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连载------中医演义之一---衡通养生演义《用舌头说话》

中医病名的积聚,积,是为有形之结之重者,堆积之意。聚,为有形之结之轻者,时聚时散是也。

TOP

经常见到,有的病人花费几万元,查不出病,吃不下饭,全身衰竭,最后饿死了,这便是无形之结之重者。西医查不出具体原因的,中医都可认定是气血瘀滞不畅,也就是情志病,也可以说是心病。心有结,便可视为无形之结。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便是这个道理。这也便是中医之长,系统地辨证论治,整体出发,哲理宏观医学理念。

TOP

看不见的战线型,我们称之为无形之结,代表体内有隐患,也是为有瘀结,大多是有功能性的病变。看舌态,结合症状,即可辨出所偏。

TOP

阴暗的角落型,现代称为亚健康,病人感到身体很虚,毛病极多,去医院查,却查不出明显的器质性病变,我们认为是因瘀致虚,无形之结。然而,与有形之结一样,同样也有轻重之分。要明白,有形之结,都是从无形之结发展而来,都是从无形之结累积而成的!

TOP

冬天的黄河型,是为有形之结。一般能查出器质性病变来,而且有轻有重,轻的多是良性,重的多为恶性肿瘤。偏瘀热重的是南方的臭水坑,整体比较干燥,病情发展快。瘀热不重的是北方的臭水坑,整体相对没有那么干燥,病情相对发展慢。

TOP

烂泥塘型,多为有形之结,我们称之为湿热瘀滞,只是各人的轻重程度不同而已,是为实证。如果时间久了,湿热将体质消耗过多,导致身体虚损了,那便要认定是冬天的黄河型了。

TOP

沙漠型体质,更是重病,久病、大病,肿瘤癌症,手术、化疗之后,当属有形之结之重者,最终形成枯水井,油尽灯枯。

TOP

灯笼型体质,一般属无形之结向有形之结之间的过渡阶段,我常告诫此类体质人群,注意体内变化,该做检查的要去做,这既是防患于未然,也是上工治未病!反过来说,若是能查出病来,那便是冬天的黄河型体质了。

TOP

冰箱型,也有无形与有形之结,重的同样会有恶性肿瘤,而且同样可以转化合并成冬天的黄河型,最终成为沙漠型。轻的也可以是看不见的战线型,还可以是阴暗的角落型。

TOP

烘箱型,有无形之结,也有有形之结,同样也有轻重之分。轻的,可表现有烘箱型的,可为烂泥塘型,也有的表现为阴暗的角落型,还可以是看不见的战线型。重的,同样可以合并为冬天的黄河型,阴虚火旺的久了,病重了,同样可以转化为沙漠型。

TOP

书接上回

        无形之结: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过敏性荨麻疹、三叉神经痛、各种神经痛、神经性耳鸣、耳聋,头痛头晕、失眠多梦、癫狂痫、阳萎早泄。女性痛经闭经,月经不调,久不生育等。病久体虚者为重,病短体强者为轻。
        有形之结之轻者,为慢性咽炎,扁桃体炎、鼻炎、鼻窦炎、鼻息肉、淋巴结炎、乳腺增生、前列腺增生、宫颈肥大、卯巢囊肿、子宫肌瘤等。
        有形之结之重者,糖尿病、红斑狼疮、再障性贫血、心肌梗塞、脑梗塞、肝硬化、脾大等。有名的,难治的病,如爱滋病、再生障碍性贫血,以及肿瘤癌症等等。
        无形之结之轻者愈之也速,无形之结之重者愈之也缓。有形之结之轻者治之得法愈之有望,有形之结之重者治疗得法愈之也难,治疗不得法愈之无望!

TOP

衡通诸汤、散,疏通气血与益气养血、温通清养,消散结聚之药组方,阳气虚者加人参黄芪,以助散结之药力,阴血虚加生地、麦冬、沙参类,湿热加白茅根、滑石、黄连类,寒加桂枝附子类以温散之。
衡通法诸汤、散,治有形之结与无形之结,皆可用之。曾治愈周姓女脑组织液梗阻死,导致晕厥是为有形之结之轻者。又曾治愈四川南充老者贲门癌,是为有形之结之重者。而治愈许多失眠证,是为无形之结之轻者,治愈湖南莫姓男之癫痫为无形之结之重者。

TOP

比如银屑病、白癜风、湿疹,即西医辨病名可以,然而,却不能辨出病因,故没有特效药物。既不能验出病因为何所致,故只能对证治疗。因此不如中医之辨证论治,找出偏差,其偏差即是病因。

TOP

又比如中医之瘾疹,西医谓之过敏性荨麻疹,具体是为何过敏?西医则需花费时间与金钱,所得之结果可想而知。不管是何原因过敏,所用之治法众所周知,不外“扑尔敏”等类药。早年一直有“息斯敏”,现在说“息斯敏”有毒副作用,而又改用“开瑞坦”,然而有毒副作用之“息斯敏”还是应用了许多年,其实还是换汤不换药。服之则效,停之则发,典型的对证处理,治标不能治本。

TOP

仍论银屑病,曾见不少的医生,先用维生素、抗菌素不效,后用激素,服之即效,停药则病增重的不在少数。此即西医之短处,其依靠检验诊断数据来论治,因不能检出病因,故只能对证处理。此即为,现代人病用三大素,即维生素、抗菌素、激素越来越广泛,而导致人体气血紊乱,失去了相对的阴阳平衡,气滞血瘀诸病证,越来越多的主要因素之一。

TOP

此类病若在初得之时,用西医理论辨病未尝不可。然而,西医明知其病用三大素不能根治其本,也明白用激素是拔苗助长,故有用抗肿瘤药物如“白血宁”类药来治者,岂不知,如此论治,则更为饮鸠止渴也!

TOP

更为可恨的是,有的医者,一面用抗肿瘤药“白血宁”类药以耗其精血,一边用激素以拔苗助长,令病者一服即效,久之则成痼疾!屡见有银屑病患者,久服激素导致面大如盆,头大如半,腹大如瓮,一日不服激素,吃饭的力气也没有,成为废人的。有服“白血宁”类药,银屑病症状即消的男性病人,但性欲全无,又需服壮阳药物来维持性生活的必需,久而久之,气血俱衰,回天无力,岂不令人痛心!

TOP

然而,医者之初意,也并非让人常服的,有的病家自作主张,认为小小药片即有此速效,自作主张,常期服用的大有人在。难道只是病人的素质低,不明药理吗?难道与医者,不与病人讲述其有效之理与其副作用没有关系吗?

TOP

因此,滥用维生素与保健品是隔靴搔痒,于病无补,不该补之人,用之反而添堵;滥用抗菌素是耗损气血,导致气血更加瘀滞,久之于体无益;滥用激素药是拔苗助长,得不偿失;动辙手术是滥砍滥伐,耗损脏器;滥用化疗药是饮鸩止渴,同归于尽。

TOP

我学医行医四十多年,非常赞同张锡纯先生衷中参西的观点。现代科学手段,西医能采用,中医为何不能采用?临证时,不论何病,验舌质舌态是最直观的,无非是多看,伸舌时自然伸出,要求不对光,不背光时的状态最为准确。对舌苔薄的,而且要问清楚,是不是早上刷牙时将舌苔刮去了?对抽烟的人要考虑抽烟的因素,才能验看准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