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临证精华] 古人医案探讨(热入血室)

本主题由 cha 于 2010-8-27 13:25 限时精华

古人医案探讨(热入血室)

同谱王丹文,续弦至四而仍病。始以为不礼于姑,郁症也。清阴雨苍茂才治之,用逍遥散或效或否。月余又请李笛仙茂才治之,问其癸水不至者两月矣,始疑为孕,继觉其非,以瘵治之,用十全大补汤加桂附,初服则可,继服而热增矣。迁延之久,无计可施,专车迎余。诊之脉细数,而肺部尤兼滑象。告曰:此(?)症也。


初因少阳感冒而起,宜小柴胡汤加生地、丹皮等,以凉其血,则病当愈。阴之逍遥尚近理,李之桂附,则直阴本虚,又加热药以熬煎之,是油沃火也。此时必喘咳并作,午后发热,头目昏晕,精神倦怠。解外感,则外感已散;清内热,则真金久为销烁,恐无效也。丹文急请一方,乃以(?)汤进。


告曰,服后当有效,然此病总以癸水为主,癸水至则可治,若癸水不至,虽效亦无益也。越两日,丹文来喜曰:服兄药凡两剂,病已减半,再服可乎?余曰:可再服两剂,再看可也。又两日,迎余去,诊之,数象稍变,而虚弱特甚。惟肺部火不退,乃易以人参救肺汤。三服后,丹文又迎余,问其癸水仍不至,乃辞焉。……午月末,余由定回介,问之,则四月中已殁矣。




以古为师能有所借鉴!欢迎大家一起研究!重在思考锻炼!没有高低得失!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习古通今畅所欲言!古人答案以后公布!)


辩证:


处方:


思路: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9 20:0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infulin 栈币 +10 好题材,值得讨论 2010-8-30 09:39

TOP

《醉花窗医案》是清代山西省介休人王堉所著。王堉,字蓉塘、号润园,山西介休县人。自幼为举子业。道光辛丑、壬寅间(公元1841—1842年)因母病开始学医,自后即不断给人看病。1848年中秀才,1850年“选拔赴廷试”。成拔贡后,曾做过“内阁中书”的小京官。1856年到陕西候选,大概没有得到实缺,一年后就因母丧归里。同治元年(1862年)曾到定襄小住,其它事迹就不知道了。以上情况是根据医案中的资料整理的。介休县志中虽有其名,但无详传,只注明为“内阁中书”。著述有二:一为《醉花窗遗稿》,注明“已刊”;一为《脉案》,未刊。故《脉案》疑即本书。《醉花窗医案》可能是所谓“文波”其人者,根据作者有《醉花窗遗稿》之作而命名的。
    道光年间,因母病开始学医,后不时给人看病,医德高尚。当时妇女生产,因血崩无药可治,多有丧生者。王堉目睹此事,心急如焚,遂上山西绵山采药,曾尝药中毒。迷幻中白衣观音送丹药为其解毒,并将拂尘一挥,化草药一棵。王堉醒来,细研此草药性,发现有止血特效,可治产后血崩之症,遂名为“血见愁”。在绵山中寻觅,多能采得。王堉感念观音赐药之恩,于道光十四年(1834)与绵山修此观音殿。(转贴)

本案出自《醉花窗医案》少阳感冒,热入血室。
辩证:热入血室症
处方:东垣拯阴理痨汤
拯阴汤治阴虚火动。皮寒骨热。食少痰多。咳嗽倦怠。焦烦短气。
生地(姜炒上)归身      麦冬           白芍          五味  
人参         炙甘草    莲肉(上不去衣)薏仁           橘红
丹皮        水煎。徐徐呷之。
肺脉重按有力者。去人参。
有血。加阿胶、童便。
热盛。加地骨皮。
泄泻。减归、地。加山药、茯苓。
倦甚。加人参三钱。
咳者。燥痰也。加贝母、桑皮。
嗽者。湿痰也。加半夏、茯苓。
不寐。加枣仁。汗多亦用。
东垣曰: 内伤脾胃, 致中气虚少。 易老曰: 真气虚耗, 脉弱懒语。
再观《医宗必读》之“拯阴理痨汤”,此方“治阴虚火动,皮寒骨热,食少痰多...”
东垣亦曰:五味子“治咳以之为君,但有外邪者,不可聚用,恐闭其邪气,

患者终不治!何也!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18 编辑 ]

TOP

回复 2楼 cha 的帖子

本案疑點甚多:

1.病初起,對鬱症、熱入血室相關證狀,隻字未見,僅憑脈細數,肺部兼滑即投拯陰理勞,似難令人信服。

2.藥凡兩劑,病減半,數象稍變,虛弱特甚,何以就知為肺火不退。

要知,雖云是藥三分毒,然業醫者思緒不縝,辨證不明,較之藥毒尤甚。

似此,患者不治,醫殺之也。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0-8-27 00:2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 2010-8-27 10:09

TOP

我前天偶见此案顺手发帖探讨,古人医案多令今人深思之!为何?
1.文言文的表达精简。现在人思考时要多角度去想。
2.古人熟读医理,故于医案中到处都是要前后对照其理方明。
有时一字之差即令人百思不解!
3.医者实在太不容易了!论坛上多有医学爱好者(非真医学专业)如果不是特急症
或是自己特有把握的病。不要轻易出手!以免如案中前医之杀人于无知中!
4.医生同道间当多交流,病证变化万千临诊决非儿戏!
真业医者不可自存门户之见!中西之别!
昨天在网上看到几篇中医骨干所发之文!
情真意切念念欲求深明医理而叹师之难遇!
余愿效之!藉此机缘广请先进前辈费心指导!!
末学与後之学子当受益无穷。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21 编辑 ]

TOP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俗語亦云:書有未曾令人讀。
是知,開卷有益,擷人之長,補己之短,方為讀書、處事之要津。共勉之。

TOP

1.本案作者为何断患者为“热入血室症”?
答:据案中患者已失治误治,脉症数变虚实夹杂。
   王堉于案中点明:初因少阳感冒而起,宜小柴胡汤加生地丹皮等以凉其血则病愈。
   阴(阴雨苍;第一治医)之逍遥尚近理。
   李(李笛仙;第二治医)之桂附,则直阴本虚,又加热药以熬煎之,是油沃火也。
   此时必喘咳并作,午后发热,头目昏晕,精神倦怠。解外感,则外感已散;
   清内热,则真金久为销烁,恐无效也。
  (此处问题很大很多!可知辩证难!而补药热药用时可以不谨慎吗!)
   李笛仙问患者其癸水不至者两月矣,始疑为孕,继觉其非以瘵治之!
   这里开始变大祸了!!!!
   王堉治时点明:然此病总以癸水为主,癸水至则可治,若癸水不至,虽效亦无益也。
   学者可以此案对照《伤寒论》少阳病脉证并治篇(此篇靠後26~29条)。
   两相对比後可知此案可以作“热入血室症”的延深探讨!
2.医者不可不慎!观此案可以作为警惕!
(上论坛是机缘,要诚意正心认真写文发文,自己才能受益。)
3.何以就知為肺火不退?
答:此处余亦不敢直断!但是看案中所述:
    李之桂附,则直阴本虚,又加热药以熬煎之,是油沃火也。此时必喘咳并作,
    午后发热,头目昏晕,精神倦怠。解外感,则外感已散;清内热,则真金久为
    销烁,恐无效也。(作者当本于此也)
4.“瘵”:
   (1) 病。多指痨病 [disease] 念其服劳之久,悯其撄瘵之深。宋·王安石《乞退表》
   (2) 又如:瘵鬼(因患痨病而死者);瘵疾(疫病。亦指痨病)
      古代肺痨多不治!可知现在比以前进步。前贤当乐见也!

再问:
1,“血室”是指何处呢?
2.针“期门”而愈。期门穴如何针呢?如何判断疗效?有它穴可以替代吗?
3.患者如在现代您想如何治疗?
欢迎大家一起研究!重在思考锻炼!没有高低得失!
欢迎医者畅所欲言!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26 编辑 ]

TOP

"同谱王丹文,续弦至四而仍病。"

这类病案水墨见过,能听水墨医嘱者,有苟延于世的二女人。此类病案有个隐性的病因病机,这就是夫妻性生活的问题。所以戒欲是最好的药方。此案王丹文男子是个色狼无疑,此类男人最耗女子精血。有不幸的女子遇上这号男人了,难有几个逃脱狼口的。

医药无关病情,唯有戒欲。何况此案诸医皆治不如法尔。养肾扶脾,培补精血为上勿痴痴于肺阴,热入血室,脉细数而滑才是正途。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2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切中要害!作者书于开头当亦知之,然又碍于人情 ... 2010-8-27 15:10

TOP

"同谱王丹文,续弦至四而仍病。"

水墨懒得辩驳诸医家之失了,许多都是在想当然地打糊乱说。你们可以乱说,当然水墨也可以乱画乱说哦。俗话说:功夫在诗外,水墨的俗话也说:医道在医外。

TOP

哈哈~吾未见仲景如此言矣!
学无止境(三人行必有我师)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水墨!!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31 编辑 ]

TOP

碍于人情即是害人性命,不痛下针砭以挽人性命,何堪为医?顺人情之医,水墨不为也。

此案医嘱无一语涉及戒欲,实医之大失也。有时疗病,顺人情则背医道,顺医道则背人情。如何两全,实在医之权变矣。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9 10:5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10 性情中人德术双馨!请多发帖。。。 ... 2010-8-29 18:54

TOP

“养肾扶脾”“培补精血”这是此案的治疗大法。方药应丸汤并进,以汤佐丸,大致汤丸剂如下:

1,汤剂:人参,白术,茯苓,淮山,山楂,生麦芽,陈皮,苏梗,香附子醋炙,炙草。

2,丸剂相机而投如下丸药:
大补阴丸。左归丸,三甲复脉变汤为丸,右归丸等类丸剂。

戒欲之医嘱在汤丸之先,尤为重要。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3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8-29 18:50

TOP

今得水墨直言道出要害;医者有缘见者当有得也!此实一幸事!
万物因缘聚合,或许另有她女恨不得能遇案中男主人也!
我无它意!只是感觉凡事难以强求。缘聚缘散各安天命!
孔夫子後世尊为“至圣先师”,实为入世之圣人也!
仍难挽後世之颓丧。
达摩东来传法。见梁武帝,梁武帝问曰:吾建庙斋僧有功德否?
达摩曰:没有功德。梁武帝不欢而去。机缘未熟讲亦无用!
而後面壁九年,二祖(禅宗)慧可一心求法其心坚定甚至自断其臂!
开创中国後世禅宗一脉!
故有见于今者,或有能望于後世者。其中玄妙学者自观之!
但望广结善缘!
论坛学术气氛略为低迷,先生可略述一二和同道交流!
它日有缘或有高人汇聚吾等可请益矣!
末学迂腐望諸君莫笑。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8-27 22:38 编辑 ]

TOP

此仲師早有明訓:“若人能養慎,不令邪風干忤經絡;......房室勿令竭乏,服食節其冷......不遺形體有衰,病則無由入其腠理。”戒哉!慎哉!

TOP

回复 12楼 cha 的帖子

推古驗今。所以不惑。
因古人之跡。推古人之心。以驗方今之事。豈有惑哉。


設變致權。所以解結。
有正有變。有權有經。方其權有所不能行。則變而歸之於正也。方其經有所不能用。則權而歸之於經也。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0-8-27 23:04 编辑 ]

TOP

回复 11楼 水墨中医 的帖子

悲莫悲於精散。
道之所生之謂一。純一之謂精。精之所發之謂神。其潛於無也。則無生無死。無先無後。無陰無陽。無動無靜。其舍於形也。則為明、為哲、為智、為識。血氣之品。無不稟受。正用之則聚而不散。邪用之則散而不聚。目淫於色。則精散於色矣。耳淫於聲。則精散於聲矣。口淫於味。則精散於味矣。鼻淫於嗅。則精散於嗅矣。散之不已。其能久乎。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0-8-27 23:11 编辑 ]

TOP

回复 11楼 水墨中医 的帖子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
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用功夫,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在灵山塔下修!
若是想得真正解脱须学佛!可以依自己根器修读佛经。
现代可以听“净空法师”讲经开示。

以上广结善缘!

TOP

回复 6楼 cha 的帖子

热入血室辨证论治

    《伤寒论》热入血室证,在《伤寒论》中凡四见,其中太阳篇3条,阳明篇1条。是指妇女在经期或产后感受外邪,邪热乘虚侵入血室,与血相搏所出现的病证。症见下腹部或胸胁下硬满,寒热往来,白天神志清醒。夜间则胡言乱语,神志异常等。其病因病机有三:一是“热随经陷”,如第143条、第216条;二是“血因热结”,如第144条;三是“热随血泄”,如第145条。其治疗方法,分有须治和不须治两种,须治者又有针刺治疗和药物治疗之别。(按:本论所引条文出自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


1“血室”的含义热入血室的发病因素

  对于血室,历代医家见解不一,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种:一是以成无己、方有执为代表,认为血室为冲脉。如成无已曰:“血室者,营卫停止之所,经脉留会之处,即冲脉也。”其理由是因为胸胁下满如结胸状,以冲脉起子气冲,并足少阴之经,挟脐上行至胸中而散。二是以柯为代表认为血室为肝。如云:“血室者肝也,肝为藏血之脏,故称曰血室。”其理由是胸胁是肝胆脉所循行的部位,“热入血室”有胸胁下满之证。三是以张介宾,陈自明为代表,认为血室即子宫。如张介宾云:“子户者,子宫也,俗名子肠,医家以冲任之脉盛于此,则月事以时下,故名曰血室。理由是原条文中一再提及妇人经水适来适断。四是以唐容川为代表,认为血室在脐下丹田处

  结合本病的临床特点,个人认为,血室除了子宫病变之外,尚包括与其相联属的脏腑经脉,如肝、冲任二脉功能失调的综合性病变。因月经的主要成分是血,而肝为藏血之脏,司血海、主疏泄;肝的经脉绕阴器.布两胁,与任脉相交于曲骨穴,通过任脉与胞宫相连,且肝的藏血充足与否都可直接影响到月经;另外,冲任二脉起于胞宫,冲为血海,任主胞胎.说明冲任二脉与月经的正常与否有重要的作用。从热入血室一病的临床表现看也不是仅仅限于子宫的病变。如其症状有“寒热往来如疟状,”“胸胁满如结胸状。这些都不是限于在子宫的病变。   

    热入血室的发病因素,仲景谓系妇女因伤寒或中风,恰值经水适来适断,邪热乘虚陷入所致。历代医家对此也有所发挥。如吴又可在《温疫论》中说:“新产亡血过多,冲任空虚,与夫素善崩漏,经气久虛,皆能受邪,与经水适断同法。”黄树曾说:“热入血室,不仅伤寒中风有之,即杂病也有此候。如妇女经后忽病如狂,腹时痛胀。昼则明了,夜则梦呓,即是热入血室。”张景岳认为:“妇女伤寒或劳役,或怒气发热,适遇经行,以致热入血室。”(《景岳全书•妇人规》)上述诸家对热入血室的发病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发展了仲景学说。

    然而,妇女在热病期中,经水适来适断者颇不少见,但不一定都成为热入血室的证候。《内经》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故热入血室能否形成,主要与患者素日经气的盈虚有关。正如杨栗山在《伤寒温疫条辨》中说:“妇人经气所虚,邪得乘虚而入,故病热入血室为多。”一般来说,素体不足,经气虚弱,加之劳役过度,情志过极,从而导致冲任不调,或肝失疏泄,或胞宫功能紊乱,即构成了热入血室的先决条件。在此基础上,如因经行之时,或新产之后,感受风寒、风热之邪,或外感期间月经适来适断,即可导致外邪余热乘虚陷入,与正气相争,搏结于血室,形成热入血室的證候。

2临床表现及辨证要点

    根据仲景所述内容,结合临床实践体会,热入血室的临床表现可归纳为月经情况、发热类型、神志异常、胁腹症状四大类,辨证要点有血之虚实、邪之寒热、部位之深浅三大点。

2.1月经情况

2.1.1月经与受邪时间

    月经与受邪时间可分为月经来潮刚至感受外邪,月经期已止感受外邪,月经期未至,感受外邪后困热盛而致月经来潮』种类型。一般而言,第一种是外邪乘势传入血室,血因邪结,属血实证;第二种为邪乘虚陷入血室,邪胜正亏,经气不振,属血虚证;第三种由邪热亢热,扰动血室,迫血妄行所致,属实热证。

2.1.2月经猝止与自行

    月经猝止与自行,主要是指月经适来感受外邪者。月经猝止不行,是邪热搏结于血室,必有瘀血,当“随其实而泻之”;月经照常自行者,虽发病而不必治其经血,但治其邪而病自愈。即“热随血泄”是也。

2.1.3月经量过多与淋漓不尽

    月经量过多与淋漓不尽.均系热入血分,迫血妄行所致。前者属热盛,后者为邪热未清,此时应忌用补益,正如杨栗山所谓:“妇人伤寒,汗出表除,热入血室,扰其荣血,经水过多,不受补益。”(《伤寒温疫条辨》)

2.2发热类型

    热入血室总属外感范畴,故发热为临床所必见。至于其发热类型,则因热邪陷入部位之深浅而不同。浅者留于少阳,则表现为往来寒热如疟;深者结于厥阴,则现热深厥深。也可因热蕴血分,而表现为日晡或夜间潮热者,故《温疫论》说:“至夜但发热而不谵语者,亦为热入血室。”

2.3神志异常

    心主血,肝藏血,心主神,肝藏魂,热入血室,循经而上扰心神,或邪入肝经,均可见有谵语如狂,或昼清夜作,或烦躁不安,夜寐呓语,或神识忽清忽昧等神志异常的表现。如仲景论热入血室有四条,其中三条均有谵语症状。宋•许叔微云:“邪气传入经络,与正气相搏,上下流行,或遇经水适来适断,邪乘虚入于血室,血为邪所迫,上入肝经,肝受邪则谵语而见鬼。”(《普济本事方》)吴鞠通也指出:“热病经水适至,十余日不解,舌痿饮冷,心烦热,神忽清忽乱,脉右长左沉,淤热在里⋯⋯”(《温病条辨•下焦篇》)叶天士更强调:“热陷血室之症,多有谵语如狂之象。”(《外感温热论》)总之,神志异常的症状,也为热入血室所必见,惟有轻重之别,轻者仅为心烦神昧,重者则神昏谵语。

2.4胁腹症状

    肝经“循股阴,入毛中,过阴器,抵少腹,挟胃.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灵枢•经脉》)热入血室,邪滞肝经者,可见有胸胁胀满如结胸之症,热与血结,瘀阻胞宫,则有小腹胀痛拒按之症。如《伤寒论》143条所云:“⋯⋯胸胁下满,如结胸状,此为热入血室。”叶天士也说:“热邪陷入,与血相结者,必少腹满痛,身热必重,身之侧旁气痹,连及胸背,皆为阻室。”(《外感温热论》)均指出热入血室常可出现胁腹症状。

    总之,热入血室证虽然临床表现纷纭复杂,但主要症状仍不外乎以上四个方面,四者中又以2、3两项为必见症,这是辨证的要点所在。

3治疗

    在热入血室的治疗上,仲景只有一方一法,一方即小柴胡汤,一法是针刺期门穴。刺期门在《伤寒论》中共有5条,除热入血室2条外,尚有第108条、第109条、第142条,其治疗目的均属泻肝之热,即“随其实而取之”。正如宋•许叔微所说:“经水适来适断,邪气乘虚而入血室,⋯⋯今邪逐血并归肝经,聚于膻中,结于乳下,故手触之则痛,非汤剂可及,故当刺期门也。”(《普济本事方》)吴又可也说:“血因邪结,当刺期门以通其结,以柴胡汤治之,不若刺者功捷。”由此可见,仲景以针刻期门穴治疗热入血室证,既方便简捷,又疗效显着。遗憾的是后世医家,不能刺,不善刺者,比比皆是,就连许叔微本人也承认“予不能针,请善针者治之。”既然有不能刺、不善针,那么必须要用药物来替代,故有创方或在小柴胡汤基础上加减拟方。如《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说:“不能针刺者,以清热行血汤治之,其方即桃仁、红花、丹皮、五灵脂、生地、甘草、穿山甲、赤芍也。”《伤寒瘟疫条辨》亦云:“不善刺者,以小柴胡汤加栀子、丹皮、归尾、桃仁、红花、益母草、穿山甲以消之。如热盛神昏,但头汗出者,加酒大黄,微利之,以有瘀血,故头汗出也。”

    至于药物治疗,后世医家在仲景的基础上代有发挥,辨证日详,治法渐备,而不拘于小柴胡汤一方。如张景岳提出五种不同证候的治法。即“热因外邪由表而入者,宜一柴胡饮或三柴胡饮,或四柴胡饮,或良方黄龙汤加生地酌而用之;若或怒,或劳,火由内生,其人多汗而无表证者,宜保阴煎、清化饮、六黄汤之类加减主之;若病虽渐愈,但元气素弱,而热有未退血未止者,宜补阴益气煎。或补中益气汤;或脾气素弱宜归脾汤,血气俱弱者宜十全大补汤,庶无误矣;若血热多滞者,宜小柴胡汤加丹皮、红花、当归。”(《景岳全书•妇人规》)叶天士则指出:“若热邪陷入,与血相结者,当宗陶氏小柴胡汤去参、枣,加生地、桃仁、桂肉、丹皮、或犀角等;若本经血结自甚,必少腹满痛⋯.,小柴胡汤去甘味药,加延胡、归尾、桃仁;挟寒加桂心;合滞加香附、陈皮、枳壳等。”(《外感温热论》)《温热经纬》引申其义,谓“邪人血室,仲景分浅深而立两法,其邪深者,云如结胸状谵语者,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是从肝而泄其邪,亦即陶氏之所谓血结胸也;其邪浅表者,多往来寒热如疟状而无谵语,用小柴胡,是从胆治也。盖往来寒热,是少阳之证,故以小柴胡汤提少阳之邪,则血室之热,亦可随之而外出。以肝胆为表里,故深则从肝,浅则从胆,以导泄血室之邪也。”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温病学家不仅继承和发展了仲景的学说,而且有所创新。强调温热之邪与伤寒来路不同,认为温热之邪化热最速,热与血结。易于伤阴,病情较为复杂。并针对温热之邪陷入血室的不同情况,提出了治疗原则。如王孟英在《温热经纬》中所说:“经水适来,因热邪陷入而搏结不行者,此宜攻其血结;若经水适断,而邪乃乘血舍之空虚以袭之者,宜养营以清热;其热邪传营逼血妄行,致经未当期而至者,宜清热以安营。”叶天士更是用气血两清的玉女煎,育阴养气之复脉法,护阴涤热之缓攻法,治疗温病的热入血室证。吴鞠通继承叶氏之学,全面梳理后将温病热入血室列为四条(即《温病条辨•下焦篇》第27、28、29、30条)并冠以方名,使之成为温病热入血室证辨证施治之典范。

4结语

    综上所述,热入血室证,虽有伤寒、温病之分,但总须依据热势之轻重,邪陷之深浅,病机之虚实,以辨证施治。以透邪彻热,使不与血相结为治疗原则,而临诊不惑,认证无误是关键之所在。故凡诊治妇人疾病,无论是外感六淫,还是内伤七情。时刻勿忘对月经情况的询同,若有精神异常者,更要倍加警惕。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误诊误治情况的发生。正如《广温疫论》所说:“凡妇人受疫,但见昼日明了,夜间谵语,即当询其经期,以防热入血室之渐。”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0-8-29 01:3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10 治学严谨条理分明! 2010-8-28 11:52

TOP

回复 14楼 linfulin 的帖子

推古驗今。所以不惑。設變致權。所以解結。
谢谢指教契合本帖初衷!
回归主题。。。。
1,“血室”是指何处呢?
2.针“期门”而愈。期门穴如何针呢?如何判断疗效?有它穴可以替代吗?
3.患者如在现代您想如何治疗?
欢迎大家一起研究!重在思考锻炼!没有高低得失!
欢迎医者畅所欲言!

TOP

回复 18楼 cha 的帖子

期门穴针刺法
  


    期门为肝经募穴,是人体一个十分重要的穴位,《标幽赋》曰“一:“穴出云门,抵期门而最后”。该穴是足太阳、厥阴、阴维之会,位于两乳头直下,第六肋间隙,具有良好的临床治疗作用.可用于治疗多种疑难病症。医圣张仲景早在《伤寒论》中就多处应用到期门穴,如108条:“伤寒.腹满⋯⋯此肝乘脾也,名曰纵,刺期门。”109条:“伤寒发热,啬啬恶寒,……此肝乘肺也,名曰横,刺期门。”143条和216条对于“经水适来”“经水适断”感邪而见发热、谵语的“热入血室”均用期门。药王孙思邈的《千金方》中亦载:“期门、缺盆,主胸中热,息贲胁下气上”;《针灸大成》亦曰:“期门:主胸中烦热,贲豚上气、目青而呕……胸胁痛支满,男子妇人血结胸满……胸中痛不可忍……”。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期门穴的取穴方法历代不统一。如《甲乙经》,《资生经》等书中载“在第二肋端,不容傍开各一寸五分,上直两乳”;《玉龙经》记载“在乳下四寸第三筋端”;《勉学堂针灸集成》记有两种取法,一云:“在乳直下又一寸半”,一云:“在乳下四于”。该穴又下临重要脏器,乳房尤其是哺乳后妇女的乳房位置多不标准,或下垂、或偏歪,以此做标准,难免会说法不一,使后人难以适从。针刺不当易导致医疗事故,致使期门在临床没有得到有效使用。针对以上情况,针刺时要两手配合,掌握进针深度,防止针刺伤及内脏。

1期门穴的取穴方法

    先令患者平卧,确定锁骨中线的位置定纵坐标,然后取剑突上肋缘定横坐标,两线相交处即是期门穴(前正中线直下胸剑结合处,向锁骨中线旁开)。此法均以骨性标志为准.不受乳房形态变动的影响。临床取穴时,当用一手的拇指(或食指)按在剑突上肋缘,将手指水平张开,用食指(或拇指)垂直于锁骨中线确定肋缘(第7肋上缘),两手左右均可抉取。

2期门穴的针刺手法

    期门穴进针时,宜用刺手拇食指持针,押手切按扪穴,然后轻轻进针,一般针尖稍向外斜.沿第七肋上缘斜刺人3~4分左右,不得气者可缓慢提插捻转,以胁肋部产生麻窜感为度。进针时押手配台刺手掌握进针深度,以防伤及内脏(右侧期门穴下为肝脏,左侧期门穴为横结肠或胃)。该穴不分深浅均不留针,浮刺例外。

    至于期门穴有无替代穴可使用,因针刺非笔者主修学科,在此不做论述,建请个中老手不吝垂教。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0-8-28 12:57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8-28 12:22

TOP

期门应该无穴可替代,因为直泻经中之热,标本兼治。但可以加配穴,如外关配足临泣,助期门以内清外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8-29 09:21
  • linfulin 栈币 +4 热心助人,加分给你买红薯 2010-8-29 09: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