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名家医案] 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

痰嗽

    古人所立治痰之法,皆是治痰之标,而不能治其本也,如二陈汤, 上中下久暂之痰皆治之,而其实无实效也,今立三方,痰病总不出其范围也。

初病之痰

    伤风咳嗽吐痰是也, 方用

    陈皮 半夏 花粉 茯苓 苏子 甘草( 各壹钱)

    水煎服。

    二剂而痰可消矣,此去上焦之痰,上焦之痰, 原在胃中而不在肺,去其胃中之痰,而肺自然清肃, 又何致火之上升哉。

    [ 此症医治不善,极易成劳,缘痰嗽皆责之于肺,伤风痰嗽是风伤肺也,若发散燥痰太过,则肺不敛必嗽愈甚,而上呛血丝, 久则肺伤而肾炽,若寒凉滋润太过,则肺不舒必痰愈多,而气喘声痿, 久则金冷而水寒,此方无此二弊,愿病者勿以小病而忽之也。]

已病之痰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正炽者用寒凉之品, 将退者用袪逐之味,今一方而俱治之,方用

    白朮 白芥子( 各叁钱) 茯苓( 伍钱) 陈皮 甘草( 各壹钱) 枳壳( 伍分)

    水煎服,有火加栀子,无火不必加。

    此方健脾去湿,治痰之在中焦者也, 又方

    白朮 茯苓 薏仁至义尽( 各五钱) 陈皮( 壹钱) 益智( 参分)

    水煎服。 有火加黄苓一钱,无火加干姜一钱, 甘草二分。

    此方健脾去湿而不耗气,二剂而痰自消也。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怎么解释?求助指教
久病之痰
www.PharmNet.com.cn整理
    久病痰多,切不可作脾湿生痰论之,盖久病不愈,未有不因肾水亏损者也, 非肾水泛上为痰,即肾火沸腾为痰,当补肾以袪逐之, 方用

    熟地 薏仁( 各壹两) 山药 山萸 麦冬 芡实( 各伍钱) 五味子 茯苓( 各叁钱) 益智仁( 贰钱) 车前子( 壹钱)

    水煎服。

    此治水泛为痰之圣药也, 若火沸腾为痰,加肉桂一钱,补肾去湿而化痰,水入肾宫,自变为真精而不化痰矣, 此治下焦之痰也,又方六味地黄汤,加麦冬五味子,实有奇功,无火加桂附。

滞痰

    夫痰之滞,乃气之滞也,茍不补气,而惟去其痰,未见痰去而病消也, 方用

    人参 陈皮 花粉 白芥子( 各壹钱) 白朮( 贰钱) 茯苓( 叁钱) 苏子( 捌分) 白蔻仁( 贰粒)

    水煎服。

湿痰

    治痰之法,不可徒去其湿,必以补气为先,而佐以化痰之品,乃克有效, 方用

    人参壹两 茯苓 半夏 神曲( 各叁钱) 薏仁( 伍钱) 陈皮 甘草( 各壹钱)

    水煎服。

    盖此方之中用神曲,人多不识, 谓神曲乃消食之味,绝非化痰之品,不知痰之积聚稠粘,甚不易化, 惟用此神曲以发之,则积聚稠粘开矣,继之以半夏、陈皮,可以奏功, 然虽有陈半消痰,使不多用人参,则痰难消,今有人参以助气,又有薏仁茯苓, 健脾去湿,而痰焉有不消者乎。

寒痰

    人有气虚而痰寒者,即用前方加肉桂三钱、干姜五分足之矣。

热痰

    人有气虚而痰热者,方用

    当归叁钱 白芍 麦冬 茯苓( 各贰钱) 甘草 白芥子 花粉 陈皮( 各壹钱) 神曲( 参分)

    水煎服。

老痰

    凡痰在胸膈不化者,谓之老痰, 方用

    柴胡 茯苓 甘草 陈皮 丹皮 花粉( 各壹钱) 白芍 薏仁( 各壹钱) 白芥子( 伍钱)

    水煎服。

    此方妙在百芥子为君,薏仁、白芍为臣,柴胡、花粉为佐, 使老痰无处可藏,十剂而老痰可化矣。

顽痰

    痰成而塞咽喉者,谓之顽痰,方用

    贝母 半夏 茯苓( 各叁钱) 白朮( 伍钱) 神曲( 贰钱) 甘草 桔梗 白矾 炙紫苑( 各壹钱)
www.PharmNet.com.cn整理
    水煎服。

    此方妙在贝母半夏同用,一燥一湿,使痰无处逃避, 又有白矾消块,梗苑去邪,甘草调中,有不奏功者乎。

水泛为痰

    肾中之水,有火则安,无火则泛,倘人过于入房,则水去而火亦去, 久之则水虚而火亦虚,水无可藏之地,必泛上为痰矣,治之法,欲抑水之下降, 必先使火之下温,当于补肾之中,加大热之药,使水足以制火,火足以暖水, 则水火有既济之道,自不上泛为痰矣,方用

    熟地( 壹两) 山萸( 伍钱) 肉桂( 贰钱) 牛膝( 叁钱) 五味子( 壹钱)

    水煎服, 一剂而痰下行矣,二剂而痰自消矣。

中气又中痰

    中气中痰,虽若中之异,而实中于气之虚也,气虚自然多痰,痰多必然耗气, 虽分而实合也,方用

    人参 甘草( 各壹两) 半夏、 南星 茯苓( 各叁钱) 附子( 壹钱)

    水煎服。

    人参原是气分之神剂,而亦消痰之妙药,半夏南星, 虽逐痰之神品,而亦扶气之正药,附子甘草,一仁一勇,相济而成。

湿嗽

    秋伤于湿,若用乌梅粟壳等味,断乎不效, 方用

    陈皮 当归 甘草 枳壳 桔梗( 各壹钱) 白朮( 贰钱)

    水煎服。 三剂帖然矣,冬嗽皆秋伤于湿也,岂可拘于受寒乎。

久嗽

    方用

    人参( 伍钱) 益智仁( 伍分) 白芍 枣仁( 各叁钱) 五味子 白芥子( 各壹钱)
www.PharmNet.com.cn整理
    水煎服。 二剂后, 服六味地黄丸。

    方用

    瓜蒌仁( 去油) 乌梅( 各伍钱) 薄荷 甘草( 各伍分) 人参( 童便浸) 五味子( 酒蒸) 寒水石火煅 杏仁 硼砂( 各壹钱) 贝母( 参两) 胡桃仁( 贰钱去油)

    蜜丸樱桃大,净绵包之, 口中噙化,虚劳未曾失血,脉未数者,皆用之,无论老少神曲效,十粒见功, 二十粒愈,又方用

    人参、当归、细茶各一钱

    水煎,连渣嚼尽,一二剂即愈。

肺嗽兼补肾

    肺嗽之症,本是肺虚,其补肺也明矣,奈何兼补肾乎,盖肺经之气, 夜必归于肾,若肺金为心火所伤,必求救于其子,子若力量不足,将何以救其母哉, 方用

    熟地 麦冬( 各壹钱) 紫苑( 伍分) 山萸( 肆钱) 元参( 伍钱) 苏子 牛膝( 各壹钱) 沙参 天冬( 各贰钱)

    水煎服。

    ●《傅青主男科》目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我要学中医 栈币 +2 热心助人,加分给你买红薯 2011-11-5 16:00

TOP

謝謝樓主整理、发帖!

TOP

回复 2楼 我要学中医 的帖子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正炽者用寒凉之品, 将退者用袪逐之味,,这里怎么解释舌苔白黄与火的问题?白者火正炽也,还可以说是气分欲传营,黄苔怎么说火已退呢?求教各位先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1-8 00:10
  • 我要学中医 栈币 +2 先生很谦虚! 2011-11-6 11:27

TOP

先生很真诚、且谦虚向学,所发的帖子也颇有独到见解。我是个门外爱好者,呵呵,热爱中医却还不懂中医,没法与您探讨这个问题的。相信您的真诚交流,论坛中定有同道中人感兴趣来回应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3 热心助人,加分给你买红薯 2011-11-7 23:35

TOP

引文:

《傅青主男科》痰嗽门

痰嗽
  古人所立治痰之法,皆是治痰之标,而不能治其本也,如二陈汤, 上中下久暂之痰皆治之,而其实无实效也,今立三方,痰病总不出其范围也。
  初病之痰
  伤风咳嗽吐痰是也, 方用
  陈皮 半夏 花粉 茯苓 苏子 甘草( 各壹钱)
  水煎服。
  二剂而痰可消矣,此去上焦之痰,上焦之痰, 原在胃中而不在肺,去其胃中之痰,而肺自然清肃, 又何致火之上升哉。
  [ 此症医治不善,极易成劳,缘痰嗽皆责之于肺,伤风痰嗽是风伤肺也,若发散燥痰太过,则肺不敛必嗽愈甚,而上呛血丝, 久则肺伤而肾炽,若寒凉滋润太过,则肺不舒必痰愈多,而气喘声痿, 久则金冷而水寒,此方无此二弊,愿病者勿以小病而忽之也。]
  已病之痰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正炽者用寒凉之品, 将退者用袪逐之味,今一方而俱治之,方用
  白朮 白芥子( 各叁钱) 茯苓( 伍钱) 陈皮 甘草( 各壹钱) 枳壳( 伍分)
  水煎服,有火加栀子,无火不必加。
  此方健脾去湿,治痰之在中焦者也, 又方
  白朮 茯苓 薏仁至义尽( 各五钱) 陈皮( 壹钱) 益智( 参分)
  水煎服。 有火加黄苓一钱,无火加干姜一钱, 甘草二分。
  此方健脾去湿而不耗气,二剂而痰自消也。
  久病之痰久病痰多,切不可作脾湿生痰论之,盖久病不愈,未有不因肾水亏损者也, 非肾水泛上为痰,即肾火沸腾为痰,当补肾以袪逐之, 方用
  熟地 薏仁( 各壹两) 山药 山萸 麦冬 芡实( 各伍钱) 五味子 茯苓( 各叁钱) 益智仁( 贰钱) 车前子( 壹钱)
  水煎服。
  此治水泛为痰之圣药也, 若火沸腾为痰,加肉桂一钱,补肾去湿而化痰,水入肾宫,自变为真精而不化痰矣, 此治下焦之痰也,又方六味地黄汤,加麦冬五味子,实有奇功,无火加桂附。

——————————————————————————————————

注意:俺纯属是门外汉(所以声明一下,是以免有误导之嫌疑哈),俺亦是刚接触中医,连医书的名字都还知道不多,对医理更不敢说看得懂,对这段文字俺也是临时寻找资料来帮助理解,一时头脑发热,顶着班门弄斧的帽子,只是凑个热闹来提些门外汉的问题,亦算表达俺对中医的热爱,也算是表示重在参与的精神:(请方家多多批评指点,以释我之疑惑)呵呵!

1,从这段文字来看,傅青主的辩证思路总纲是什么?
傅青主此文,乃论痰之初起、已病、久病,初起于上焦,渐则入中焦,久则至下焦。从这里三焦阶段之论,似乎其思路明显带有温病学的思想。
    温病学系统形成于明清时期,傅青主生于明朝后期,或许可以理解其已经形成了这思路,不过还是要问,傅青主的此三焦辨证观点,是否真的是百分百温病学思路?或许只是部分?
    为了理解这段文字,还需要将傅青主的时代背景、所学渊源、辨证思路摸清楚点,方便理解!

2,上焦之痰为何在胃而不在肺,则与肺何干?脾胃属于中焦,为何又说上焦之痰?难道是说上焦之痰出与肺而留于胃?
    他说“上焦之痰,原止在胃中而不在肺。去其胃中之痰,而肺金气肃,何致火之上升哉。”从其肺气主之,便知仍为上焦之痰,金是主气,金气肃,金乃火之休地,所以他才说“何致火之上升哉”!是吗?

3,石室秘录 卷四(御集)痰治法上面载:“已病之痰,痰在中焦也。”
    问题:为何痰在中焦要先观其色之白与黄?
    这个观其色之白与黄,是观什么的颜色?痰吗?面色吗?舌苔吗?还是什么?俺索性断章取义认作“痰”的颜色,问题又来了,如果是观“痰”的颜色,若痰吐不出,又如何能观之?所以未必就是观痰的颜色吧?
    他是讲观察痰颜色的白与黄,白色属金,黄色属火,那么这里为什么要提到火?第一段论痰在上焦的时候说“肺气肃,何致火之上升哉?”,也提到火,只是说上焦之火不必太理会而已,温病学的观点“胃喜润恶燥,邪入中焦而从燥化,则出现阳明经(胃、大肠)的燥热证候;”,是说明中焦之症要理会“燥热”所以要提及这个“火”吗,傅青主也是因为这种观点而提及“火”的吗?
    他讲“黄者,乃火已将退也;白者,火正炽也。”这是讲痰的颜色,痰黄色,说明“火”随痰而出,体内正在退火,痰痰白,白主金,金盛而无火克之乃白之正色,即说明中焦之“火”仍未退,痰白,即体内金气出,阴退而阳进,若金与火战,战败而退,所以随痰而出,既然阴退而阳进,即说明体内“火正炽也"。是吗?
    他说“火炽者,宜用寒凉之品:火将退者,宜加祛逐之品。”这里的“火将退者”是指,痰黄者,“宜加祛逐之品”,就好像是战斗双方,一方败退,而另一方宜乘胜追击,宜将胜勇追穷寇,于是宜加祛逐之品,此祛逐,即要如秋风扫残叶之功效!“寒凉之品”有战斗灭火之功,“祛逐之品”有乘胜驱逐之效。是么?
   
4,痰在下焦而论,他说“至于久病之痰,切不可以作脾湿生痰论之。盖久病不愈,未有不肾水亏损者,非肾水泛上为痰,即肾火沸腾为痰。此久病之痰,当补肾以祛逐之。”,根据温病学的说法,下焦病属肝肾伤阴之症,傅青主亦是这种思路吗?

5,他说“有此三方,再看何症,出入加减,治痰无余事矣。”,这个结论说明了傅青主对三焦辩证思想的重视,他认为痰不出此三焦纲领之外了吗?或有例外?或许傅青主只是提纲挈领而已,让人根据此纲领来变通活用,或增或减,或遵或改,或随或变,皆在辨名因由,因时因地因人因病制宜!譬如,由此纲领统率之下,具体又可根据痰症的成因、特点、甚至各人体质 作进一步的分别而论,从成因而论,有因寒、因暑、因湿、因风、因燥,或因情志、因饮食,等等,从特点而论,又有火痰、郁痰、实痰、虚痰,等等,而人的体质、甚至当时的天时气候水土特征甚至运气司令如何等等,亦还可细分无穷,但虽然万象纷纭,但统之于“三焦”纲领,所以能“运转无穷”。此以一“纲”而统万“殊”,打个比喻就好象:宇宙万物,变化无穷,然而枢机在握,虽万变亦能不出乎指掌之间也(所谓纲领者,即如诸天之北斗也,星学之中,北斗乃天地之枢机)!这么理解合适吗?

6,如果(傅青主)上文果真有温病学的思想,并以之作为纲领的话。那么温病之外的痰症又当如何论之?或者还是纲领与个别的关系吗?俺对温病学未多了解,所以再问:温病学是否属于一个自成体系的纲领?可以独立于其他纲领之外的,即以此纲领能解释所有的病症了吗?若还有病出乎此纲领之外者,则说明此纲领是有适用范围的!譬如的讲,温病是否与伤寒不同?是角度不同?还是范围不同?若是角度不同,则同一病症,应是既可以以伤寒辨之,亦可以以温病辨之,如从不同角度看同一件事情而已;若是范围不同,则是伤寒之病必不属温病,而温病亦不能以伤寒视之也,如同本属两件不同之事情,不可等同视之!

        我的问题可能在大家看来会比较傻,不过俺不懂就是不懂,不怕大家笑,我就是要来了解和学习的哈!

[ 本帖最后由 一壶浊酒 于 2011-11-7 01:2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程学医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1-8 20:48
  • cha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1-8 00:11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转载《石室秘录》的痰治法
作 者:(清)陈士铎
——————————————————————

论治初起之痰 已病之痰 久病之痰 论老痰 顽痰


石室秘录 卷四(御集)痰治法
       论治初起之痰 已病之痰 久病之痰 论老痰 顽痰
       天师曰:痰治者,痰塞于咽喉之间,虽是小病,而大病实成于此,古人所以另立门以治之。然而所立之方,皆是治痰之标,不足治痰之本也,故立二陈汤,以治上中下新暂久之病,通治之而无实效也。今另立三方,一治初起之痰,一治已病之痰,一治久病之痰。痰病虽多,要不能越吾之范围也。初起者,伤风咳嗽吐痰是也。用半夏一钱,陈皮一钱,天花粉一钱,茯苓一钱,甘草一钱,苏子一钱,水煎服。二剂可以消痰矣。此方去上焦之痰也。上焦之痰,原止在胃中而不在肺。去其胃中之痰,而肺金气肃,何致火之上升哉。已病之痰,痰在中焦也。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最宜分明。黄者,乃火已将退也;白者,火正炽也。火炽者,宜用寒凉之品:火将退者,宜加祛逐之品。吾今立一方,俱可治之。白术三钱,茯苓五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白芥子三钱,栀子一钱,火痰加之,枳壳五分,水煎服。此方系健脾之剂,非祛痰之剂也。然而痰之多者,多由于脾气之湿。今健其脾气,则水湿之气下行,水湿既不留于脾中,又何从而上出,况又加之消痰之圣药,而痰有不安静速亡者乎。至于久病之痰,切不可以作脾湿生痰论之。盖久病不愈,未有不肾水亏损者,非肾水泛上为痰,即肾火沸腾为痰。此久病之痰,当补肾以祛逐之。方用熟地五钱,茯苓三钱,山药三钱,薏仁五钱,芡实五钱,山茱萸三钱,北五味一钱,麦冬三钱,车前子一钱,益智仁三分,水煎服。此治水泛为痰之圣药。若火沸为痰者,内加肉桂一钱。此方之妙,纯是补肾之味。而又兼祛湿之品,化痰之味。水入肾宫,自变化为真精,又安有升腾为痰者乎。此治下焦有痰之法也。有此三方,再看何症,出入加减,治痰无余事矣。
       张公曰:三方极妙,可为治痰之圣方也,然予尚有方在。初起之痰,用天师方可也。已病之痰,予方亦佳,并附于后。用白术三钱,茯苓三钱,陈皮一钱,天花粉二钱,益智仁三分,人参三分,薏仁三分。有火者,加黄芩一钱:无火者,加干姜一钱,水煎服。此方亦健脾而去湿,且不耗气,不助火之沸腾,二剂而痰症自消。久病之痰,用予六味丸汤加麦冬、五味,实有奇功,可与天师方并传万古也。无火者,加附子、肉桂可耳。
       华君曰:予尚有二方,治痰之久而成老痰者。方用白芍三钱,柴胡一钱,白芥子五钱,茯苓三钱,陈皮三分,甘草一钱,丹皮二钱,天花粉八分,薏仁五钱,水煎服。此方妙在用白芥子为君,薏仁、白芍为臣,柴胡、花粉为佐,使老痰无处可藏,自然渐渐消化。此方可用八剂,老痰无不消者,方名消渴散。又方治顽痰成块而塞在咽喉者为顽痰,留在胸膈而不化者为老痰也。方用贝母三钱,甘草一钱,桔梗三钱,紫菀二钱,半夏三钱,茯苓三钱,白术三钱,神曲三钱。白矾一钱,水煎服。此方妙在贝母与半夏同用,一燥一湿,使痰无处藏避,而又有白矾以消块,桔梗,紫菀以去邪,甘草调停中央,有不奏功如响者乎。二方亦不可废也。(火沸为痰,反加肉桂,此火不及水折也。李子永识。)

化痰饮



【处方】 天花粉1钱,甘草1钱,陈皮5分,半夏1钱,苏子1钱。

【功能主治】 痰在上焦,痰盛闭塞作痛。

【摘录】 《石室秘录》卷三


化痰涎方



【处方】 明矾1两(枯过),白僵蚕半两(去头脚丝)。

【制法】 上为末,研生薄荷令烂为丸,如绿豆大。

【功能主治】 化痰涎。主痰饮,咳嗽。

【用法用量】 每服20丸,薄荷汤送下,1日3次。

【摘录】 方出《续本事》卷五,名见《普济方》卷一六五

化痰四物汤



【处方】 当归(酒洗)、川芎、赤芍、陈皮、半夏(汤泡,姜炒)、白茯苓(去皮)、桔梗(去芦)、枳实、青皮(去瓤)、香附米各等分。

【制法】 上锉。

【功能主治】 痰壅不利,胸膈不宽。

【用法用量】 加生姜5片,水煎,温服。

【摘录】 《鲁府禁方》卷三

化痰清眩丸



【处方】 法夏2两,云茯苓1两,炒枳壳5钱,元明粉3钱,胆星5钱。

【制法】 上为细末,神曲糊为丸,如绿豆大。

【功能主治】 脾胃虚热,运化失司,致湿聚生痰,阻于中州,升降失和,而致头晕目眩。

【用法用量】 每服2钱,早、晚米汤送下。

【各家论述】 本方宗导痰汤化裁,加元明粉为增清热邪、除水饮之力,俾痰湿消除,中州升降调和,而眩晕自愈。

【摘录】 《慈禧光绪医方选义》

化痰清火汤



【处方】 南星、半夏、陈皮、苍术、白术、白芍、黄连、黄芩、栀子、知母、石膏、甘草。

【制法】 上锉。

【功能主治】 嘈杂。

【用法用量】 加生姜3片,水煎服。

【各家论述】 以南星、半夏、橘红之类以消其痰,芩、连、栀子、知母之类以降其火,苍术、白术、芍药之类以健脾行湿,壮其本元。又当节欲,无有不安者也。

【摘录】 《古今医鉴》卷五

化痰桔梗丸



【处方】 桔梗2两,半夏(净洗去滑)4两,茯苓4两,干姜半两。

【制法】 上为末,稀糊为丸,如梧桐子大。

【功能主治】 化痰。主

【用法用量】 每服15或20丸,饮送下。

【摘录】 《元和纪用经》

化痰健脾丸



【处方】 人参3两,白术3两,枳实1两,半夏1两5钱,陈皮1两5钱,胆星1两5钱,蛤粉1两,赤苓1两5钱。

【功能主治】 脾胃弱而有痰者。

【用法用量】 神曲糊为丸服。

【摘录】 《医学六要·治法汇》卷一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

回复 6楼 一壶浊酒 的帖子

谢谢先生指教。立论温病,更开我辈视野。受教了。

TOP

回复 7楼 1342393262 的帖子

我是新浪会员,如果那位医友需要寻找书籍,我可以试着帮找寻。主要是上传不太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3 热心助人!欢迎上传。 2011-11-8 00:11

TOP

已病之痰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正炽者用寒凉之品, 将退者用袪逐之味,今一方而俱治之,方用

    白朮 白芥子( 各叁钱) 茯苓( 伍钱) 陈皮 甘草( 各壹钱) 枳壳( 伍分)

    水煎服,有火加栀子,无火不必加。

    此方健脾去湿,治痰之在中焦者也, 又方

    白朮 茯苓 薏仁至义尽( 各五钱) 陈皮( 壹钱) 益智( 参分)

    水煎服。 有火加黄苓一钱,无火加干姜一钱, 甘草二分。

    此方健脾去湿而不耗气,二剂而痰自消也。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怎么解释?求助指教

楼主帖中所问当为问此处之解。

3楼回帖当为楼主所思如下: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正炽者用寒凉之品, 将退者用袪逐之味,,这里怎么解释舌苔白黄与火的问题?白者火正炽也,还可以说是气分欲传营,黄苔怎么说火已退呢?求教各位先生

呵呵!
楼主也是用温病学说来表达自己的理解。
何须客气言浊酒先生立论温病开阔视野。
5楼所论问题思路甚广而灵活!
部分内容已略渋及楼主之问题:
“必观其色之白与黄而辨之,黄者火已退也,白者火正炽也。。。”
是看舌苔颜色呢还是看痰色?还是其它。。。
如何理解为宜?
欢迎大家发帖探讨。
楼主学习热忱自能有思。
赞!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程学医 栈币 +3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11-11-8 20:51

TOP

回复 5楼 一壶浊酒 的帖子

浊酒先生思路敏捷所提问题佳。
论坛交流乐趣多还可养生健体。
呵呵!肉麻一下。
02版主想您了!热门版块!

TOP

02版主前段时间忙于考试…回来看到楼主发帖虚心请益,定会乐见于论坛添新色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2 热心助人,加分给你买红薯 2011-11-9 00:48

TOP

治痰大法有处寻

治痰千方,总不离茯苓和半夏,茯苓渗湿,半夏化痰,其他药品,根据是热是寒,是实是虚,属脾属肾,斟酌选取用之。
古人判断痰是热是寒有法,痰入清水中,迅疾化为清水,当属寒属虚;痰入清水中,不化,则属热属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ha 栈币 +3 热心助人精彩互动 2011-11-9 00:49

TOP

很好的交流帖!
几位栈友能学善思很棒很棒!
学无止境!大家多角度交流。

TOP

其实,气血通和谈不到“痰”,病则盈通虚滞,为痰!总之,大家讨论的很精彩!各抒己见,活泼圆通!

[ 本帖最后由 zhao2002 于 2012-1-21 16:28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