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类别] 袁树珊先生传

袁树珊先生传

简介:
    袁树珊,名阜,以字行,生于1881年8月9日(清光绪七年七月十五日),家住扬州南乡袁巷。父开昌,字昌龄,深谙经术,旁通诸子百家,尤精医术,后寓镇江城西,以医为业,全活颇众。著有《医门集要》、《养生三要》。叔父开存,字春芳,亦精医术。堂兄桂生,名焯,是著名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不仅是我国开办中医教育的先驱者之一,而且是我国实行中西医结合最早倡导者之一。清末曾与同仁创办《医学扶轮报》,并著有《桂生丛堂医案》。

————————————————————————
家学渊源:

      袁树珊,名阜,以字行,晚号江上老人。据《命理探原》记载,先生生于清光绪七年闰七月十五日(1881年9月8日)。其家世居扬州南乡袁巷,本是医卜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开昌,字昌龄,除深谙经术,更旁通诸子百家,尤精医术,后寓镇江城西,以医为业,著有《医门集要》、《养生三要》等,并辑有《中国历代卜人传》一书。据《中国历代卜人传》序中所载,此书本是袁开昌所辑,后由袁树珊校订,可见袁开昌亦精通卜筮之术。叔父开存,字春芳,亦精医术。堂兄桂生,名焯,是民国著名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不仅是我国开办中医教育的先驱者之一,还是我国实行中西医结合最早倡导者之一,清末曾与同仁创办《医学扶轮报》,并著有《桂生丛堂医案》。袁树珊幼承庭训,学究岐黄,尤精命理,是闻名海内的医学家、星相家。先生早年随父寓居镇江,以医为业,兼以算命卜卦。袁树珊后就学于北京大学,并赴日本留学,在东京帝大攻读社会学。学成归来后,袁树珊受到行政院长谭延闿赏识,极欲网罗于门下。但袁树珊对于功名利实录,其实并不热衷,坚辞其邀,返乡后专心于星相学的研究,并继续以医卜行世。虽然先生也算是一个职业的卜人,但他并不迷信,也不四处宣扬星相学之神异。他幽默地说:“来向星相家请教的不外三种人:一是受重大刺激;二是迷于名利;三是有的走投无路,所以不得不察颜定色,善为指点。”[见盛巽昌、朱守芬编撰《学林散叶》第304条,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6月出版。]

雅人深致:


    据时人回忆,先生终年着一灰色长衫,秋冬束一腰带,左侧吊着罗盘玉佩,右侧插着烟管,走路时习惯将两手交叉在背后,儒雅潇洒,落落大方。先生虽以医卜名世,但熟读经史,精通国学,好与士大夫往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谈吐浩浩落落,雅人深致,听者忘倦。诊室悬有一副自书楹联,上联云:“十亩栽桑,十亩种田”;下联云:“半日诊病,半日读书。”可见其心境淡远,自非时人所能测。

  据著名学者罗振常为《大六壬探原》一书作的序言中记载,1925年仲冬,他已经是久闻其名然而一直无缘谋面。直到翌年春,经友人鲍扶九之介绍,方于京口(今镇江)得识袁树珊。对袁树珊的学识和著作,罗振常作了高度评价,称其命理著作“辞旨明畅,可与俞曲园游艺诸录相撷颃”,“非术士之所能为也”。对袁树珊“卖卜所入,恒以瞻亲族,济贫困,不事私蓄”的风仪尤加称赞,罗振常说:“余重君之人,较之多君之术,为尤深且挚也。”

  在袁树珊先生看来,卜筮相术本是中国的国粹,几乎是和中国文化史同步而生,源自上古,显于殷商,于今为盛。安阳出土的甲骨文,大量都是卜辞。西周时,管蔡作乱,君臣战栗,周公卜得大吉,众人方敢出兵平叛。孔子周游列国,始得人生真谛,故有“五十而学易”之说。当今之世,人有所惑,最先想到的也是占卜之事。可见,对卜筮之学视而不见,无异于掩耳盗铃。当然,出必问,行必占,更是问道于盲。只有精研此术,破除神秘,直得本原,方可去除迷信,而得术数学之本来面目。
天机神算:


    三十年代,袁先生学问已成,遂不再行医,正式投身于星相界。因勤于钻研,学问广博,在镇江星相学界已属于佼佼者。各地社会名流,慕其高名,纷至沓来,求卜问命。最先前来的是民国大员何应钦,求得批命后,何非常钦佩,并向蒋介石力荐。蒋公也是相信命相之学的,于是也欣然前往。袁树珊先生不卑不亢,大大方方地接待了蒋公,直言批述,甚得蒋公欣赏。消息传开后,上至政界显要,下至富商巨贾,均以手持袁先生所批的命单为荣。据说北洋军阀吴佩孚亦曾泒专人往求一卦,对袁先生所批的命单推崇备至,以至于派出一黄姓军官作为专使持其手书赶赴镇江,面见袁树珊,重金请其出山,作为自己的幕僚。袁先生并不肯趋炎附势,得书后淡然处之,并书“吴威喜则树珊荣,吴威怒则树珊恐”十四字回复,婉拒了吴佩孚的邀请。对于其厚礼重金,袁先生分文不取,未开封便交由来使带回。

  几年后,袁先生的“润德堂”从三仙巷迁入江上里,一时来人如织,门庭若市,几乎是“门限三易”,来求他看八字、批命单的人络绎不绝。少年得志的江苏省民政厅厅长缪斌,也驾临请批命书。自然,少年中年,富而且贵,一无差错。但最末一句,有“受累于吴”的话,众人不解,缪斌本人也未详加请教。抗战伊始,缪斌就投靠汪伪政府,作了汉奸。抗战胜利后,自然沦为阶下之囚。无奈之下,缪斌请夫人找无锡同乡国民党元老吴稚辉作说客,向蒋委员长求情。由于吴稚辉过于认真,一再通过多方面向蒋介石游说,反而使蒋介石起了疑心。当时有一种说法,缪斌之投汪逆,本是受蒋介石之秘令潜伏敌后,且代表重庆方面赴日与日酋秘密谈和。如此隐情,若有外泄,领袖颜面何在?国民政府下令立即枪决,以正视听。相比其他免于一死的大汉奸们,确应了袁树珊先生的“受累于吴”之谶矣!

  抗日战争期间,镇江沦陷后,袁树珊为避兵火,赴上海英租界同福里避难。英国人哈同在抗日战争爆发后,逃离了上海。其代理人袁希廉将哈同原来的住宅——同福里哈同花园12号的洋房,做价10根金条,卖给袁先生。因仰慕袁先生的声名及为人,赠以全部家俱及日用物品。略事归置后,“润德堂”命馆在哈同花园挂牌开课。一时,沪上闻人听得消息后,纷纷前来求课。因来人甚多,只得一一预先登记,面谈后约期交付命单,再加以述释。当地的小混混们,见命馆生意甚好,意欲分点红利,不断前来寻衅滋事,搞乱排除秩序,袁先生甚是为此烦恼。恰当此时,青帮黄金荣也前来求卜,闻听此事后,便精制一幅《英雄独立》的图轴,派出一位金姓弟子,帅四人军乐队,乘坐吉普车,吹吹打打,前往润德堂奉赠。小混混们见了大混混,甚是惊惶不安,遂一一前往润德堂告罪,祈求原谅。袁先生并无恶言,反而赠每人以两块大洋的酒资。此逸事不日传遍上海滩,润德堂从此再无门户之扰矣。

  1938年,国民党军官睢团长夫妇、营长郭岐、宗副官等一行四人,于南京兵败后,辗转来到上海,避居于法租界内,四处设法寻找机会逃离上海,归队继续抗日。四人中,睢团长一向非常相信星相之学,认为当此危机存亡之时,理当就近拜访命理大家袁树珊先生,以期得到指点。郭岐其时正当壮年,认为命运乃是自己奋斗创造而得之,算命看相,只不过是事后附会,没有意义。但其他三人坚持要前去一试,郭岐不便峻拒,只好一同前往。在为其他三人看完相后,袁树珊先生将郭岐双手仔细端详,继而略窥面相后,说:“郭先生是军人,到四十岁时可升少将师长。后在沙漠中作战,因此战失败,将有性命之忧。不过,您最后仍能顺利脱险归队,从此一帆风顺,后福可羡。”袁先生的断语,郭岐并不相信,认为预知未来乃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并没有放到心上。后来,四人顺利逃离上海,经香港武汉归队,不时升调,果于四十岁时升为四十五师少将师长,戍守伊犁精河县。1945年上半年,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区叛乱。1945年下半年,三区的军队向精河、乌苏进攻。自9月3日起,不明国籍的飞机轰炸乌苏、精河,叛军以重炮、燃烧弹等不分昼夜集中攻击,四十五师兵力全部覆灭。战事发生之地,正是沙漠之中。因为缺水,郭岐渴至昏死,后为敌人救活,于战后交换战俘时,始又归队。后郭岐赴台,一生顺利,子女多有所成就。至此,袁树珊之言一一应验。郭岐晚年,回忆其事,甚是感慨,在其著作中辟专章以纪其事。[《陷都血泪录》,郭岐著,2005年7月第1版,第169页。]

  1948年底,袁树珊旅居香港。《伶人往事》记述了袁树珊先生为马连良批命的旧事。章诒和写道:1951年10月1日,马连良夫妇由周恩来派人从香港接回北京。离港之前,马连良请一位家住堡垒街的星相家算命卜卦。卜算的结果,这位星相家对马连良说:“你还有十五年大运。”站在马连良身旁的夫人陈慧琏追问:“那他十五年以后怎样呢?”心有所悟的马连良不等对方回答,拉着夫人说:“你就别问了,只要有十五年好运也就行了。”是年,马连良51岁,正是他表演艺术炉火纯青的最佳时期。1966年12月16日,一代名伶,在“文革”中,受尽折磨,遽然长逝。掐指算来,从他离港北返,到猝然而去,不多不少,整整十五个年头。写到这里,章诒和感慨地说:“这令我陡然领悟了什么,识透一切世间相。对我们这些辛苦而无望的人来说,时与空、生与死,本无多少差别和意义。”

    兴办义学:


    袁树珊先生既然名满江湖,来往的又都是达官贵人,自然收入不菲,但他既不爱财,也不聚财。先生晚年,虽然影响力巨大,但自谦为“薄负时誉,饘粥有资”,对于资财,并不为意。略有所得,甚至于还准备重修汉司马季主之墓和严君平之宅,“一以发潜德之幽光,一以保固有之国粹”。

  袁树珊平生最崇拜的就是武训[武训先生(1838~1896年),行七,字蒙正,自号义学症,谥号义学正。山东省堂邑县(今冠县柳林镇)武庄人。中国近代群众办学的先驱者,享誉中外的贫民教育家、慈善家,名训则是清廷嘉奖他行乞兴学时所赐。]和伏羲[伏羲,中华民族人文始祖,是我国古籍中记载的最早的王,所处时代约为新石器时代早期,他根据天地万物的变化,发明创造了八卦,成了中国古文字的发端,也结束了“结绳纪事”的历史。他又结绳为网,用来捕鸟打猎,并教会了人们渔猎的方法,发明了瑟,创作了《驾辨》曲子,他的活动,标志着中华文明的起始,也留下了大量关于伏羲的神话传说。],他的理想就是兴办一所义学和建一座伏羲庙。在有了一定的收入并积聚了一笔金钱后,他便学习武训,在家乡小袁巷,以袁家祠堂的房屋作为校舍,兴办义学。为了激励学生们刻苦求学,袁树珊取“袁安卧雪”的典故,命名为“卧雪小学”。这个义学是一个六年制的完全小学,原有的四年制初小毕业的学生均有继续升学的机会。学校不收取学费,还免费发给学生们笔墨纸砚等学习用品。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免遭风雨之苦,每人还发一只竹斗蓬。入学儿童并不仅限于本村,附近各乡村儿童均可申请入学就读。为了使学校经费有长期保证,袁先生还出资购买了20亩地作为校产。其中,16亩地租给附近农民耕种,所得租金充作学校日常经费。为了使学生不忘耕作,学校向每个学生发了一册《农家副业》的参考书,并把另外4亩地则作为学生的实验园地,供学生栽种、养殖等实习使用。义学的举办在当地影响很大,各界均非常欢迎和支持,群众和学生家长们纷纷自发前往义务施工,修整道路和校舍。可惜后来由于日寇侵入,镇江百业萧条,学校于第三年的暑假后被迫停办,但学校对于学生们的成才,仍起了重大作用,至今为当地民众所钦赞。

  袁树珊本想在镇江云门山门外的小码头东侧建一座伏羲庙,但在卧雪小学停办之后,他改变了初衷。1941年,他把建好的伏羲庙的庙房改为校舍,创办了“伏羲小学”。由于日寇侵华后,社会经济崩溃,袁树珊财力不济,难以独力支持学校的开支,伏羲小学不得不向学生们收取一定的学杂费用。为此,袁树珊非常愧疚,特地为学校做了一块匾额,亲书“不如武训”四字,以表自责之意。岁月沧桑,此学校虽几度易名,但至今仍存。

    学究天人:


    在民国的通论命理学著作中,第一要属先生所编著的《命理探原》一书。原书出版于1916年,一时洛阳纸贵。1952年,作者又重加整理,以《新命理探原》的书名,再版于香港。在原序中,作者写道:夫唐以前之命书、吾不得而见之矣。唐以后之命书、如徐子平、徐大升、刘青田、万骐、王铨、张神峰、万育吾、陈素庵、沈孝瞻、沈涂山诸先贤之著述吾得而见之读之矣。然其中有有起例而无议论者、有有议论而无起例者有失之繁芜、而不精确者、有失之简略、而不赅博者、非惟初学难以入门、即久于此道者、亦多不明其奥窔。余之所作、由浅入深、分门别类、采撷众长、屏除诸短、间有古人义理未明、起例未备者、则妄参管见以补足之、非敢谓羽翼先贤、要不过为知命之君子、尽忠告焉耳矣。

  在这里,作者申明写作此书的目的是“由浅入深,分门别类”,是为一般民众入门而作。原书共分八卷,前五卷以本原、起例、强弱、神煞、宜忌、用神、化合冲刑、评断、六亲、妇幼、杂说等为纲领,而将古代命理典籍中的有关论述,一一择要而收录其间。间有古人未有论及或不易理解之处,则加以按语,予以说明,既表现了作者尊崇先贤的严肃学术态度,又为初学者提供了明白的进阶途径。第六卷为先贤命论,第七卷为润德堂存稿,收录包括作者自己在内的三十多则命照,详加解说,以便得初学。第八卷为星家十要、星家事实丛谈。八卷之外,尚有补遗事实丛谈。此书是近代第一本有价值的命理通论性著作。

  民国十七年,当时的国民政府有意取缔星相医卜之业。先生得知后,著《中西相人探原》一书。此收引经据典,寻流探原,列举各国星相学之书目,并详细解析各国星相之学,各社会各方之赞许。时任行政院长的谭组安非常推崇此书,袁先生遂得机会为星相界人士辩白,挽回了星相业被取缔的噩运。此举遂为星相界人士传为美谈,奠定了先生在星相学界的地位。

  袁先生既精术数命理,一时名满江湖,但其为人正直,不蓄私财,每有所得,往往倾囊资助族中贫苦,故多为时人所称赞。其得意之作《命谱》出版时,清末状元陈夔龙为之题诗,陈陶遗沈恩孚、高万吹名士为之题辞作序。书中共评论了历代64个命照,上自春秋时代的孔子,下至清末人物,既有帝王将相,也有乞儿寒士。作者在每个命照后,又附录了相关的大量史实、诗文、嘉言、楹联、轶事、医药秘方,引证书目竟达176种,充分表现了他对中国古代文化所具有的深厚根底,也说明了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先

  生一生勤于著述,传世颇丰,命理著作有《命理探原》、《六壬探原》、《选吉探原》、《历代卜人传》、《中西相人探原》以及《命谱》、《标准万年历》等;医学著作有《妇科准绳》、《生理卫生》、《诊断汇要》、《行医良方》、《图翼治法》、《针灸治疗方法》、《中医序跋撷英》、《本草万方撷英》和《十二经动脉表》。1948年底,袁树珊旅居香港,香港各界,纷纷慕名而登门造访。甚至于不时有台湾政要、富商世贾专请他赴台指点迷津。先生后迁台湾,于1952年仙逝,终年71岁。其子德谦,字福儒,早年留学日本,后侨居美国纽约,开设中国医院,著有《妇科精华》、《中国针灸医药准绳》,1979年11月11日病逝,终年66年。

  *此文周易工作室郑同编撰,已经被收入点校版《润德堂丛书六种》之《述卜筮星相学》一书。

文献记载:


    当时与韦千里先生齐名,给后人留了八个案例,很遗憾,其案例太少。

  己酉年七月十七日巳将巳时,十八岁,甲午命占从戌。

  伏吟 自任

  龙龙白白 朱蛇贵后

  寅寅子子 巳午未申

  甲寅子子 六辰 酉阴

  勾卯 戌玄 兄丙寅龙

  寅丑子亥 子己巳朱

  龙空白常 官壬申后

  断:安徽某君,拟投笔从戌,卜前途休咎。珊曰:枝上子水,乃甲木日干之印绶,今竟与君之午命犯冲,此举虽豪,恐与尊翁意旨不合,欲行又此耳。彼曰:家俨儒者,但知训蒙教读,不肯顺世界潮流,今日何时,岂可雌伏为牖下书生耶。珊曰:无违为孝。孔子尝方之,君何忘恩负义耶。况初传之寅为月破,而君家世安徽,拾零舍西南而东北,不独南京之友不足恃,即镇江之友亦不足恃,究将何往耶。彼曰:日前在宁记友不值,闻其奉差莅镇,故特来相依,求其介绍,顷间走谒,又不吾见。君方宁镇之友皆不足恃,斯言是之,然余尚有其他捷径,究未识从戌以后,前途休咎若何也。珊曰:天地盘相加,十二支神无一移易,课名伏吟。动辄得咎,静乃安全,且贵人逆行,蛇临命,虽欲雄飞,势不可能。四海交流,何足恃哉,而况君之所希望者,立武功享盛名,然必须损万千人之头颅,糜万千人之肢体而后换得,非惟存心残忍,即自家生命,亦无时不在危险之中。道德经云:佳兵者不祥之器。曹桦诗云: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名万骨枯。此言可深长思也。如果不图侥幸,素位而行,熔经铸史,继承父业,以文章华国,以孝友传家,何患不声名远著,到处欢腾哉。彼曰:君所见而云。珊曰:中传之巳,朱雀带太阳,末传之申,官鬼为日建,皆有特殊之功效,不过利文不利武,宜静不宜动耳。

  主要著作:     袁树珊一生著述颇丰,医学著作有《妇科准绳》、《生理卫生》、《诊断汇要》、《行医良方》、《图翼治法》、《针灸治疗方法》、《中医序跋撷英》、《本草万方撷英》和《十二经动脉表》;命理著作有《命理探源》、《六壬探源》、《选吉探源》、《历代卜人传》、《中西相人探源》以及《命谱》、《标准万年历》等。

  《润德堂丛书六种》,袁树珊著,谢路军主编,郑同点校,北京燕山出版社2010年出版。[包括《新命理探原》、《命谱》、《大六壬探原》、《选吉探原》、《中西相人探原》《述卜筮星相学》、《中西相人探原》六种。]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袁樹珊 《星家十要》

    先君子課讀之暇,嘗以醫蔔二學授阜曰:讀書而達,固可身列廟堂,為蒼生造福;讀書而不達,亦可籍一藝以自立。昔賈誼有雲:古之聖人,不居朝廷,必在蔔醫之 中。良以蔔可決疑,醫可療疾,同為民生日用所必需。阜資性椎魯,賦命亦薄,未能讀書上達,以慰先人。尚幸于醫蔔,少役心力。每讀陳實功《醫學十要》、張路 玉《醫家十戒》,不禁歎其存心之厚,立論之高,誠為醫家寶筏。愛不揣譾陋,特仿其例,著《星家十要》,其宗旨不外司馬季主與臣言忠、與子言孝之意。至於學 問、廉潔二條,尤為扼要,質之同志,其不以餘言為河漢乎。乙卯十月初一日,自記。
  
■學問
  長安趙展如中丞序《子平真詮》雲:星命雖為小道,而所系大焉。近世術士,為糊口計,莫能深究其理,故學術多 不精。學術不精,則信者寡。信者寡,則非分之營求愈熾,而安命者愈希。君子憂之,觀此可知學問之道,貴乎深究其理。然欲深究其理,宜多讀書。不僅宜多讀星 命書,凡經、史、子、集,有關於星命學者,亦宜選讀。既增學問,又益身心。用之行道,則吉凶了然,批談不俗;用之律己,則行藏合理,人格自高。有心斯道者 首當知此。
  
■常變
  趙展如中丞雲:祿命之說,未必盡驗,然 驗者常十之七八,其或因山川風土而小異,由門第世德而懸殊。又一行之善惡,一時之殃祥,忽焉轉移於不知,此則常變之不同,造化之不測也。要其常理自不能 廢,而常人多不能逃,觀此可知人之命運,間有不驗者,因常變不同也。常變之不同如此,但以常法繩之,安得不毫釐千里哉。為星家者,欲求事功圓滿,萬無一 差,必須參以人情物理,詢其山川風土,門第世德,以及生時之風雨晦明,而尤須鑒別其心術之善惡,處世之殃祥,然後定其富貴貧賤,壽天窮通,乃可合法。
  
■言語
  孔子曰: 敏于事而慎於言。梭格拉底曰:天賦人以兩耳兩目一口,使人多聞多見而少言語,此皆寡言垂教者也。雖然,雄辯亦學問最要之事,故教育家之講授,演說家之演 說、皆非雄辯不為功。推而至於星蔔家,亦何獨不然。總之言語之道,宜忠實,忌阿諛,宜雅馴,忌卑陋,宜從容,忌躁急,至於繁簡得當,巨微腦點,尤為要訣。
  
■敦品
  孔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 言,非禮勿動。凡此四者,可以表示人之心術邪正,品行賢愚也。若不於此等處做工夫,而惟尚服之華美,陳設之精緻,終不免為明達君子所輕視。故吾人欲知敦 品,當以視聽言動為本,衣服陳設為末。苟能如是,則信用遠孚,聲名振大,有不期而然者。此固盡人當知之理,為星家者,尤宜注意。
  
■廉潔
  孔子曰:見利思義。《曲禮》曰:臨財毋 苟得。蓋順取之財為義,逆取之財為苟得。盡我所長,忠告善道,而得報酬者,此為順取;苟且塞責,偽言欺人,而得報酬者,此為逆取;順取者,數雖钜亦不失其 廉潔;逆取者,數雖少亦不免為貪污。吾人處世行道,當以廉潔自勵,而以貪污為戒。
  
■勤勉
  司馬季主曰:言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養 其親,慈父以畜其子。又曰:其譽人也,不望其報,惡人也,不顧其怨,以便國家利眾為務。故為政客言,當勉以忠君愛民,顯祖流,如楊椒山詩雲;男兒欲繪淩煙 閣,第一功名不愛錢,之類。為刑官言,當勉以虛心聽訟,勿逞意氣,如書雲,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歐陽修《瀧岡阡表》雲:求其生而不 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也,之類。為武員言,當勉以身先士卒,捍衛國家。如曾子雲:戰陣無勇,非孝也。馬援雲:效命疆場,男兒幸事之類。為有老親者言,當勉 以色養無違,如孟郊詩雲:誰言寸愛心,報得三春暉。古詩雲:萬惡淫為首,百行孝為先,之類。為有幼子者言,當勸其教養兼施,如古人雲:子孫雖賢,不宜溺 愛;子孫雖愚,亦貴讀書,之類。至於為富貴者,宜勸其學寬。為聰明者,宜勸其學厚。為士者,宜勸其敦品勤學。為農者,宜勸其盡力田疇 為工者,宜勸其專心 技藝;為商者,宜勸其誠信無欺。此皆星家應盡之天職,不可不知。
  
■警勵
  甯陵呂叔簡曰:奔走營運則生活,安逸惰慢則死亡。蓋生活為萬事之根本,人無生活,則不能仰事父母,俯畜妻子,而亦不能保其生命也。故凡為失業之人推命,務勸其棄大就小,自營生活。尤須以先哲格言,求人不如求己,能屈始可能伸之義,反復開導之,萬不可使其因循坐誤,年復一年,致蹈閒居喪家之覆轍。古雲: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為星家者,能不盡力以警勵之乎。
  
■治生
  孟子曰:有恆產者有恒心,無恆產者無恒心。苟無恒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己。管子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如是觀之,財產之關係於人,不亦大乎。故凡為人推命,當囑其于得意時,撙節用度,力戒奢侈,以有餘之資,多置恆產,免致失意時,一無憑藉,而貽悔無窮。至於為紈 子弟推命,又當勸其保守舊業。毋求急功,以免失敗,此為星家必要之議論,不可不知。
  
■濟貧
  孔子曰:一言而興邦,一言而喪邦。言論 之關係,不其大乎。故凡為貧困難堪之人推命,雖一生真無好運,亦不可直率說明,斷絕其希望。須婉言曰:大富由命,小康由勤,君能勤勉職業,節省消費,他日 又得某運以補助之,不難發達,此非虛偽阿諛,蓋不如是不足以保其生命也。至於潤筆、務宜壁謝。為星家者,不能以金錢濟貧,已屬憾事,又豈能吝此區區智識 哉。
  
■節義
  宋弘曰: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先哲雲:富不易妻。今人往往稍一得意,輒有屏妻寵妾之行為,不義孰甚焉。凡為此等人推命,務以婉詞勸之,使其琴瑟調和,俾免家庭惡感,此星家應有之言論, 亦大聖與人為善之微意也。若為育子而欲納妾者,又當勸其慎擇。至於孀婦改嫁,當察其貧富,及有無子息以為斷。若家貧而無子息者,既無贍養,又無希望,不得 已而再醮,姑置不論。若有子息,雖家貧亦當勸其茹苦含辛,撫孤守節。若家道饒餘,即無子息,亦當勸其早立承嗣,固守節操,且可以古之節婦而得青史留芳,彤 管揚休者,為之模範,使之堅定不移,而成美德。此為星家應盡之天職,亦維持風化之一端也。

【一壶浊酒案:袁君此言,惟德惟诚,有道有义,修诸于己,启诸于人,大师之风,由此而见!】

[ 本帖最后由 一壶浊酒 于 2011-10-24 19:04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程学医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0-27 18:40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0-27 00:30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代代多有能人高人。好文共赏进德修业。
呵呵!
非诚勿扰2里面有真话假话对白。
编剧颇有生活阅历体会。
谢谢楼主分享。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1-10-27 00:13 编辑 ]

TOP

学无止境,医亦无止境。
医学粗通六七分数后,转入命理风水方面的学习研究,是很好的选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