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内经》与《伤寒》背后的术数之影

现在的中医之病也极多,业医者本身大多急功近利,恨不能著述等身,名垂青史。年纪轻轻便是这样著述那样著述,外行眼里倒是一赞,行家手中那是浪费纸张贻误后人的。水墨是名书狂,每至市里,必是趋于书店寻觅佳作,说实话,真好之书太少太少了,多是充数之作,即使古来医籍也多如是,可不叹哉。

好了,一切随缘,作真中医,养平常心足矣。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可以一观:
“熊继柏临证医案实录”这是水墨最近于书店发现的一本可看之书。

另外,李静师父的医案大家可以多细看看,里面是有东西的,切莫小视了。

TOP

回复 59楼 水墨中医 的帖子

卢崇汉先生告诫刘力红先生。
行医未满五十年不可写书!
立意的确是好的。
但是您能保证自己活那么久吗?
其实《思考中医》一书近几年也很受好评!
书中大多是对中医理论的探讨。
我看完後觉得对中医的学习有继承和启发作用。
因为现代人教育制度不同,学习体会也不同了。
同样的内容在清朝(含前)时的中医们可能会不想看?
因为这些内容可能他们那时代的人都不算难的。
书有很多种,当然也可以死後再由门人出版。
(如果有门人的话)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已经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上帖也是希望鼓励大家发帖对学习的一种目标。
当然我自己也很希望能作到做好。
其实物理化学很多学科的若贝尔奖都是在年轻时就发表了得奖论文和成果。
学术不要僵化是很重要的!(当然错的会直接被丢到垃圾桶)
学习要尊师重道!相处要和谐理性!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要发挥自己的潜能和智慧。
当然过程中只能自信不可自大!还要善学善问!
人生不一定目标都能实现!
但还是要有志向。士不可不弘毅!

您问:
水墨的文字习气很重,而且这些文字有很重的业力,
cha版主同志没看出水墨时时想痛改前非,
但时时又屡犯的毛病吗?

难道您没有感觉我用心良苦吗?

呵呵!我也是再跟大家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
谢谢水墨指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水墨中医 栈币 +10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2010-12-23 17:55

TOP

另外补充一句,一定要多研中药、

TOP

相互学习,共同进步。cha版主不要多心误会。

TOP

七七八八之释

阴平阳秘:女子体阴用阳,以损藏少阳为和。男子体阳而用阴,以增益少阴为和。

生生之机,阴阳之道,就冲和而勿极。

男女这个阴阳体用的不同,是可以细细分解男女不同的生长发育的生理特性的,这里水墨约说:

女子阳以用事,故长速而多外慧内浊,阳以损藏为吉。女子卦似于否,故天赋女子以为宇,涵育万物者女子也,至其七七,则多否极而复泰。。。。。。
男子阴以用事,故发迟而多内慧外浊,阴以增益为吉。男子卦似于泰,故天赋男子以为器,承载大道者男子也,至其八八,则多泰极而复否。。。。。。

常趋泰和,长生不已。是以为七七八八之道也。

TOP

  易经六子卦中,震、坎、艮为长男、中男、少男;巽、离、兑为长女、中女、少女。震、坎、艮皆为一阳二阴,而巽、离、兑则为二阳一阴。此其雌雄之别,不在爻数多寡,而在其所致用。尝思万物性情各异,何以阴阳二分为统?生化之情,亦何在阴阳二数之间?或不取三数四数之例?后观先天八卦图恍知,乾数一,斯以为浑元之气。性情者,万物相偏而分,此禀于兑卦。兑者即为性情。兑亦为分化,亦为显现,万物呈不同的显现。兑数二,故其特征各异,然根本者,在于阴阳二端也。故而阴阳为性情之总根。
  既已分之,则有余不足相别。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阳刚阴柔各即其位,乾坤为男女之本体。六子卦为阴阳杂合,显现出雌雄的不同相位。震巽为初相,坎离为中相,艮兑为末相。其中尤以坎离为重要。《参同契》曰:坎男为月,离女为日。水火合作既济卦,既济者,概以言之,即太极始也。其余泽山咸卦,雷风恒卦,皆象夫妇之道。
  然内经《上古天真论》何以七七八八立论而不取乾一坤八之数为纪?此因乾坤概为阴阳之体,乾一正统,坤辅八方,此其本义。是为先天性情之本,而论其纪数则非。
  然人形之发育,此后天形化之序,故取后天数。时纪者,终始也。六子卦中,阳终于艮,艮为阳之纪(考象于剥卦);阴结于兑,兑为阴之纪(考象于决卦)。艮数八而兑数七,故有女七男八之纪。
  若以人体先天能量由高至低的生命过程看,一纪象乾,体气纯阳;二纪象兑,体形分化而精气泄;三纪象离,精气满盛;四纪象震,身形皆壮;五纪象巽,阴气始生;六纪象坎,肾气始衰;七纪象艮,形皆惫塞。艮为坤绝,故女子纪不过坤而天癸止。八纪纯阴,肾无余气,天癸绝无,齿发皆去。
纵横阴阳十四经三百六十穴,针砭时病;运筹四气五味八法百药千方,草木皆兵。

TOP

中医真的很好!有缘朋友好好诊惜!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12-25 15:19 编辑 ]

TOP

以上只说各自的附会,能否合于古圣先贤之心,则唯有天知了。凡言之有道,以博视听,亦为益事。
纵横阴阳十四经三百六十穴,针砭时病;运筹四气五味八法百药千方,草木皆兵。

TOP

凡物之生也,皆始于少而终于老,七七八八少阴少阳之数也。太极有分二分三之别,在少阳分二之太极中,一谓之始,二谓之终。于其三分中,少阳之太极则一谓之始,二谓之成,三谓之终。二分三分太极中,二三之终数亦是极化之数,始终反复之道是太极之道,三阴三阳合则一太极,分则十二太极,再分则二十四极,彼此相互含摂而圆融无碍,今举少阳一太极,足少阳为之始,手少阳为之终。则余皆例之。

女子禀先天坤阴,化而成形落地,其阴阳体气始像于“姤”。“姤”内里一阴老阴也,阴在内而陷,故女子阴器凹。女子体阴用阳,初长一七之内,始发少阳以配老阴,老阴者厥也,故女子以肝为先天,少阳弱而不足以发阴,故至二七而少阳极方足以发阴,少阳厥阴合一太极,阳极而阴动,故女子“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女子阴为体,故经事之时以应月,女子之天癸,少阳之极化也。此际女子老阴损破,其阴阳体气遂像于“遁”。

女子少阳极化则阳明用事,老阴损化则太阴用事,太阴阳明合一太极,此太极之初女子阴阳体气有似于“否”,此太极阴阳极化则阴阳体气有似于“观”。阳明极化则太阳用事,太阴损化则少阴用事,太阳少阴合一太极,此太极体气之初有似于“剥”,体气之终极则有似于“坤”。以上六者,女子阴阳体气损极之象,女子阳用而发速,故女子用七而极返,至七七以后,女子体气则是阳以为体,阴以为用了,只是此时所启之阳是太阳,阴是少阴了,复损极至少阳厥阴,则女子一个周天毕矣,故女子有再春也,七七以后,若将养得法,寿逾男子,因女子七七极返之后阴阳体气有似于“既济”之象,而男子八八极返之后阴阳体气则有似于“未济”之象也。

男子之体气变化与女子反也,提醒一点,男子之天癸乃少阴之极化也。男子阳在内而贲,故男子阳器突而在外。至于女子乳房,男子喉结,可从男女阳明太阴主事而形气有别有同去思考之。

约约论述,一己私见,仅供大家一笑,谢谢诸君观瞻。

TOP

从四象来分析这个问题,之前尚未想到过思路。而且从四象到六经对我来说现在还是本糊涂账,没理得太清楚。下次要做个系统整理。
纵横阴阳十四经三百六十穴,针砭时病;运筹四气五味八法百药千方,草木皆兵。

TOP

“上古天真论”古贤列于《素问》第一篇必有深意!
庐阳医论能见精微开此论题可见功力非凡。
水墨先生文采甚佳,lin版谦虚博学。
论帖中多位先进无私奉献探幽解疑展现学者研究风范。
楼主与先进们以文会友弘扬中医之心难得!
同道们能共襄盛举不自分门派之见。
大家谦虚包容论理言物共为中华医道弘扬尽心尽力。
泰山不择细壤而能成其高,大海不择细流而能成其大。
高山流水阳春白雪虽见高雅。
然不经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扑鼻香!
天生我才必有其用!
附子通阳,熟地养阴,黄芪补气,当归生血。。。
甘草看似平常!知者能见国老其平常中之非凡!
分则力散!团结力量大!
如此中医幸甚!
医道能得彰显则百姓能祛病延年。
民体康健则能经济强国。
民富国强圣人之道显于世而见大道之行也!
後学见各位先进默默力行深为景仰!
自思才疏学浅管窥之见!
然本赤诚回帖諸先进见谅莫笑矣。

[ 本帖最后由 cha 于 2010-12-26 13:35 编辑 ]

TOP

岐伯曰:夫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

岐伯又曰:天地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

学习中医,善于从象的角度去体悟,也许是一条入门的捷径。

[ 本帖最后由 linfulin 于 2011-1-7 19:56 编辑 ]

TOP

本帖探讨数术之影。
中有几帖谈及数的应用。
另楼上linfulin版主所提:
学习中医,善于从象的角度去体悟,也许是一条入门的捷径。
关于数的运用和应象的探讨刘力红先生的《思考中医》均略有论及。
现再转帖“小柴胡汤的象数层面——刘力红”帖。
栈友观之当更易契入医易象数之境。
如此再读经典时或能自感焕然一新内涵滋味无尽。

TOP

小柴胡汤的象数层面——刘力红
(1)象数层面

       小柴胡汤用药七味,所以,我们先从七来入手。七是什么数?七是火数。故河图云: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学中医的对河图、洛书这两个图要记得很清楚,这两个图很关键,传统的数学就包含在这两图之中。现代科学如果没有数学,那就称不上科学。没有数学语言表述,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其实中医也是这样,中医同样需要数学,所以也就离不了上述这两图。《内经》也好,《伤寒》也好,都用到这两个图。孙思邈说:“不知易不足以为大医。”我们且不要说知易,了解一点总是应该的。小柴胡汤用药七味,这说明它用的是火的格局,这就与相火相应了。

       接下来我们看具体的用药,小柴胡汤用药七味,第一味就是柴胡。我们看《伤寒论》的方应该注意它药物排列的次第,谁先谁后,这个是很有讲究的,随便不得。排第一位的往往就是君药,第二的往往是臣药,排后面的当然就是佐使药。现在开方往往不管这些,先记哪味就先写哪味。开一个小柴胡汤他可能把人参写第一、生姜写第一,这就乱套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你这样来处一个方,不用说人家就知道你的家底。

       柴胡位属第一,是当然的君药,黄芩位于第二,是为臣药。我们看君药臣药的用量是多少呢?柴胡用八两,黄芩用三两。一个三、一个八,正好是东方之数,正好是寅卯辰之数。单就一个君臣药的用量,就把整个少阳的性用烘托出来,就把少阳病的欲解时相烘托出来。可见张仲景的东西是非常严谨的。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开一个小柴胡汤,柴胡不用八两,黄芩不用三两,它还是小柴胡汤吗?它已然不是小柴胡汤了。再用它作为少阳病的主方,那就会出问题。又如桂枝汤,如果把桂枝的用量加上去,由原来的三两变成五两,这个就不再是桂枝汤。它变成了治奔豚的桂枝加桂汤。这一变就由群方之祖,由至尊之位,沦为草民了。所以,中医的用量重不重要呢?确实很重要!当然这个量更重要的是在数的方面。

       天津南郊有一位盲医,善治多种疑难病证,远近的许多人都慕名去求医。既然是盲医,当然就不能望而知之,他主要靠问诊和切诊来诊断疾病。疾病诊断出来以后,开什么“药”呢?他开的“药”来来去去都是我们日用的食品。像绿豆、红豆、葡萄干、黄花菜等。不管你什么病,他都用这些东西。惟一的区别就在这个数上。张三的病,他用二十颗绿豆,二十颗葡萄干,李四的病,他用二十一颗绿豆,二十一颗葡萄干。按照现代人的理解,二十颗绿豆与二十一颗绿豆有什么区别呢?熬出来的不都是绿豆汤吗?要是按照现在的成分来分析,它确实没有什么差别。而且如果不严格计较绿豆的大小,二十一颗绿豆与二十颗绿豆的重量也可能完全相同。但,为什么在中医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这就要联系到我们从前提到过的象数这门学问了。

       上述这位盲医善于用数来治病,而我们循流探源地追溯上去,张仲景才真正是中医用数的鼻祖。大家单看《伤寒论》中大枣的用量就很有意思。桂枝汤大枣用十二枚,小柴胡汤大枣也用十二枚,十枣汤大枣用十枚,炙甘草汤大枣用三十枚,当归四逆汤大枣用二十五枚。前面的十二枚,十枚好像还容易理解。到了炙甘草汤和当归四逆汤,大枣为什么要用三十枚和二十五枚呢?三十枚大枣代表着什么?二十五枚大枣又代表着什么?这个问题提出来,即使你不回答,恐怕也能够感受到它的不寻常。

       炙甘草汤是太阳篇的煞尾方,用于治疗“脉结代,心动悸”。80年代初,《上海中医药》杂志曾连载柯雪帆教授所著的《医林辍英》。后来,《医林辍英》出了单行本。该书是采用章回小说的形式写就的,即有医理医案,也有故事情节。其中有一章就专门谈到炙甘草汤的运用。炙甘草汤是一张治疗心律失常的良方,特别是一些顽固性的心律失常像房颤这一类心律失常,用之得当,往往都可以将失常的心律转复正常。这个得当包括两方面,第一方面当然是辨证得当,你要搞清楚炙甘草汤适应哪一类证。我们姑且不论它什么心律失常,你得先从阴阳去分,看看它适应阴证还是阳证。更具体一些,适应阴虚证还是阳虚证。我们一分析方剂的组成,《伤寒论》中的养阴药几乎都集中在这一方中。因此,它适应于阴虚证应该没有疑问。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伤寒论》中集养阴之大成的方子,它还是要加进桂枝、生姜、清酒这些阳的成分。我们去看太极阴阳的画面时,你很能感受出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来。而我们回过来看炙甘草汤,阴阳的这层涵义亦活脱脱地呈现出来。

       炙甘草汤适用于阴虚类的心律失常,这个是辨证得当但是仅仅有这个条件还不够,还必须用量得当。这一点是柯教授专门谈到的问题。你看这个房颤,各方面的条件都符合炙甘草汤证,可是用下去就是没有应验。问题出在哪呢?就出在用量上。道门炼丹有一句行话,叫做“传药不传火”。药可以告诉你,可是火候不轻易告诉你。为什么呢?因为它太重要了。一炉丹能不能炼成,有时就看这个火候的把握。中医的方子可以告诉你,可是量却不轻传。为什么呢?量者火候也!火候才是成败的关键,那当然不能轻传。可是张仲景不同,他是医界的孔圣,既是孔圣,那就应该“吾无隐乎尔!”所以,张仲景不但传方、传药,而且连用量也和盘托出。

       讨论《伤寒论》的用量,应该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重量,一个是数量。这两个问题有联系,但在本质上又有差别。重量不同,量变了会发生质变;而数不同,同样的也可以发生质变。对于第一个质变,我们容易理解,现代用药的剂量就是这个涵义。而对于第二个质变,由数而引起的质变,我们往往不容易理解,也不容易相信。

       有关《伤寒论》的用药重量,现在的教科书都以3克算一两,而药典所规定的剂量也与这个差不多。但是,柯雪帆等根据大量出土的秦汉铜铁权及现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东汉“光和大司农铜权”的实测结果,东汉时期的一两应折合为现在的15.625克。一两合3克与一两合15.625克,这个差别太大了,直差五倍有余。像炙甘草汤中的生地黄用量为一斤,如果照一两3克算,只是48克,若按东汉铜权的实测结果,则应是250克。正好相当于现在的半斤。

      《伤寒论》成书于东汉末年,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既然是东汉的著作,那这个用量理所当然地应该按东汉时的重量来折合。可是这一折合,问题就弄大了。生地黄可以用半斤,麻黄可以用93.75克(按大青龙汤麻黄用六两来折合),这就大大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所规定的用量。你按东汉的剂量治好一千个人没你的事,但只要有一个人出了问题,那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你就要变胡万林。为什么呢?因为药典不支持你,你没有法律依据。所以,柯老先生尽管知道《伤寒论》的剂量就应该是东汉时的那个剂量(这个“知道”不但有考古的依据,而且还有临床实际的依据。何以见得?因为炙甘草汤你按照现在一两3克的常规用量,这个房颤就是转不过来。而一旦你用回东汉时的剂量,生地用250克了,炙甘草汤还是这个炙甘草汤,剂量一变,火候不同,房颤很快就转复成正常的心律),可是,柯老先生还是要强调一句:“应以中国药典所规定的用量与中药学教科书所规定的常用量为依据。”(见柯雪帆主编的《伤寒论选读》上海科技出版社,1996 年3月版)不强调这一句,出问题打官司,10个柯老也不济事。

       剂量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含糊了,那《伤寒论》的半壁江山就有可能会丢失。你的证辨得再准,你的方药用得再准,可是量没有用准,火候没有用准,这个疗效能不打折扣吗?而最后怪罪下来,还是中医不好,还是中医没疗效。对剂量的问题我是有很深体会的,记得1990年暑期,我的爱人赵琳怀孕40 天时,突发宫外孕破裂出血。当时由于诸多因素,我们选择了中医保守治疗。并立即将情况电话告知南宁的师父(即先师李阳波)。师父于电话中口述一方,并嘱立刻购用,即藏红花10克,水煎服。师言藏红花治疗内出血,诚天下第一药也。次日,师父亲临桂林。诊脉后,处方如下:白芍180克、淫羊藿30克、枳实15克,水煎服,每日一剂。经用上述两方,至第三日B超复查,不但出血停止,腹腔原有出血大部分吸收,且意外发现宫内还有一个胎儿。我与妻子不禁抚额庆幸,要是选择手术治疗,还会有我们今天的女儿吗?每思及此事,都免不了要增添几分对先师的思念及感激之情。

       先师所用第二方,药皆平平,为什么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呢?看来奥妙就在这个用量上。我们平常用白芍,也就10来克、20克,至多也不过30-50克。用到180克,真有些惊世骇俗。但是,不用这个量就解决不了问题。因此,用量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关系至大的问题,值得大家来认真地思考与研究,尤其应该由国家来组织攻关。个人来研究这个课题,充其量是你个人的看法,它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如果大家公认了,东汉的用量确实就是柯雪帆教授研究出的这个量,那我们就应该想一想,对于《伤寒论》的许多问题,对于中医的许多问题,是不是就要重新来认识和评价呢?

       接下来我们看引起质变的第二个因素,即数变到质变。由数的变化而致质的变化,在上述这两个方剂中表现得尤其充分。我们看炙甘草汤,炙甘草汤上面已经敲定了,是一个养阴的方剂。方中大枣用量是三十枚。三十是一个什么数呢?三十是一个“群阴会”。我们将十个基数中的阴数也就是偶数二、四、六、八、十相加,会得到一个什么数呢?正好是三十。十基数中的阴数总和就是三十,所以我们把它叫“群阴会”。既然是这样一个数,那当然就有养阴的作用。这个数用在炙甘草汤中,就正好与它的主治相符。另外一个方,就是当归四逆汤。当归四逆汤是厥阴篇的一张方,用治“手足厥寒,脉细欲绝”之证。从当归四逆汤的方,从当归四逆汤的证,可以肯定它是一张温养阳气的方。是方大枣用二十五枚。二十五又是一个什么数?是一个“群阳会”。我们将十基数中的阳数一、三、五、七、九相加,就正好是这个数。这就与当归四逆汤的主治功用相应了。

       一个是“群阴相会”,一个是“群阳相会”,张仲景为什么不把它颠倒过来,炙甘草汤用二十五枚,当归四逆汤用三十枚呢?可见数是不容含糊的。数变,象也就变。象变了,阴阳变不变呢?当然要变!阴阳一变,全盘皆变。所以,数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它与前面那个重量问题同等的重要。

       数在传统中医里,它不是一个纯粹抽象的数,它是数中有象,象中有数,象数合一。数变则象变,象变则阴阳变。为什么呢?因为阴阳是以象起用的。所以,《素问》专门立有一篇“阴阳应象大论”。这篇大论以“应象”为名,就是要从“象”上明阴阳的理,从“象”上现阴阳的用。当然,象数的问题不容易使人轻信。我们总会觉得三十颗大枣与二十五颗大枣会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总觉得有疑问。既然有疑问,那又何妨一试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那我们就用实践来检验它。

       大家可以找一些相应的病例,当然不要太重的,最好是调养阶段的心脏病。如果病例多,可以分作两组,一组是心阳虚,一组是心阴虚。心阳虚的我们每天以二十五枚大枣煎汤服,心阴虚的我们以三十枚大枣煎汤服。看看有没有效应。有效应了,效应稳定了,我们再颠倒过来,阳虚的一组换成三十枚,阴虚的一组换成二十五枚,看看会不会有变化。如果有变化,那你就知道象数的学问确实不是虚设,数里面确实包含着东西。数里面包含的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是信息,还是光色?这个我们可以做研究。先肯定下来,再从容研究。如果一口否定,那也就没戏了。这是我们从少阳的治方,从小柴胡汤的三、八之数所引申出来的一些讨论。



节选自《思考中医》(本帖药王弟子已发在医理争鸣版)

TOP

数中确实有玄机,但我个人认为在处方中过度去抠这些数字实无必要。就以放大枣来说,5个能有效,6个同样也有效。古方精密,其中或许有独特考虑。但现在人如何能到仲景般的深度?所以常人可不必循此深理。
纵横阴阳十四经三百六十穴,针砭时病;运筹四气五味八法百药千方,草木皆兵。

TOP

呵呵!我也没注意到这么详细。
不过炙甘草汤和当归四逆汤。
大枣25颗还是30颗的论述很精彩!
可以细细体会。

TOP

引用:
原帖由 水墨中医 于 2010-12-9 12:57 发表
这是一张“玄门河图秘式”。水墨第一次将她于清阳纯中医论坛里发布出来,供诸道友参考学习感悟。


                          火{2.7}


木{1.6}               土{3.8}             金{4.9}


                      ...
确实还没接触过这个图,感谢水墨斑竹!
不知此图出自何书?还有何文字注释?
听名字像是出自道门中人的手札藏本!
万象归方寸,枢机括大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