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经方讨论

经方讨论

邬同学发言:
关于咳喘的问题,伤寒论里提到的其实还是比较少,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小青龙汤、麻杏甘石汤,还有就是阳明内热或内实迫肺引起的咳喘(用白虎汤或者承气类方治疗)。如果我们所需要治疗的咳喘病人以上四方都不能适用,那么在咳嗽治疗的问题上我们就需要探求时方,即使我们都很喜欢使用经方。但是在探求时方的过程中,我个人非常倾向于掌握药物的气味理论,甚至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和关键的。
比如说治疗咳嗽的有百部、紫菀、款冬花、炙麻黄、薄荷、牛蒡子、葶苈子、杏仁、炙麻黄、桔梗、炙枇杷叶、射干、山豆根等等,那我们该如何做出选择,这个时候就要抓住其气味特征使用,寒证用热药(起码是热药为主),反之亦然。给大家一个例子,我今天感冒,咳嗽,流清鼻涕,我去校医院看病,医生配给我个芙朴感冒颗粒,我一看就知道不能吃这个,我明显是风寒犯肺,再吃这个寒凉药等于是雪上加霜,肯定好不了,所以我有时候觉得西医运用中成药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气味理论,只知抗病毒,这个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作为一名中医,气味理论就是枪,中药就是子弹,气味掌握的好,子弹才能中靶。
然后说下这个三焦的问题,我觉得三焦理论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方法,这个解释是郝万山老师提出来的,我觉得很有价值,所以提出来。焦,黑的意思;三,大的意思。三焦的意思就是非常黑,非常“火”,就是机体的命门之火燃烧的地方,能量代谢的地方,郝万山老师说:“人身无处不三焦”。我给他作个衍生,三焦好比线粒体,不过这个是我说的,当然我只是取其这一层面的意思,三焦的范围远比西医学的线粒体要大的多,这是中医学以功能为基础进行分析人体的结果。
刚才又有赵汉卿同学说到这个滴眼睛能够治疗腹痛的问题,我突然想到了其实有些中医的问题是可以被现代医学所解释。同样眼睛上存在着M受体,胃肠道也存在M受体,眼睛目内眦有鼻泪管通向鼻腔,药物如果流像胃肠道,就能起到这个对胃肠道M受体的作用,就像毒扁豆碱使用注意事项要注意压迫内眦,就是这个意思。当然很多的中医理论根本无法用现代医学解释,所以我们只能依然用传统理论和方法去继承他,或许某一天医学技术发展到能完全解释中医,那个时侯才能抛弃我们所拥有的传统理论,否则,我们只能坚持着四气五味、六经辨证、方证相应、随证治之等等中医理论,不然将戕害中医、荼毒生命。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是有依据的,很多中药的使用必须根据四气五味,如果根据药理实验,那么这样运用中药是很危险的:比如川芎,用到30g的时候必须配伍磁石、龙骨、牡蛎等沉降的药物,以防升散过度;比如附子,大辛大热之品,必须要有配伍,比如牛膝、磁石,不然就会有用药危险。
刚又说到西药学的问题,学好西药学我觉得很有必要,为什么要这样说?学了西药学,我们就会发现,西药的药效作用就等于其毒副作用,比如说CCB(钙离子通道阻断剂)类药物,的确,钙通道阻断剂能使外周血管扩张,但是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心率加大,加大了心脏的耗氧;比如说强心苷,虽然能够有强心收缩力、降低心率的作用,从而减弱心绞痛的发作对心脏的毒性作用,但是强心苷的标准剂量和中毒剂量很近,用不好就是导致心律失常,更加重心绞痛。其他例子数不胜数,但是我却在中医里找到了只有正效应,没有副作用的药物、方剂,这个是中医治疗以偏纠偏为指导的,是以四气五味作指导的,比如说真武汤,附子温心阳,茯苓利水,白术健脾,干姜配合附子温阳,白芍利水收敛附子的升散,完全是针对肾阳亏虚治疗,没有什么副作用,同时用白芍制约了附子,根本不需要担心附子的副作用问题,从西医学的角度也很好理解,又强心,又降低心脏前后负荷,又降低血管通透性,恢复正常血容量,防止水肿产生等等,反正你能想到的对于病人有利的作用,真武汤全部做到了,这就是中医药的魅力,这就是经方的魅力。有对比才有差距,有对比才能了解,有疗效才是真理。
再来讲讲活血化瘀的问题,看这两个徐晓东老师的病例:
1、杨某,女,38
机场地面工作人员
形瘦,面色无华,神疲乏力,长时间作息时间颠倒,失眠,盆腔炎,附件炎,子宫肌瘤多发,纳可,月经常淋漓不尽,胆结石,大便不畅不爽,舌红苔薄,脉弦细数。
血府逐瘀汤合薏苡附子败酱散
桃仁15g红花10g当归15g赤白芍各15g川芎30g柴胡10g枳壳12g炙甘草6g桔梗6g怀川牛膝各30制附子6g生米仁30g败酱草30g炒枣仁30g生地30g磁石30g茯苓15g小茴香12g竹叶15g
2、杨某,女,23
浙二医院护士
座疮,心烦易怒,大便不畅,痛经,纳少,月经将至,舌红苔白,脉弦滑数。
月经将至现予血府逐瘀汤,后期将用疏肝和络方调之
桃仁15g红花10g当归15g赤白芍各30g川芎15g生地15g柴胡12g枳壳12g炙甘草6g川牛膝30g桔梗6g丹参30g香附15g丹皮12g益母草30g小茴香12g泽兰15g
经方中有桂枝茯苓丸、桃核承气汤、抵挡汤、大黄蛰虫丸等活血化瘀的方剂,都是经典有效的方剂,但是由于现代病情的复杂化,我个人认为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堪比伤寒论的桂枝茯苓丸,可以当作经方来使用(这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经过跟随老师抄方,渐渐对活血化瘀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不再认为活血化瘀很可怕,反而觉得活血化瘀是很有效和安全的。包括我自己使用小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治疗热入血室证收效后,更坚定对经方的追随,仲景诚不欺人!医案1是一个很虚弱的病人,为什么不大用补药的原因就在于子宫肌瘤,子宫肌瘤是要补大的,在中医上说肌瘤就是zhen(打不出这个字)瘕,需要攻的,所以活血化瘀是合适的,另外活血化瘀治疗这种色暗的座疮,病人舌头紫,皮肤又有点干燥花纹的都是很有效的,其实血府逐瘀汤就是桂枝茯苓丸的升级版,这也是我的理解。如果想对子宫肌瘤的病人进补,只能用杜仲、补骨脂这种比较平补的药。另外,活血化瘀最佳时机就是月经前,这样才活血祛邪,活血不伤正。
最后我还想讲一个反物质的问题,就像附子,在越阴暗的地方采来的附子质量最好,附子要对抗阴暗的环境必须要有对抗这种环境的物质,这就是反物质理论。
徐同学发言:
桂枝汤:桂枝三两,芍药三两,炙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
12、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桂枝辛温,解肌祛风,温通卫阳,以散卫分之邪。芍药酸苦微寒,敛汗、滋阴,养血和营。桂枝配芍药,一散一收,发汗中寓敛汗之意,与和营中又有调卫之功。生姜辛温发散,降逆止呕,佐桂枝发散风寒以解肌;大枣甘平补中,助芍药益阴而和营。炙甘草甘平,调和诸药,配桂枝、生姜、大枣辛甘化阳以助阳;配芍药、大枣酸甘化阴以滋营。
    五药相合,共奏解肌祛风,调和营卫,滋阴和阳。发汗而不伤正,止汗而不留邪,为治疗太阳中风证的主方。
柯琴《伤寒论附翼》中赞桂枝汤为“仲景群方之魁,乃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之总方”。   
背景
《伤寒杂病论》约成书于东汉末年,当时战争频繁,百姓们自然是饥寒交迫,颠沛流离,这样必定导致人们形容憔悴,消瘦。强烈的惊恐导致的心动悸、烘热、出冷汗,饥饿导致干呕、腹部阵阵的隐痛,反复的出汗导致全身的肌肉酸痛,寒冷的刺激鼻留清涕、关节痛、恶风,这就是桂枝汤证。桂枝汤中的药物都是食用药,相当于今天的麻辣汤,喝上一碗,然后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稀粥,盖上被子睡一觉。病人自然会微微出汗,一觉醒后,许多症状必然减轻。桂枝汤不是发汗剂,而是服后人体阴阳协调,机体各种调节功能恢复的标志!(取自《经方的魅力》?黄煌)
药物分析:
桂枝配甘草,有桂枝甘草汤,“64、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发汗过多心阳暴虚,桂枝甘草汤中桂枝量用至四两,且一次顿服,清代医家柯韵伯称此方为补心阳之峻剂,仲景治心阳虚常常用此药对,如误下而至心胸阳气不足用桂枝去芍药汤,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治心阴阳两虚的炙甘草汤,治疗心脾气血阴阳不足的小建中汤。
黄煌:用桂枝肉桂,要看人的唇舌,其色暗淡者,最有效,最安全。
甘草:性甘平,有补气健脾、祛痰止咳、缓急止痛、清热解毒、调和诸药的作用。
炙甘草用功偏补益,清热解毒用生甘草
311、少阴病,二三日,咽痛者,可与甘草汤,提示咽痛是甘草汤的主治。
近代医家张锡纯,对于肺结核初期,咳嗽吐痰,微带腥臭者,用生粉甘草为细末,每服钱半,用金银花三钱煎汤服下,屡屡获效。
芍药配甘草:有芍药甘草汤是治疗脚挛急的专方,患者常述说下肢肌肉疼痛,步履困难,黄煌称这一特征的为“芍药脚”,《朱氏集验方》称芍药甘草汤为“去杖汤”。芍药甘草汤为解痉挛的基本方,各种痉挛性疾病均可使用。伤寒中芍药甘草汤的比例是1:1,后世应用多加大芍药的用量。
临床上用大剂量的芍药有通大便的作用,(黄煌用大剂量芍药时,常常询问患者的大便是否干结。芍药对大便干结如栗者,最为适合。大量的赤芍对黄疸不消者常常有惊人的疗效。有位患有胆汁淤积型肝炎肝硬化的女患者,用赤芍白芍甘草,寥寥三味药,竟然使黄疸大退,肝功能好转(可能就是芍药甘草汤的解痉作用,舒张了胆管括约肌)。江厚万医师也有类似经验,但他用量甚大,达250克!)
另外,也有“利小便”的作用,应用于治疗肝硬化腹水,肾病水肿。岳老在《谈芍药》一文中认为:芍药味酸,能敛能泄,临床上凡吐血、便血皆可用之,如果妇女血崩辨证属于脾不统血者,可在归脾汤中加用芍药一二两,往往可以收到止血效果。如此散落的用药经验,还有待我们好好去整理继承。 (由于我的学习,很大程度上受到黄煌的启发,个人以为,学习中医应从药物的实际应用入手,不要过分地沉溺于所谓地理论,充分地把握了药物的各种实际用法,同时掌握现代医学相应的生理病理知识,中医学习之路可能就明朗很多了。)
桂枝汤的方证:
1.自汗,恶风,发热或自觉发热;
2.上冲感,动悸,肌肉痉挛拘急;
3.脉浮,或虚,或缓,或数,或大而无力,舌质淡红或暗淡苔薄白。
(学习方子,就要从方证,药证结合病人实际的体质入手,而后加减化裁,拓展运用。)
桂枝汤证的把握可以从多方面来考虑,往往对于原文中出现的任何一症都不可轻易放弃,如桂枝汤原文12条中对“恶风”一症,临床可不限部位(局部、全部、甚至单条腿),不可拘泥。对于汤中一般用桂枝,除腰痛时用肉桂,另外还可依据患者具体情况采用桂枝汤加葛根、附子、白术等治疗肩周炎;使用桂枝加大黄汤治疗痛风(速效)。
     加减:桂枝加葛根汤、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桂枝新加汤、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加桂汤、桂枝加大黄汤;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桂枝去芍药汤,不止是治疗太阳病中风,而是适用范围很广……
13、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柯韵伯《伤寒来苏集》中:“此条是桂枝本证,辨证为主,合此证即用此汤,不必问其为伤寒、中风、杂病也。”许多老中医专家,看病,常常只是抓几个主要症状,就可以立法处方,这是在大量临床基础上,将辨证过程简化浓缩的结晶。
医案:一:大概是三周前,我和叶学长到14号楼,一阿姨,主诉:常年头痛,需服止痛片方可止痛,导致夜寐不安,故准备辞职修养。另外由于来自北方,饮食不适应,常常觉得不舒服,余无不适,叶学长,说用酸枣仁汤,我一听头痛,难以入睡,为主证,正好,于是就开了酸枣仁汤合甘麦大枣汤加了夜交藤,月季花,珍珠母柒帖,头痛症状大大好转,睡眠改善,自述已停用止痛片。(头痛必用川芎。如不愈加各引经药。)
    二:手癣:苦参15g,花椒9g,陈醋300ml用文火煎至100ml,三者混合密封20天,即可外敷使用,治愈一例(之前用西药反复发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药王弟子 栈币 +6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0-2-23 11:17

TOP

领教了,经方永远都值得学习效法应用
有是证,用是药,确实掌握药性之四气五味、升降浮沉、七情畏反,再经过辨证论治,才算是学好经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