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读医杂感] 论黄煌先生的药证问题及中医初学者,该怎样全面认识中医

一位叫“冯雷 ”网友的回帖:

败案很有学习价值啊,不该删的。怎么一个学术论坛还玩这个?

TOP

约论黄煌先生的“不求其全,但求其真”的学习方法

论“求其真,亦求其全”

“求其真,亦求其全”是我个人学习伤寒杂病论的自我要求。

经方论坛里有些学者先生抱着“不求其全,但求其真”的认识仲景经方医学的态度来研习经方或者引导初学。这个学习方法的八字方针也未尝不可,只要是真能沙里淘金,去杂芜而得精纯,不以偏概全,以点代面,能让初学者能够真正全面地认识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从而入仲景之门,入经方研习应用之门,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能提出这八字方针的学习方法的学者自然也是居功至伟的了。

但是,学问,尤其是关乎人性命的医学学问,又特别是具有民族传统文化特质的中医学问,她的学习路子从大方向说不外乎两条,一是从流至源,二是从源至流。从流至源是一个千里之行起于足下,九层之台起于垒土的自然渐进的过程,当学人有一定的临床见识阅历后,她们这时对伤寒金匮的认识是有着许多独特的认识体会的,这个时候的学习经典,远比在课堂上照本宣科得来的真切深刻,一般学人,包括我自己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做临床,读经典,读经典,做临床,这个反复的学习实践过程是伴随着自己一生的,也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才能去反复地认识中医的真,中医的全,什么是中医的真,什么是中医的全。

从源到流地学习中医的方法,这个基本上是要求学人具有天资聪颖的素质的,也是要求学人具有一定的传统文化的修养,同时也是要要求一位相对具有全面深邃的学识,要具眼,要有高屋建瓴从理法和实践上相对全面正确地认识中医的师者。如是,对于初学者来说,从源入手才不会有可能的误入歧途。这个就好像长江黄河的源头,源水歧道甚多,稍不留心,便会误了以后的泱泱正道。

关乎人性命的医学学问,学习方法相对的“全与真”并不相悖。全体即真,真即全体,这个就好如一个整体的“人”,手脚四肢,眼耳鼻舌,躯体与精神意识,请问大家,哪一部分是真,哪一部分是假,,口舌能代表这个“人”吗?手足能代表这个“人”吗?中医有治病求本的治疗原则,中医有因时,因地,因人的三因制宜,中医有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的治疗原则,中医有阴阳五行,脏腑,表里寒热虚实,中医有空中之机,气至而有效等等全面而又真实的理法与实践的基础,这是一个全真的整体,真全的圆融。我们不能说因人制宜是真的,而因地因时虽然全面就不太可能是真的,是这样的吗?,又比如,桂枝可以治疗气上冲,这是真的,但桂枝也可以治疗疼痛,麻木等等,这个难道不真吗?

当然,中医本来全真一体的镜面上在数千年的传承中也不免有些不切临床实际的荒诞杂说附着于其上,这些尘埃是要在实践中扫去的,不然是有害于那些照镜子的中医初学者,以为中医这面镜子不能照人的,或者以为中医这面镜子只有一角才能照影,以为这一角才是中医的真实,全面的镜子不见,只认一角,这会是中医的本来面目吗?

中医的学问,全不碍真,真不碍全。在关于众生性命健康的学问上,中医学人应当自我严格要求,在学问上尽量相对地要求求全,而少理法上的遗算,这个要求不是让人觉得你老到,你学问深邃无边,你没有瑕疵可挑剔,不是面面具到,滴水不漏,而是一个中医人在而今医患关系相对恶劣的时代,一则保护自己,一则尽最大努力去关爱救护病人。其实这也是一名医者的职业本分,医者做学问的基本要求。医者尽心随缘,虚名如我何尔?中医学人的相对求真,在于临床实践的实效,为病家确实地解决痛苦,不务这之外的虚,名,利,权,色等等与医务无关的种种诱惑。

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就是一个全真一体的典范,从方药入,理法丝毫不可离,从理法入,方药丝毫不可离,理事圆融一体,全即是真,真即是全,不能以一理代替众理,一特殊药效代替众效,学仲圣伤寒杂病论,“不求其全,但求其真”的学习方法要深思。

“人命关乎天,用药须审慎,寒热温凉细斟酌。治病如用兵,运筹当妙算,君臣佐使祥调度。”我智不及,但既为医者,当尽最大努力向这个目标前进。

TOP

考虑再三,发了一贴。如同cha斑竹所言,《伤寒杂病论》仲圣自序已完全说明了中医的本质。仲圣承接《内经》《神农本草经》等经典宗旨,演其所知,而著《伤寒杂病论》。使人即使不能彻悟圆明,也能按《伤寒杂病论》来看病,这正是该书宝贵之处。
然而,我们必须知道,词不达意,法无文字。阴阳五行、运气学说,是圣人不得已而所传。《金刚经》云,相非相非非相,名非名非非名。不到那个地步,肯定不会明白。
我没读过黄煌先生的著作,但对他弘扬中医的精神表示敬佩。当然,对他的部分关于中医药证等的解释和论断表示遗憾(见第6、30楼水墨中医先生引述,也许我们直接把药证理解成用药之症状更合适,此证之狭义也,黄煌先生也在书中作了解释。考虑到白话文后,文字传承有断层,药证直接改为药症、用药指征何如?这样大家都不会有疑问了吧)。自仲圣之后,以药王之贤,不敢与仲圣比肩。历代名医,对《伤寒杂病论》多有发挥,惜都未能尽善尽美。窃以为,黄煌先生办论坛出著作,是行初机接引之事;水墨中医先生发本贴,是苦口婆心,嘱我等学习须有明眼,注意差别,是怕我等初学因浅失大,亦是接引初机。我等甚幸。
希望黄煌先生、水墨中医先生能为中医良弼。
几次编辑上述文字,也许我又不够慎言了。

[ 本帖最后由 金戈 于 2012-1-1 14:1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水墨中医 栈币 +10 金戈先生说得好,学习了,祝新年元旦快乐。 2011-12-31 16:34

TOP

金戈先生说得好,学习了,祝诸师友新年元旦快乐。

TOP

也祝愿水墨中医先生元旦快乐

TOP

呵呵!
大家都是中医的栋梁。
祝福大家2012年健康平安万事如意。

TOP

水墨先生论药于临证与医理药理相结合!
论述内容言之有物!尚请别开论帖系统阐述。
或可到杂病广要版本经探要帖继续(呵呵!那是为您专开的帖)。
期待您精彩系统的“药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