兔形性疑多自怯,眼正鼻露,合此。凤形项长肩圆,身直,女得此亦贵。舌长唇齐,鼻大面长身阔,为牛形,主一身安逸,有钱万金。赋云:凤形要眼秀,牛形要睛圆。此乃一阴一阳之大贵格也。雀步蛇行,男女大忌。鸡眼鼠目,必犯刑伤。猪形目赤,忧防网罗之非。

  三停有面有身,何说?

  对曰:面上三停,发际到山根为上停,为初限。山根到准头,为中停,为中限。人中到地阁,为下停,主末限。如上停短削,少年不利。中停低陷,一世不荣。下停若长,一生忧滞。大概上停中停俱长,下停宜短。身上三停头腰足,此三停俱要得配。

  凡人一体无须,何说?

  对曰:须乃肾经之苗,丹田元神。水形人多有肾虚,土形人丹田不足,此二形人无须极多。凡水土形人有须必有好子。浊者富,清者贵。若无形,乃肾水不足,元气虚弱,岂能有子乎!木形人火旺,故此无须,还须有子,不可以须言人子息,恐误其大事。

  身发,发落,何故?

  对曰:凡肉随财长,发逐神清。发乃血之余,发浊血亦枯,发秀血亦荣。凡发落财遂生,肉长亦发落。木形人落发,即死无疑。书云:肉长财丰发自疏,血枯神浊乱如丝,若是木形须鬓落,再加发落寿无归。

  三阳明旺,何为三阳?

  对曰:三阳三阴,乃双目之下,又名卧蚕,亦名男女宫,亦名福德宫,乃是眼下三阳。面上三阳,印颧准,乃一面之要处。故宜畅旺,不宜暗滞。

  额上纹见,大巨常有,何为不好,系何说?

  对曰:凡额上纹,一条为华盖,二条为偃月,三条为伏犀,多者不妙。凡纹欲从辅骨边起,横深为妙。华盖主孤独,偃月主中贵,伏犀者大贵。如短如乱,大不好,一生主辛苦、下贱刑伤。

  凡人之相,有气色何为?

  对曰:书云:“骨骼正,气色定”。凡气色,五脏六腑之余光,故有金木水火土之详说。在外为气,在内为色。色为苗,气为根。凡看根,先看苗。在内者还未遇,在外者已遇。鲜明者正旺,淡色者已散。凡欲求谋,即在此宫看气色,有鬼神不测之机,乃夺天地之秀气。世间各样异术,惟气色最验,但恐耳聋目盲,妄言则不验。

  女看血气,出于何处?

  对曰:凡女人以血为主,皮乃血之外,血乃皮之本,看皮可知血之旺衰矣。皮明则血润,皮红则血枯,皮黄则血浊,皮赤则血衰,皮白则血滞,滞则夭。故此血宜鲜明,表里明润则为贵也。

  男以精为主,出于何处?

  对曰:一身之本不过精神,神一散岂能有命?目为五形之领,故看眼上即知。凡养精神,发在双目,目秀神必秀,目清神必清。目枯浊神必枯浊,目散光神必散光。故目要神为主。眼乃一身精华,不宜不秀。日月若流星,必是身荣之客。眼若盲昧,多因困苦之人。不露不偏不陷不浮光,方为美相。此数件若犯一件,决然不好。书曰:“一体精神二目中,睛明点漆必荣身,若是焦黄乱浊眼,为人下贱也贫穷”。

  得妻发福者何说?

  对曰:书云:“奸门如镜,因妻至富成家。鼻准丰隆,招妻多能贤德。得妻发福,准头鱼尾明润,多得妻财,印堂紫气如蚕”。又云:“龟头小白,妻妾贤能”。

  得妻财反穷困何说?

  对曰:招妻破败,只因橱灶两空。娶妇破家,多为奸门容一指(陷也)。形局若恶,招妻之后亡家。鱼尾多纹,一世苦穷。到老骨肉磊落,一生长得妻贤。女若鼻低,出嫁夫家大败。男生斑点,招妻伤命亡家。男若该死,女不犯刑,可得全其性命。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信须有之。短命男儿,自有妨夫之妻。女相不良,自有克夫之相。

  父相起家子相败,可得破家否?

  对曰:欲知暮年破败,需观地阁头皮。要知子息荣华,还看乳头脐腑。此数件可定运矣。地阁削陷,头皮干枯,老景难言子孝。乳朝下,肚皮薄,脐若浅,老年定有破败之儿。一面相好,独此数件不如,虽得过日,自是消乏,身亡之后,子必败矣,此言父相老运不如也。

  凡人受子之爵,何说?

  对曰:乳头圆硬耳如霜,当受子爵。项皮宽厚卧蚕高,子立朝纲。欲生贵子,还须枕骨双峰。欲产俊秀,还看脐深腹垂。老来封赠,须观背厚腰丰。食子天恩,定是皮和血润。观封君不独一处,此数者俱许身荣。

  男女犯孤,莫非全犯?不然,二人岂俱无子息。

  对曰:书云:“男相有儿女相无,除非娶妾招亲妓。女相有生男不立,双双偕老自嗟孤”。

  夫相穷妻相富,不知能否荣身?妻相不如夫相贵,不知可能得配?

  对曰:书云:“夫从妻贵,妻从夫贵,此一理也”。如夫不如妻相富,可赖全身。常言道:“一家之福,在于一人”。所以世人择夫者多,择妻者更多。夫寿乃先天生定,而富贵实有可以托赖之理矣。

  父相不如子相富,不知可否兴家?

  对曰:若得末年成家,自有成家之子。若一面格局不如,独卧蚕老润,乳头高,末年可立成家之子。边地丰隆,下颏骄,末年必有成立之男。又云:如印堂广,双眉成彩,兴家助国之人。四库丰,耳轮正,荣公显父之男。卓立兴家,必是头圆额广,自来发积,皆因土厚颧高。

  面相厚而心田坏,是看何处?

  对曰:书云:“眼乃心之苗,眼善心善,眼恶心恶,眼秀心秀”。此不过见人贤愚善恶,难辨德行。要看心田,除非阴阳宫,卧蚕下三分为阴阳宫。为人心善,此处平,为人心好,此处满。心坏,此处深,阴毒害人,此处青,或起青胫。红脉,非良人也。女人若深陷青暗,不敬公婆,不和酃里,多乱多贪,不出好子,不得成家。若此处丰满,主有贵子,大益家道,寿命绵长。男人若满,书云:“阴阳肉满,福重心灵,为人有智慧,曾行阴德救人。上起蚕纹,为阴德,永保子孙福寿绵长”。

  为子不孝,在何处看?

  对曰:胸高臀骄,休言父子亲情。发黄须逆,莫言孝名。唇厚,孝义之人。唇动齿疏,岂能孝道。鸡睛蛇眼,阴毒难言。蜂项兔头,孤眼独食。咬牙切齿,弩目摇头,坏伦之子,真是下愚。

  为臣不忠,在何处看?

  对曰:颧高准大,忠直之臣。眼陷眉高,好贪之辈。眼圆光正,可代君王之难。须白唇红,致死英灵报国。耳小腮尖,一世为人奸吝。若要不忠不孝,只因水陷土偏。面方须正,直性多忠。。面陷颧陷,奸邪阴毒。

  一世财多禄不足,何说?

  对曰:土星齐,井灶正,窍门小,一生常有余钱。唇若薄,色若青,只好随缘度日。唇青者,纵有万贯不能衣食。

  一世禄好,财不如。何说?

  对曰:书云:“欲食贵人禄,须生贵人齿。欲穿贵人衣,须生贵人体”。凡人唇红又润,上下得配,一生酒食无亏。若是准露库偏,岂得资财有份。

  相好夭亡者何说?

  对曰:莫以貌美而言善。夭者,多有神短、色浮、皮急、骨弱、肉血不均、五官不配、双目无神、声音不响、音圆不应喉。一面俱好,神不足,难言长寿。精神太旺,气不匀,不得长生。神短寿夭,气短寿促。凡寿以神气为主。

  貌陋者心多聪明。何说?

  对曰:此乃浊中有清之说。浊中清,清中浊,未曾辨明。凡人一身浊色,五岳偏陷歪斜,止取印堂平,为福德学堂,耳有轮廓,为外学堂。睛清秀,为聪明学堂。齿白为内学堂。有此四学堂不论貌丑,乃浊中清,甚是聪明,可为卿相。

  貌俊心朦何说?

  对曰:此乃清中浊之相。凡人虽貌俊耳正,睛欠神,齿欠齐,气不和,神多乱,此乃万事无成之相。

  武相作文官,文相作武职,何说?

  对曰:包公之面,七陷三颧。杨帅之身,莹白如玉,六郎银面金睛,故有封侯之职。包公铁面银牙,都堂宰相之颧。伍子胥颜如美妇,只为眉分八字。党太尉青面赤须,只因眉秀反做文臣。此四古人都是文武全才,出将入相之貌。莫以清浊言之。

  病重反生,无病反死,何说?

  对曰:此两这独言气色,不在相上。凡病气色,所忌五件,俱主死。山根枯、耳轮黑、命门暗、眼角青、口角黄。书云:“黑绕太阳卢医莫救,青遮口角扁鹊难医”。外有杂色,暗滞青黄,不过病色。若准头一明,死者复生。命门一亮,不日身安。年寿一开,灾厄即远。又云:“三阳如锭,死必无疑。年寿光明,还须有救”。此五处一开,不死。凡人气色常暗,一日光明,死期至矣。常明忽暗,死亦至矣。病必死者,年寿三阳一赤,旬日身亡。白发印堂黄发口,一七殒命。四壁如烟起赤光,须防二七。老人满面黄光现,一七难逃。少者青来口角达,一月之数。有病人,虽看准头不润好。人死,只看年寿如泥。耳生尘,还须有疾病。耳轮赤,万事无忧。印堂黑,非死也。重颧骨青,大难来临。一身血红有光华,一年之内。皮血滞如泥不亮,半载之间。

  官居极品,临终衣食具无,何说?

  对曰:凡人老运,不拘富贵,俱要皮土为主。老来皮土润,血色足,日后还有晚景,必当大旺。老来皮土干,血色衰,为官退位致穷,为民困苦,死后结果俱难。

  人老来卧蚕低,乳朝下,不得子力,主老穷,何说?

  对曰:皆因皮土弱、血不旺、蚕方低、乳方朝下,若血色润好,岂有卧蚕反低、乳方朝下之理?

  一生无运,老来反得安逸,何说?

  对曰:一生无运,因一面失局,星辰不匀,部位不停,以至一生劳苦。老来若神定血旺,不在相上。凡老运只看皮色气血,若气神血俱好,虽无运亦好。若皮色一枯,死期至矣。

  五官俱好,一体无欠,困穷途,何说?

  对曰:此乃运气相好,独气色不好。天不得晴,日月不得明。人不得气色,则运不通。骨骼外貌部位俱好,惟气色不好,亦难得显。直待气色明润,方得通时。气滞九年,色滞三年,神昏一世。神气色三件俱暗,穷苦到老,部位好而终不显达。故人以气色为主,骨骼定一世枯荣。

  格局不如,而又大发财,何说?

  对曰:此纵发财还须有失。此言部位不好,气色好之说。须应气色,无人不发。部位均停,运至必兴家道。色若鲜明,长年可遂心怀。部位定行年休咎,气色主当月吉凶。万言诸事,不如气色。美玉不出山,徒自埋山。破船遇顺风,亦能航海。

  一骨骼、二部位、三形神、四气色,此四件何一件更准?

  对曰:骨骼定一世贫富,部位定一世消长,形神定终身福寿,气色定当年吉凶。此四件俱准,各有一用。

  相还好看,气色或者难看,何以辨之?

  对曰:相有万千之变,岂能容易?气色不过一理,岂为难乎?屡屡看相,欠真传实学。故失之毫厘有千里之差。不知宫分,不识生克,不明道理,不得眼力。不知何为气,何为色,何为吉,何为凶。以何方可脱,何日可见。纵然不得诀法,难以尽明。

  女人旺夫败夫何说?

  对曰:旺夫之女,背厚肩圆。克夫之妻,颧高鼻小。凡女相,虽部位十二宫、五官、六府、三停,只取四件为用。额为父母,鼻为夫,口为子星,眼乃贵贱。凡观女相,先看鼻准,为夫星。若要收成子贵,还须唇配多纹。子息成名,必定眼如凤目。旺夫起创,还须一面无亏。六削三尖,岂得兴家立事。面如莹玉,何愁不产麒麟。兴家之妇,定是三停得配。享福之人,必然额正眉清。要配贵夫,身香体正。多淫多乱,面斑鼻小。眼大睛高鼻正,总是旺夫之女。土正神清,发福之人。血利光彩,眼中藏秀,必产佳儿。面大无腮,休言福德。肉白如雪,下贱多淫。肉软如棉,一生淫贱。

  凡小儿骨骼未成,可看得贵贱?

  对曰:骨骼未成,五官六府三停已定。还看声音与神为主。声音响亮貌温和,成家之子。五官俱正,眼如星,大贵之儿。皮肉宽厚,有福有寿。皮急皮浮,且贫且夭。声清音响,多利双亲。声威气粗,难言有寿。眉高耳正,必是聪俊之儿。眉低耳低,多是为僧为道。受夫之福,额广印宽。见成家业,鼻柱梁高。大概未十岁宜身清体正,气足神壮,方言成器。

  五官中所忌,何一官大,何一官小?

  对曰:凡五官俱宜正直平匀,不宜偏陷小削。所宜者,口润唇红。所忌者,鼻梁起节。眼大不可露神,耳大最重正厚。鼻小者资财难聚,口小者一世无粮。眉宜高不宜低重,口忌尖又嫌唇薄。眼小者不忌眉轻,眼大者不嫌眉重。无颧者不宜鼻大,面大者切忌梁低。口润不宜露齿,眼大不可浮光。眉蹙不宜眼大,耳小最怕眉宽。

  五行何为生克?

  对曰:木形人故宜水局,土形人得金为奇,火形人宜得木局,水形人肥必富,金形红润身荣,水若西方必贵,木遇金则贫贱,土形一瘦即死,金形一胖难生,水形忌嫌土克,金形准红多难,似木不木难贵,似金不金难荣,似水不水反好,似土不土安荣。五行切忌犯克,生扶可以为荣。

  有见子伤夫,有见子伤妻者,何说?

  对曰:书云:“见子伤妻,鱼纹通天库。儿成妻丧,奸门所见有黄光”。纹通天库,主见子刑妻。奸门纹生,主克妻。有黄光主有奸。

  出胎伤父,又主刑娘,何说?

  对曰:小儿发低必伤父,日月旋螺定伤母。又云,寒毛生角,幼失双亲。眉毛旋螺,定主刑母。刑父者,头偏额削。妨母者,眼陷眉交。胎毛黄,恐防难养。胎毛黑,恐有刑伤。

  面相好,有一处破败,可有忌否?

  对曰:周身上下十二宫三十六法,若有一处失陷,难以言其全福。有十二件美中生恶之法。头虽圆无脑,一世不能成立。天庭高发如草,一世下贱愚顽。眼虽清双目压,一世不能成立。耳虽软如绵,一世愚顽志劣。梁虽高山根陷,准虽圆井灶大,一生难望聚财。颧虽高,左右不配,主一生孤独。唇虽红润,齿疏少,凡事无成。颈虽圆双肩耸,主一生贫寒。腹虽厚,上大下小,一生不发。臀虽大,尖骄不平,一生劳苦。掌虽厚上无纹,一生遇贱。此十二件若犯一件,纵有陈平之貌、张良之才,亦不能发。故此莫以美恶而言。

  妇人面带煞星,伤夫克子,不知如何是煞?

  对曰:女人相有七杀,此乃洞宾所传,屡屡有验。美妇黄睛为一杀,面大口小为二杀,鼻中生文为三杀,耳反无轮为四杀,极美面如银色为五杀,发黑无眉为六杀,睛大眉粗为七杀。如五官俱正,一面无亏,犯此亦主刑夫。

  才学在人腹内,何能得知?

  对曰:书云:“眉聚山川之秀,胸藏天地之机。目如雷灼流星,自有安帮高策”。面如白玉,出世之才。齿白唇红,尘中隐士。见人不惧,胸中自有长策。作事虚惊,腹内决然无物。

  过于酒色,则气色难辨,何以能定祸福?

  对曰:凡人过于酒,不过皮上燥滞。过于色,不过三阴三阳燥滞。不可看为灾祸。凡男子有色,三阳青。女人有色,锁阳骨青。不在别处,惟此为验。所以不关祸福。凡未用酒色在里,已用酒色在表。

  凡人心善恶,怎看得出?

  对曰:书云:“心善三阳必光彩,心藏恶毒泪堂深。阴阳失陷人多毒,心内奸邪口角青。眸子若邪心岂正,鹰腮鼠耳是奸雄。目赤睛黄全恶害,青筋面白莫同居”。以上数件最是可忌。又云:“口正唇齐准又隆,三阳润色印堂红。颜和语软神舒畅,价重名高世所崇”。此乃奇福上格,世人不知此法也。

  吉凶之事,何以免脱?

  对曰:地有东西南北,人有五形,色有五样。如水多遭难,宜往东方可脱。火多金难,宜往北地方安。水若土多,还可西方,助其根本。如火来克金,宜往北方。金来克木,宜往南方。一面木色,宜行火地。一面水色,急去东方。大概气开色润,可求谋行动。色闭气昏,宜守。发在某月,定在某月,现在某位,谋事可知。知者须防,一生坚守,可免凶厄。


[ 本帖最后由 一壶浊酒 于 2011-12-10 12:18 编辑 ]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学习了!

TOP

柳庄神相 我买了

看看,感觉一般啊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