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中国传统相学源流小考[转]

中国传统相学源流小考[转]

中国传统相学源流小考[转]
中国传统相学源流小考
[作者:秦砖汉瓦•清风明月]

中华神州,天宝蕴物华,地灵生人杰。中华民族,道德方正,智慧圆融。中国传统相学,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1.萌芽时期(先秦)
远古及夏、商、周三代,有关相学的记载很少, 但关于“圣人有异相”的观念和看相的意识已经出现。《竹书纪年》载:“黄帝生而能言,龙颜有圣德。颛顼首戴干戈。帝喾生而骈齿。帝尧眉八彩,面锐上丰下。帝舜目重瞳,龙颜大口。帝禹耳参,胸有玉斗。成汤臂四肘,皙而有髯。文王四乳,武王骈齿望羊。”《五帝外纪》载“伏羲人首蛇身,神农人首牛身,后稷枝颐异相,皋陶色加削瓜。伊伊面无须麇,付说身如植鳍,闳夭须髯蔽胸,周公身如断葘。”《史记》的《五帝本纪》、《补三皇本纪》中亦有类似的记载。这些话日后每为历代相家所称引。
至春秋战国时代,相学初见端倪。《左传》文公元年、宣公四年、昭公十一年,《逸周书•太子晋解》,《史记》的赵世家、越王勾践世家、秦始皇本纪,《战国策》等保存了一系列相人的记载。出现了善相的叔服、叔向、梓慎、裨灶、卜偃,子韦、姑布子卿、唐举等人,其中以叔服、姑布子卿、唐举三人最著名,在相学的发展阶段,他们是一行筚路蓝缕者。
在先秦诸子中,孔子、孟子、荀子三人与相学关系较多。关于孔子与相学的关系,我们从《史记•孔子世家》、《韩诗外传》中可见一斑。《孟子•离娄上》中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观其眸子,人焉瘦哉。”这里精辟地论述了人之外貌与内在思想的关系,对日后相关的心相论有重要指导意义,为历代心相论者奉为圭皋。荀子对相学较有研究,还专门写下了批判相学的《非相篇》。
2.形成时期(两汉)
至两汉时代,相学获得重大发展。《汉书》的高帝纪;《史记》的绛侯周勃世家、外戚世家,《楚汉春秋》等史籍中保存了很多相学记载。出现了许负、吕公等相学人物。在汉代相学家中,以许负最著名。许负本一妇人,以善相被汉高祖封鸣雌亭侯,据《怀庆府志》载,许负著有《德器歌》《五官杂论》《听声相行》等。《夷门广牍》中今收有明代周履靖校梓的《许负相法十六篇》,敦煌相书残卷中亦有传为许负之作者。东汉,王充《论衡》中有《骨相篇》,王符《潜夫论》中有《相列篇》,对相学进行了专门的讨论。《汉书•艺文志》中有《相人》24卷。据《史记•张丞相传》载:“韦贤至大鸿胪,有相工相之,当至丞相。……贤后竟为丞相:”由此可见,汉代已有了专门的“相工”,属大鸿胪管辖。从上述情况看,相学在汉代已基本形成了,这与汉代神秘文化的兴盛大有关系。
3.发展时期(魏晋南北朝)
这一时期的相学得到进一步的普及和发展。在《三国志•魏志》中有管辂、朱建平相人的记载,在《北齐书•皇甫玉传》中有皇甫玉、吴士、贾子儒相人的记载,《南史》中的沈攸之传、柳元景传、李安民传,《南齐书》中的戴僧静传,《梁书》中的吕僧珍传,《南史》中的章昭达传等处还保存了大量生动的相学史料。魏时王朗、曹植各著有《相论》,梁陶弘景、刘孝标各写有《相经序》。查阅这一时期的正史及稗史,相学史料俯拾皆是。
4.第一高峰期(隋、唐、宋)
隋朝以后,相学进入成熟阶段。隋代的相学记载,主要见于《隋书》的韦鼎、来和传。《隋书经籍志》“五行类”收有《相书》四十六卷,《相经要录》二卷,《相手版经》六卷三种。
唐代,相学大盛。史料见之于《唐书》袁天纲传、乙弗弘礼传,《全唐诗话》、《大唐新语》、《金华府志》、《宣城县志》、《怀庆府志》、《剧谈录》、《北梦琐言》、《感定录》、《朝野佥载》等。唐代相学家有袁天纲、张憬藏、乙弗弘礼、金梁凤、陈昭、夏荣、骆山人、龙复本、丁重、周元豹、刘思礼、袁客师、薛大鼎、桑道茂、孙思邈、李生、孙生等人。在通天年间,刘思礼因迷信相术与綦连耀共同谋反,事败被诛,连累名士三十多人,族杀一千多人。大诗人杜牧好相学,在《樊川文集》中虽写了《论相》一文反对相术,但晚年《自撰墓志》仍顾尔自相一番。朝愈,白居易的诗文之中亦可见其迷信相学的痕迹。《敦煌宝藏》中收录的相学残卷即为唐人写本。唐代相书达三十多种,计有139卷。
宋代,相学已相当发达。史料主要见之于《宋书》陈抟传、《湘山野录》、《桯史•内黄》、《江宁府志》、《扬州府志》、《松州府志》、《浙江通志》、《齐东野语》、《贵耳集》、《容斋随笔》等处。相学家主要有陈抟、麻衣道者、僧妙应、傅珏、刘虚白、布袍道者、妙应方、耿听声、余渭礼等。宋代文人苏东坡、辛弃疾、黄庭坚也好相学,在他们的笔下,迷信相学思想时有流露。宋代太宗时期,曾禁相,甚严厉,但并未阻止相学发展。《宋史•艺文志》收有相书31种,74卷。《通志•艺文六》收有相书73部,多达195卷。后世流传的《月波洞中记》、《玉管神照局》即在宋代出现。《麻衣相法》相传亦出于此时。
唐宋时期,儒、释、道三教渐趋合流,整个神秘文化系统化、理论化,相学的兴盛与发达与这种大的时代文化氛围是一致的。
5.第二高峰期(元、明、清)
关于元代的相学史料,笔者所见较少,只见《江宁府志》载有相学家蔡槐的事迹,《辍耕录》载有李国用相赵孟頫的事迹。《人伦大统赋》成书于元代,相学至元代,出现发展的暂时低谷,但蒙元运祚不及百载,俟明代元,相学再获突进。明、清两代,是相学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期,可以说达到了鼎盛和集大成的阶段。
明代的相学史料,主要见之于《明史》的方伎传、艺文志,《明外史》、《浙江通志》、《江宁府志》、《镇江府志》及各种野史稗乘。相学名家主要有吴国才、刘伯温、李槐、冯鹤鹿、僧如兰、张田及袁珙、袁忠彻父子等人。其中以袁氏父子最著名,相学史上脍灸人口的《永乐百问》即来自于明成祖朱棣与袁氏的相学问答。袁珙有《柳庄集》收入《永乐百问》,袁忠彻有《人相大成》等。后世相学界流传甚广的《柳庄相法》便与袁氏父子有关。中国传统相学发展到明代的集大成之作《神相全编》亦托名“宋希夷陈抟秘传,明柳庄袁忠彻订正。”袁氏父子还有《古今识鉴》。对此书增删补益,I明代陆位崇有《续古今识鉴》。另外,明代王文洁著《相法全书》亦有盛名。明修《永乐大典》收有《贵贱定格五行相书》。《明史•艺文志》著录相书三种,一是袁忠彻《古今识鉴》八卷,二是鲍栗之《麻衣相法》七卷,三是李延湘《人相编》十二卷。从史料爬梳中可见,对后世相学影响极为深远的《麻衣相法》和《柳庄相法》二书的成书时代都应在明朝。《麻衣相法》初出于宋,成书于明,定形于清。
在明代的基础上,相学在清代继续向高峰发展。清代的相学名著主要有范文园的《水镜集》、云谷山人的《铁关刀》、棲霞山人的《金较剪》、白峰禅师的《灵山秘叶》、石亭的《燕山神相》、高味清的《大清相法》,、云谷山人的《相图秘旨》、右髻道人的《太乙照神经》、石阶的《海上玄相》、陈淡埜的《相理衡真》等。据笔者浅见,《铁关刀》和《金较剪》的特点是简明扼要;《水镜集》和《相理衡真》的特点是精而全,是继《神相全编》之后的两部集大成之作。在清初,钱谦益文名极盛,其富于藏书,藏书处曰“绛云楼”《绛云藏书目》中收有《许负相法》三卷,《通神照胆经》一卷,《玉管照神》一卷,《古今识鉴》八卷《唐子卿截相编》和《李峦相法》。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清代考据学之风的影响下,出现了《古今图书集成》和《四库全书》两部大型丛书,其中收录了几种在历史上颇有影响的相书。《古今图书集成》收有《神相全编》、《照胆经》,还辑有相学名流列传,相术部纪事,历代相论及相学杂录。《四库全书》收有《月波洞中记》、《太清神鉴》、《玉管照神局》和《人伦大统赋》,并对此四种相书的撰注者、成书年代及版本作了扼要的考辨。在各种史籍丛书中。《古今图书集成》和《四库全书》是收录相书最多的两种。
6.中西汇通时期
入近代、民国以来,会随着中西文化的冲突融合,相学也呈现出中西汇通的趋势。中国古代相学虽仍在传统沿革,西方新相学亦陆续传入。这一时期的相学名著主要有袁树珊的《述卜筮星相学》、《中西相人探原》、汤文奂的《平园相法》、狂若子的《相法集成》、王宇缓的《蟠龙命相》、陶承章的《秘本相人法》、陵空居士的《相门精义》、史广海的《面相秘笈》、何仲箫的《观人稽古录》、吴长贵的《观察术》、张迈生的《东西洋相法》、李川的《女相术》、风萍生的《手相学》、史广海的《手相秘笈》、徐圣熙的《指纹学》、佘萍客的《手相哲学》、王乐天的《中国揣骨相法》。移译的域外相书有:舒在译的《幼儿的手相》、姚少闻译《手相学及指纹之研究》、卢毅安译《西洋骨相学》、程羲译《痣相术入门》。另外,还有署“西方土撰”的《痣理大全》。西方新相学在近代的传入,对中国古代传统相学的冲击非常之大,于今凡论者,称八卦方位和纹者,是沿袭了中国古代传统的相学的概念,而称丘和线者,必是受西方相学的影响。相学在近代以来的沿革递嬗,从一个侧面较为准确的反映了中国近代文化史上中西文化汇通的轨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