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伤寒发微] 桂枝原方去諸藥第六

桂枝原方去諸藥第六

桂枝原方去諸藥第六
前四篇所集,凡三十九條,是《傷寒雜病論》中論及桂枝湯處,并諸臨証加藥之八方九條,今取其中臨証減藥之十方,分七類,論凡十一條,次第集之,以全桂枝加減之方也。

其類一:桂枝湯原方去桂枝,加二藥者,方兩首,論三條。
其方一:桂枝去桂加黃芩牡丹湯:(桂枝湯原方去桂枝,加黃芩三兩,丹皮三兩)
此方,在《傷寒◎溫病篇》中,論一條。宋本無《溫病篇》,故無此條此方。
其論一:《傷寒◎溫病篇》云:風溫者,因其人素有熱,更傷於風,而為病也。脈浮弦而數,若頭不痛者,桂枝去桂加黃芩牡丹湯主之。
此條,在《今云旦勿卷一◎弱旅強師說承氣第六》中,已略述承氣輩之功用也。今因其去桂枝,加黃芩丹皮,故復言之。
夫風溫逢熱,何以去桂枝,蓋因桂枝助風化熱也。加黃芩去浮表之熱,加丹皮去血中之熱,誠於營衛雙解其風熱也。桂枝即去,當以芍藥為君,以丹皮黃芩為臣也。


其方二: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桂枝湯原方去桂枝,加茯苓三兩,白朮三兩)
此方在《傷寒◎傷風篇》,《傷寒◎太陽上》各有論一條。《宋本》無《傷風篇》故僅有論一條。
其論二:《傷寒◎傷風篇》云:風病,四肢懈惰,體重,不能勝衣,脅下痛引肩背,脈浮而弦澀,此風邪乘脾也,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若流於腑,則腹滿而脹,不嗜食,枳實厚朴白朮甘草湯主之。
此言風病傷脾也。夫風病者,五臟各有所傷,醫傢因此各有所治。其所以傷脾者,前文曰:“中於面,則下陽明,甚則入脾。”傷脾故“四肢懈惰,體重”甚者,為衣所困,故曰“不能勝衣”。此因古人之衣,交頸右衽,寬帶博袖,其厚重難操,有甚於今,病則體不能勝衣也。風動則傷脋,困陽明故引痛肩背之上也。風病本脈浮弦,因傷脾,則血不能生,津液將亡,又逢濕困,故澀。桂枝去桂,以免風動,加茯苓白朮,健脾生津也。若流胃腑,則不運也。故以厚樸,枳實通利助運,白朮甘草健脾以去腹滿也。腹滿去則能飲食也。
此方中有芍藥甘草白朮茯苓生薑大棗者,以芍藥祛風不助熱為其君也。白朮茯苓,健脾之臣也。脈浮在外,故內用薑棗無黏滯之憂。


其論三:《桂本傷寒◎太陽上》云:太陽病,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
此條《桂本》與《宋本》相同。唯《桂本》開頭多“太陽病”三字;而《宋本》“桂枝去桂”中,多一“湯”字。觀其上諸條文,皆作“太陽病”云云,故此三字不可少。而一“湯”字,可有可無。


其類二:桂枝湯原方去芍藥,方兩首,論兩條。
其方三:桂枝去芍藥湯:(桂枝湯原方去芍藥)
此方,在《傷寒◎太陽上》中,論一條。《桂本》與《宋本》相同。
其論四 《傷寒◎太陽上》云: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此言太陽病,本可用桂枝湯,下之後,津液傷且病入裏。脈促者,时一止复来,困於濕也。故去芍藥,免其掣肘,特強桂枝通達之力,以除腹滿之濕困,則脈証俱解。


其方四: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桂枝去芍藥湯,加附子一枚)
此方,即上條之補充也。然《桂本》與《宋本》皆作兩條,故今分論之。
其論五:《傷寒◎太陽上》云:太陽病,下之後,其人惡寒者,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主之。
此即《宋本》無多“太陽病,下之後”六字,則分與不分兩可。《桂本》雖亦補充上文,卻因重述六字,似乎更為詳細。兩條分立,乃由此也。
附子者,治“其人惡寒”之良藥也。其所以僅加一枚者,蓋因仍以【桂枝去芍藥湯】之方証為主也。


其類三:桂枝湯原方去芍藥,加二藥者,方一首,論一條。
其方五:桂枝去芍藥加茯苓白朮湯:(桂枝湯原方去芍藥,加茯苓三兩,白朮三兩)
此方,在《傷寒◎太陰篇》中,論一條。《宋本》無此條此方。
其論六 《傷寒◎太陰篇》云:太陰病,欲吐不吐,下利時甚時疏,脈浮澀者,桂枝去芍藥加茯苓白朮湯主之。
此言太陰病脈浮者,本宜桂枝湯。而“欲吐不吐,下利時甚時疏”者,上下皆不得其便也。故知其濕困在中。故浮脈中又有澀。乃加茯苓白朮去濕困。
夫《傷風篇》,因防風熱相搏,故去桂枝以強芍藥祛風之力。此《太陰篇》因免濕困中焦,故去芍藥以強桂枝通達之力。如此則桂枝芍藥,如法對揚,升降之功,其易明也。觀夫《宋本》於前《溫病》《傷風》等篇缺失;於後三陰篇中,諸條散逸;故另亂經之賊有機可乘,誠可嘆也。他日《桂本》大白於天下時,古醫道可幸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