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转载】三家占星学概论(古典、现代、吠陀星学)

【转载】三家占星学概论(古典、现代、吠陀星学)

三家占星学概论:西洋篇(上)
今日的占星学,广义上可分为三家:欧美的“西洋占星学”、印度的“吠陀星学”,以及中国的“七政四余”等。三者中,以西洋占星学最为繁盛,学派甚多,而且已到达百家争鸣的局面;又以印度的伏陀星学最为严谨,尤其擅长于推算命运及预言未来方面。而中国的七政四余,其实只是扮演著名存实亡的角色,知其一二者,恐怕已是凤毛麟角矣。
欧美国家的占星学有今天的繁盛,完全有赖于他们在过去一百年间出现的诸位占星学者,其中人才辈出,学识良好者,大不乏人。今以本人多年对西方占星学的皮相知识,对其作一概论。
就年代上来分类,西洋占星学可被划分为两种,就是古典派(Classical Astrology)和现代派(Modern Astrology)。同时,又可以把后期的古典学派,分割出来,称其为“中世纪占星学”(Medieval Astrology)。此中世纪学派又曾在明末清初时期,一度传入中国。而我国清初《守山阁丛书》子部内所收录之《天步真原.人命部》三卷,便是其中之表表者。


托勒玫(Ptolemy)


艾伦里奥(Alan Leo)

今日欧美国家盛行的,主要是以现代派为主,只有极少数的学者继续研究古典学派。虽说古典派的占星学始于人类之初,但早期尚无体系可言。及至公元世纪之初,希腊出现了一位伟大的天文学家--托勒玫(Ptolemy),他写下了一部称为“四书”(Tetrabiblos)的不朽巨著。自此以后,西洋占星学始日见式微,此书遂成为西洋占星学的经典著作。故西方的占星学者,素来视托勒玫为开山鼻祖,其因由在此。
现代派的西洋占星学,则沿革自二十世纪初。在此以前,占星学曾因为教会的推波助澜,一度脱离世人的兴趣。直到艾伦里奥(Alan Leo)的出现,方令西洋占星学踏进一个全新的局面,故今人多推崇其为现代占星学之父。里奥氏是受西洋通神学(Theosophy)的启蒙,对传统的人命占星学(Natal Astrology)作出新的诠释,以接近心理学的观点,取代旧有的宿命观点。
然而,跨越了千囍之年的今日,东西方民族文化交流日倍益甚,心理科学对宿命的观点似乎又出现新的看法,使今人把里奥氏之前的占星学观点,再度拿出来研究。可是古代与现代的西洋占星学在观点上,差别较大。所以在研究西洋占星学的时候,便有需要在观点上来分别两者。此两者的分别为,古典学派倾重于实质方面,认为个人的命运可以被推算出来;现代学派则较为抽象,主力集中于个人的禀赋上,人之诸种行为及生活现象皆与个性有关。


文艺复兴时期的星图格式


《天步真原人命部》一书中的星图

西洋占星学,除了可在发展年代中分为两大体系之外,也可以把它像西方医学一样来分门别类。
其中最为人们熟悉的,便是人命占星学(Natal Astrology),也就是现今最流行的那种,主要用来推算禄命或个人的禀赋特质。一般人常常把它和“太阳星座书”(Sun Sign)混淆不清,近年来除了多了“月亮星座书”(Moon Sign)之外,甚至有“上升星座书”(Rising Sign)的出现,可是均算不上是“人命占星学”。
依莉莎伯泰莱的出生星图

举例来说,上图的女命出生星图上,五宫的金星与九宫的木星会照,成三分相,显然容易有草率的恋爱或婚姻态度。再看金星与天王星以非常接近的位置会合,其人必很容易陷入情网,又观土星在星图座落位置,无法来会照或冲克,可断定其人情感上完全缺乏自制,容易有多重婚姻,而且有极异于常人的恋爱生活。此造其实是美国著名女影星依莉莎伯泰莱的星图。读者注意以上的推论是完全以整幅星图作为准则,并非可用任何星座书可查阅得到。

三家占星学概论:西洋篇(中)
西洋占星学除了有“人命占星学”一门科目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科目,一般常见的有七种,现简单解说如下:
一、时局占星学(Horary Astrology)--“时局”也者,便是指当事人问事的一杀那,此派便根据这一刻来定断事情之吉凶,所以又称为“卜筮占星学”。十七世纪时,占星学大师威廉利里(William Lilly)便以此成名于世。然而,此派占星学与“择时占星学”一样,起星图时完全依赖问事者的一念,而无有形可见之生命体,故争议性极大,为许多占星学家所不取。


十七世纪时的 占星学大师威廉利里(William Lilly)

二、择时占星学(Electional Astrology)--与“时局占星学”同出一系,大致与中国的择日法十分相似,不过在要求上更为精微而已。中国选择做事的宜忌,止乎日子,而这派占星学则强调了择时的重要性。婚礼之举行、公司开业、动手术诸事等,均有时间上的宜忌。
三、配对占星学(Synastry)--简单来说,就是中国旧时的合婚法,通常用来断定两人是否可以结为连理,日后会否有幸福等。然而人与人之间,一般不会有完全的投契,总是在某方面特别投缘,某方面特别不合拍。“配对占星学”便是针对这个课题而衍生。若再细微来研究的话,可以推算出在甚么时期两人会特别容易冲撞不和,甚么时期感情会特别好。此外,配对法并非只用来针对恋人而已,它其实可以用来瞭解任何人际关系,甚至有助于业务方面和合作伙伴上,诸如何人会较适合担任甚么工作岗位等。
四、世运占星学(Mundane Astrology)--是一门比较深奥的科目,又称之为“政治占星学”,主要研究的对象是一个整体的社会和世界大事。社会的大气候会如何,包括战争何时爆发,灾难何时起,甚么时候在那个国家会改朝换代等等,的确是我们常关心的话题。不过,古人素来均喜把推算出来的结果写成隐晦的诗文,诺斯特拉特玛斯(Nostradamus)的代表作︽诸世纪︾(Centuries)便是其中之表表者。
五、金融占星学(Financial Astrology)--金融风暴前曾引起香港人极大的兴趣,过度夸张了它的重要性,使这个课题变得很玄妙。许多人甚至想入非非,以为懂得此门学科,便可成翻天成钜富。其实所谓的“金融占星学”,只是让图表派的经济分析员,多一项技术分析而已。然而,这只针对财经分析员而言,一般投资者若想靠此成为股市的大赢家,首要视乎自己本人的星图上有无这种可能。若有,则须注意会在何时被星局所引发,导致事件之发生。反之,自己的星图上无任何暴发的质素,则不可能以投机成钜富。
六、宇宙生物学(Cosmobiology)--分宫法的争论由来已久,德国著名占星学家艾伯亭(Ebertin)大胆创新,索性弃置了分宫法,完全依赖“困难相”和“中点”来判断星图格局。而且,此派在绘制星图时,亦不采用一般传统的格式,使用一种称为“九十度盘”(90dial)的格式,以助观察时方便。自其发明以来,此独树一帜的理念似乎大受好评。


图一:约翰.甘乃迪的九十度盘

图一是美国六十年代初总统约翰.甘乃迪的九十度盘,内圆标出的是他先天星图的行星位置,而外圆则是根据他被行刺身亡当天,用“日弧限”(Solar Arc Direction)计算出来的行星位置。读者可见外圆的“日弧火星”与内圆的“先天冥王星”同位,而且,“日弧冥王星”也与“先天火星”同位。遇上了火星与冥王星的同位相,表示当事人在那个时期会容易受到暴力的伤害,或遇上危难。
七、天图学(Astro-Carto-Graphy)--简称为A*C*G,是近年来在欧美国家甚为流行的一派占星学,沿革自传统占星学上“再置星图”(relocation chart)的理念而生。“再置星图”的想法,是认为个人的星图可以按其人所身处的位置重新起一张,而不按出生当时的位置而起。而天图学的想法则认为地球的不同位置上,与古天文学上的假想天球可相对应,从而可得悉个人适宜于何地方做何事,那便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地利”的条件了。

图二:约翰.甘乃迪的天图

图二是约翰.甘乃迪的天图,读者可见他的冥王天顶线正好落在达拉斯(Dallas)这个地方的东面不远处。冥王天顶线对任何公众人物均带有潜伏性危机,它可把一些狂热份子吸引到这个地方,令他们的暴力倾向更为表露,所以难怪他会在这个地方遇刺。

三家占星学概论:西洋篇(下)
在西洋占星学的浩瀚领域里,也有一些较不常见的科目,现简说其中四种如下:
(一)医疗占星学 (Medical Astrology) --
主要研究如何用星图来诊断病人的病症和病情。此种占星学,最适合医务工作人员研究,因为医务人员可透过星图预料病人未来的病情,所以是甚为实用的一门占星学。
事实上,在古希腊时代,占星学是每一位医生在大学时的必修科目。对于当时占星学对医务人员的重要性,伟大医学家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便说过以下一句话:“缺乏占星学认识的医生,没有资格称自己是医生。”这句两千多年前的话,现在说出来的话,必然会引起极大的非议。不过,若说占星学对医学上有一定的帮助,则相信是无容置疑的。


Hippocrates希波克拉底 (公元前460-377)

(二)恒星占星学 (Fixed Stars) --
一般的占星学均以行星的格局作为依据,此派则以行星的度数作为推断基础,盖每相隔几度,便是一个固定行星的位置。

图一是希特勒的星图,他的太阳正缠于金牛宫零度四十八分,正好是恒星“奎宿九”(Mirach)的位置上,被认为是不利于异性关系上,而且对事情的抱望容易落空,但却有利于其他事情。
(三)地相学 (Geomancy) --
许多人误会这便是中国人的堪舆风水,实际上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地相学是由时局占星学派所衍生的一个支流,以问事为主。时局占星学一般以问事者卜问的一刻来定断事件之结果,而地相学则让问卜者在土地上画出记号,然后地相师 (geomantist) 会按照地上的符号,起出一幅星图出来,从而判断事情的吉凶悔吝。
图二是以地相学为某君所起出的一张星图,问事当日为西历一九八八年十月廿二日,是次卜问主要推算他转工之后的一切是否如意。简要而言,整个星图的最后裁判是 Fortuna Major(大幸运),由两个目击者组成:Albus(智慧)和Tristitia(悲伤)。传统上认为此组合是有利于一切事宜,但若卜问的事情是与继承遗产、消息或敌对者有关的事情,则主不利。以此观之,某君这次转换工作,结果是会对他有利的。纵然目击者中有一个逆符号,我们仍然以最后的裁判符号作为判断之依归,不过事件中却免不了出现焦虑。再观星图上,太阴符号Populus(人民)及Via(小径)出现于许多地方,同时有一个T型四分相(火星对冲水星和太阳,三星均刑克海王星)和一个大十字格局(土星和天王星刑月亮、冲木星,木星又与金星相刑),以上种种均是情绪紧张、精神状态不佳的表徵。幸有多个太阴符号,故主其人的压力时期只为过渡性,事情最终会顺利。


图二

(四)喀巴拉传统占星学 (Kabalistic Astrology) --
即“犹太神秘占星学”,此派的占星学是沿革自“犹太神秘主义”,认为每个英文字母皆有其相对之数目字,按此把姓名的字母一一对换成数目字,然后加起来,再与个人出生日期的数据一同加起来,最后利用所得的数据起出一张星图。但是,因为星图上的行星位置不是以个人的出生当时的天上星辰作为依据,而是以虚星为主。严格而言,算不上是真正的占星学,不过与洋人的术数 (Numerology)却较为相近。
总括而言,西洋占星学今天的情况实在有点五花八门,简直就像西洋音乐一样。古典学派就像贝多芬、莫札特等的古典音乐一样,最为传统。现代的各种占星学派,就有如流行音乐一样,现在四处均在流行 R&B ,就像四处均在说“天图学”一样。宇宙生物学独树一帜,舍弃了分宫法,完全依赖中点和“难相位”来推断,读者说像不像 Rap Music (饶舌音乐)的情况?其中“时局占星学”和“时占星学”,更有点像爵士乐一样,风行多年,并非人人接受。然而,不管是术数还是音乐,只要花上相当的功夫和时间,必然有可见的成果。

三家占星学概论:吠陀篇(上)
所谓“吠陀占星学”(Vedic Astrology),或称“古印度占星学”(Ancient Hindu Astrology),是指印度民族的传统占星学。
“吠陀”(Veda)二字,原意指“神的启示”或“神秘的知识”,是印欧语系中最古的圣典文献。而吠陀经书之成书时期为公元前十世纪至前六世纪,为印度宗教萌生之依始。虽说吠陀经成书于此时,但吠陀时期则可追溯至公元前二千年或更早。
“吠陀经”的知识可分为六个部份,统称“吠陀六支分”(Vedangas),此六个部份为科学(Shiksha)、音韵(Chhanda)、授记(Vyakarana)、语释(Nirukta)、祭礼(Kalpa)及周谛示(Jyotisha or Astrology)。而“周谛示”者,时间科学也,包括了天文学和占星学两种。其中“占星学”更代表了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观察能力,故被认为是“吠陀六支分”中的最重要部份。
“吠陀星学”虽然有遥远流长的历史,但却比之其他家占星学(即西洋及中国两家),保存得更为完整。几千年以来,从未因为遭受到任何政治因素,而令其沦落失传,也没有受到外来的西洋思想影响,受到社会人士的鄙视。在印度的民族里,“吠陀星学”更一直被认为是高深的知识,政府高层及学术机构素来均设法保存它的完整,所以印度的占星学家一向拥有著崇高的社会地位。而研究“吠陀星学”的人士,许多均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博士者流,亦大不乏人。
与现今的“西洋占星学”比较起来,“吠陀星学”会显得远为实用。盖“西洋占星学”主要探究个人的脾气性格及天赋才能,即使在流运的各种技巧上,亦不擅长推断事件之发生时间。这是因为在西洋的文化思想上,一向均强调个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个人的天赋能有多大的发挥,一生能有多大成就,是完全视乎个人的意愿而定,这种思想已在西洋哲学及宗教上存有根深柢固的影响。反观印度人,他们的预测体系已经历几千年的磨练,在研究方面,主要强调个人命运里的事态,“宿命”思想比之我国有过之而无不及。说明白一点,我们可以说在“吠陀星学”里发现,百分之九十五的研究是与个人的名誉、运气和财富等有关,而只有百分之五会提及个性和心理。一个人的人生中何故会发生若干事情,又或者是甚么因素影响个人,而令他遭遇到某些事情,如此种种的“西洋占星学”概念,在“吠陀星学”中并不存在。所以说“吠陀星学”是较为实体化,而“西洋占星学”则较为抽象化。然而“占星学”又在今日的印度人眼中扮演著甚么角色呢?
印度科学部长穆利?马诺哈尔?乔希(Murali Manohar Joshi)去年曾宣布该国二百间大学中,有三十五间必须设立“占星学”科学士课程。乔希其人不但是一名物理学家,而且在政治领导层中亦拥有颇高地位,他认为“伏陀经”和“奥义书”一类的古代梵文经书,蕴藏了所有科学知识的要领。
纵使乔希这项政策惹来印度国内众多科学权威的非议,但却反而受到“印度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大力支持,而且公开发表言论,认为“占星学可被认定为一种科学,理由是它有值得探究的需要及价值。”
就占星学的本身价值而论,在大学内设立课程,可有以下三个理由:
(一)观今所有大学均名正言顺地设有经济学课程,而且各国政府每年均支付顾问公司庞大的开支,以获得管理和经济上的咨询,方才实行诸项政策。在经济学家及管理专才的工作范围中,最重要的部份是“预言”,然而天晓得他们是否会比占星学家的预言更准确。
(二)在印度,已有好几位政治领导人公然咨询占星学家,在美国的列根年代,占星学家奎克利(Joan Quigley)也曾成功担任相同的角色。在“政治科学”中,强调要研究政治领导人的行为,在印度似乎未能完全瞭解当政者的决策方针,故此,有必要从占星学上著手。
(三)若说占星学本身充斥著迷信,所以要否定它。可是,反对占星学的人不是也一样迷信一般人对占星学的理解,对占星学缺乏正确的瞭解吗?所以,占星学并无任何足够理由因“迷信”二字而被大学拒之门外。
由此可见,印度的“吠陀星学”既实用而又富有学术性,是十分值得探究的一门学问。

三家占星学概论:吠陀篇(中)
“吠陀占星学”(Vedic Astrology),与西洋占星学一样,具备很严谨的体系,大致可分为以下六个学科来研究:
(一)世运占星学 (Mundane Astrology) --主要研究日蚀、行星会合、新月等天体现象,以它们的发生时间来推测一个国家或社会可能发生的现象。
(二)流年预测 (Annual Forecast)--用来预测天气和农作物的收成前景,视乎行星横跨天空的现象来断定来年的吉凶。
(三)本命占星学 (Genethliacal or Natal Astrology) --此种占星学是“吠陀占星学”的最重要部份,以个人出生的那一刻和地点来推算禄命,强调的是出生时的浮升点 (Lagna)、行星的格局以及其相位。 [注:浮升点 (Lagna),洋人称为“上升点” (Ascendant),若撇开其度数不论,只论其所在之星座,则是洋人一般所称的“上升星座”Rising Sign)。]
(四)过运 (Transit System / Gochara) --主要研究行星横跨先天星图时,与之形成之相位及关系,来推算某短暂时期的运势和发生事件。
(五)时局占星学 (Horary System) --以当事人问事的一刻来起出一张星图,从而卜问事情的吉凶,与我国的奇门遁甲和大六壬等术数的概念相近。
(六)择吉占星学 (Electional System) --用以选择一个良辰吉日,开张做生意、签署合约、结婚和面试等。由于星体在一个选定时间的位置和状态对个人活动有重大影响,所以这个学科的基本原则,是以开始进行某种活动的一刻,来决定行星与浮升点在天空的相对位置,以它们之间的互涉关系,从而选定一个良辰吉日。
  需要注意的是,印度占星学家在前五个学科中,均以浮升点和行星在某一刻的位置来推算命运。而择吉占星学则不然,它与其他五个学科不同,认为行星的位置和相位可以保障一个人的成功,提供了我们选择吉时的自由。
事实上,以上的分门别类比之西洋占星学,可能会显得有点粗略。这是因为这种分类是纯粹从作用和功能上来决定的,与西洋占星学的分类不同,没有把各种推断技巧考虑在内。比方说,医疗占星学 (Medical Astrology)在“吠陀占星学”中也存在,不过已经包含了在本命占星学的研究范围内。在印度,大凡研究“本命占星学”的占星学家,对以星图来诊断个人疾病的课题,会显得份外关心,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研究范围。可是在西方国家,专门研究医疗占星学 (Medical Astrology) 的,可能都是医生,或者研究这个学科的,对别的占星学推断方法,不会显得太雀跃。故此,“吠陀占星学”在分类上不把推断技巧考虑在内。若然,则派别之多,必令人望洋兴叹。
在浅述“吠陀占星学”的各推断方法之先,笔者会首要指出它与“西洋占星学”在起例上有何分别。在起例上,两者最大的差别莫过于在“岁差”(Precession) 问题上的分歧了。究竟甚么是“岁差”呢?
古代的天文学家相信地球是宇宙之中心,周围有一个环绕著它转动的巨大球体,称之为“天球”,日月星辰,均嵌于球的内里表面上,围绕著地球转。在这个体系中,太阳是循著一条叫做“黄道”的线绕著地球作周年运行。这条黄道通常均被用来作为其他行星运行的座标,它的上面排列著十二个等分的“星座兽带”(Zodiac)。把地球赤道投射到天球上,便是古人称为的“天球赤道”。若把“黄道”和“天球赤道”分别想像成两个椭圆面,则此两个面的相交点就是春分和秋分。

图一:在2000年前左右的春分点,星座和黄道宫是两者合一的

图二:不过由于岁差,春分点已沿著黄道带后移,把宫位也带动。宫与星座于是不再吻合。 春分现在从太阳刚完成它经过双鱼座的一个月旅程后开始。
在两千年前左右的春分点,星座与黄道宫是两者合一的(见图一)。不过由于岁差,春分点已沿著黄道带后移,把宫位也带动(见图二)。故宫与星座不复再相吻合。所以有“恒星派”(Sidereal Astrology)与“回归派”(Tropical Astrology)之衍生。“恒星派”把星座的实际位置考虑在内,“回归派”则不然,后者坚持著白羊宫与春分在年历上的关联,纵然实际上宫与星座已不维持同步了。
今日西洋占星学派所持的观点是“回归派”的主张,所以抽象的成分多于实质。而印度的“吠陀占星学”则一直强调“恒星派”的理念,岁差必须要有所调整,否则星图会起得不正确。


图三 : 南印度星图格式

图四:北印度星图格式

就起例方面而言,“吠陀占星学”与“西洋占星学”除了在岁差上有所分歧之外,星图的格式也大有分别。西洋的星图是圆盘格式,在印度则是方盘格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流行于南印度(见图三),另一种则流行于北印度(见图四)。然在推断时,两者并无任何分别,故只是传统上的习惯罢了。
此外,在西洋占星学的星图上,上升点是永远放在东方,星座是随著上升点的位置逆时针转动。而印度则南北格式俱有分别。在南印度的格式中,星座的位置永远是固定的,浮升点则用Lagna一字或一条斜线来标记。而北印度的格式则与中世纪时的西洋星图十分相似,不过浮升点却永远是固定在上排的中间菱形方格内,换言之,十二宫是固定的,黄道星座却不是固定的,这是南北两格式的一大分别。
还有,在南印度的格式里,一般不会把黄道星座填于星图上,更不会填上十二宫的任何标记,只用浮升点Lagna一字来分辨其他十一宫位置。而北印度格式,因为十二星座位置不固定的关系,所以用了阿拉伯数字1至来分别代表白羊座至双鱼座等十二个星座,清楚刻记在星图上。又,在西洋的传统哲学里,星座及行星均采用符号来标记,在印度则不然,只用文字来标记行星位置。

三家占星学概论:吠陀篇(下)
“吠陀占星学”(Vedic Astrology),与西洋占星学在推断技巧上,有莫大差别,现浅述其中四种。
星宫照会之分别
星宫照会,就是西洋占星学中之“相位”(Aspect)。所谓“相位”,即指诸行星之间在天上相互所形成之各种夹角关系,是西洋占星学的推断关键的命脉。
 
“吠陀占星学”中的照会法,与“西洋占星学”的观点略有不同,主要是以宫位照会为主,度数之距离较其次;而西洋星学较重视度数之距离,宫位因素一般不考虑在内。
“吠陀占星学”之星宫照会法则如下:
(一)所有星照会其相对宫,即以其宫数起的第七个宫位。如某人七宫妻位有土星,即谓其人命宫为土星所照。
(二)木星与由其宫数起之第五个宫、第七个宫及第九个宫照会。如某人星图一宫有木星,则其五宫、七宫及九宫均受其照会。
(三)火星与由其宫数起之第四个宫、第七个宫及第八个宫照会。若有人星图之三宫出现火星,则其六宫、九宫及十宫皆受其照会。
(四)土星与由其宫数起之第三个宫、第七个宫及第十个宫照会。假如有人星图上土星在二宫财位,则其四宫、八宫及十一宫皆受其照会。
(五)有些派别又认为罗喉及计都的照会法不只是其第七宫位,主张与木星一样,由其宫数起之第五个宫、第七个宫及第九个宫,均包括在内。
华嘉 (Vargas) 之应用
在“吠陀占星学”中,有所谓“分支图”(Divisional Charts)之说,每个人皆有十六个分支图。“分支图”在梵文中称为“华嘉”(Vargas),每个“华嘉”均有特别用途,可集中推断个人某方面的事情。而西方人对“华嘉”的理解,促使了西洋占星学伟人“约翰艾迪”(John Addey)的现出,把西洋占星学举至更上一层楼的境界。约翰艾迪受到印度占星学的激发,创出了“泛波论”(Harmonic Astrology)之说,更以此说作为“占星学”的科学印证基础,挑战科学界。
使用“吠陀占星学”推算命运,最重要的“华嘉”自然是“哪识”(Rasi),即“本命星图”,只要根据出生一刻的年、月、日、时以及地点,仔细根据“行星历”计算,便可起出一张“哪识”。以此“哪识”推算一生之穷通祸福,与西洋及中国的传统占星学无异。
可是古代的印度圣贤们,觉得在推断上,只依赖于一张“哪识”是不够的,一般最起码要运用上另一张称为“那凡沙”(Navamsa)的“华嘉”。所谓“那凡沙”,意是指“九分一分盘”,主要针对个人婚姻幸福之细节而用。
“那凡沙”是把每一星座均分为九分,每一部份只有三度二十分,所以出生时间务必要非常精确不可。因四分钟相等于星座宫上的一度,倘若有十三分钟的生时偏差,这张“那凡沙”便完全错误


图一:[清]和坤之紫微斗数命盘,其出生资料为乾隆十五年[1750]阴历九月初一午时。每个宫位内的左下角是该宫掌管之“大限”岁数,对于所有对“紫微”略有认识的人,可说是一种常识。


大刹系统 (DASA System)
此为“吠陀占星学”中推断流运之一大特色,为西洋占星学所无。所谓“大刹”者,其概念与我国术数的“大限”或“大运”一样。
就中国术数而言,凡论“紫微斗数”,必先以出生年、月、日、时安命、身及十二宫,决定五行局,再布诸星。唯得出五行局数后,即可起“大限”,每一“大限”统人生之十年运程,大起异事,即可从此十年之轨迹寻之。
 
又如论“子平”,必以命造八字当天前后之立节日,按阴阳男女定其顺行或逆行,以起大运之交脱,每十年为一大运,道理与“紫微”无异。
此外,就连其他不常为人所闻之推命术数中,也有相类似的概念存在:如“太乙人道命法”,亦有大运及大游真限之存在。可见“大限”之应用在我国术数中,无处不在。
印度的“吠陀占星学”虽含此种概念,但“大刹”之划分,却并不一定是十年,与中国之“大限”,毫不相同。其中主要按各行星掌管不同的年限,太阳管六年、月亮管十年、火星管七年、罗喉管十八年、木星管十六年、土星管十九年、水星管十七年、计都管七年、金星管二十年,合共一百二十年。古人谓:“人生七十古来稀”,然今日在街头巷尾,八十高龄者,随处可见,故此言已明显不合时宜。可是在古印度诸圣哲所创下的“大刹系统”中,却并无此极限,认为人类的自然年寿,为一百二十岁,足以覆盖今日之岁寿极限。


图二:七十年代的美国总统尼克逊之“哪识”(Rasi)。其五宫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帝王裕珈”(Rajayoga)。

裕珈 (Yogas)
何谓“裕珈”?广义上言之,“裕珈”二字,意指“组合”。简要而言,即为“星组”或“格局”。而在“吠陀占星学”的这种“裕珈”或格局,是指星曜出现在某种指定位置或宫位中,形成了特别强大的力量,为星图加强或减弱力量。这是一般对“裕珈”二字的理解。
不过,正确而言,“星组”可为两种,“裕珈”(Yogas)其实是专指吉祥方面的星格,不包括凶格,“阿里什塔斯”(Arishtas)才是指凶格。星图中有“裕珈”者,人生中必有某方面之吉祥现象,如健康异常良好、品德高尚、财禄丰厚、有良好教育背景、能成为政要人物、有美满婚姻、有贤孝之儿女、人缘特别好等等。至于吉祥现象会出现在以上那一种,当视乎是何种“裕珈”而定。
至于星图中有“阿里什塔斯”者,人生当中必有某种不幸存在,如疾病缠身、精神不正常、财禄破败、丑恶不孝之子女、娶得恶妻或嫁不忠夫、仇敌竖多、脾气极坏、鄙劣人格等等,亦视乎何种组合而断。
按古代经书文献所载,“裕珈”有非常多种,其中有一种甚为著名的,称为“帝王裕珈”(Rajayoga)。图二为七十年代初的美国总统尼克逊之“哪识”(本命星图),其四宫主火星与五宫主木星同在五宫内会合,形成一个非常明显的“帝王裕珈”,使他当年贵为政治领导人。
总要而言,吠陀占星学与西洋占星学无论在起例和推断上均大相迳庭,惜由于篇幅所限,无法一一细说。

[ 本帖最后由 一壶浊酒 于 2011-12-8 23:10 编辑 ]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择时占星学(Electional Astrology)--与“时局占星学”同出一系,大致与中国的择日法十分相似,不过在要求上更为精微而已。中国选择做事的宜忌,止乎日子,而这派占星学则强调了择时的重要性。婚礼之举行、公司开业、动手术诸事等,均有时间上的宜忌。

PS
中国的择日法也有注重“择时”等时间的宜忌!
并且对活动参与人员的刑冲也会考虑。

TOP

这帖能增加很多对中外星相内涵与发展历史的了解。
呵呵!很好的帖子。
谢谢版主分享。

TOP

很深奥…

[ 本帖最后由 我要学中医 于 2011-12-9 13:59 编辑 ]

TOP

学习占卜术,需要有很强的逻辑推理思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