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诊余闲话] 医疗黑幕谁制造

医疗黑幕谁制造

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是被行政部门强行压制的,而不是市场力量博弈的结果。民工收入低,劳动力价格低,是因为现在的低端劳动力数量众多,而他们给雇主只能带来简单的劳动增加值。在目前的市场竞争下,他们的劳动力价格当然低啦!  
  但是中国医生的劳动力价格是完全市场竞争的结果吗?不是,因为中国的行政部门始终掌握着医院的诊疗收费的定价权,他们强行把医生和护士的劳动付出所应收的服务收费强行压制,那么对于医院而言,他们靠什么创收?只有药品和检查等等了,所以除了那些在业内很有名气的医生,他们能给医院带来声誉和病人的外,其他医生基本上过着不如民工的日子。这个就是普遍的事实。  
  中国医疗真的市场化了吗?  
   没有!
  中国绝大多数医生目前其实根本是被奴驭着。被我们目前的医疗体制奴驭着。他们是天然比任何职业待遇要差,因为这样的制度下,你什么都不是。”  
  但是广大医护人员的牺牲没有得到民众的理解和认可。他们希望于医疗费用“不是最低,而是更低”。他们希望医疗服务质量是“不是最高,而是更高”。  
 可以说,在目前世界医疗技术飞速进步,医疗费用自然而言的水涨船高,中国的医疗费用也是逐步在提高的。但是这种提高没有也不可能改变中国医疗费用在全世界同类比较下比较低下的事实,同样也改变不了中国的医疗技术在世界上处于较高水平的事实。我们做到了在满足较高的医疗技术来保障人民较高健康水平的同时保证医疗费用的底下水平,但这一切都在意味着一个职业群体的牺牲。他们不但牺牲的是生活上的,同时也是心灵上的。  
  中国目前民众对医护人员的道德期许其实是对医护人员的利益的压榨和剥夺!这种道德期许,其实单方面对患者有利,对医护人员却是不公平的,是可耻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前面我已经很清晰的说明,在中国目前的医疗体制下,医护人员享受的天然的不公平待遇:行政性的压制你的收入。  
  在这样的体制下,医院为了生存,为了发展,他们逼不得已做了些所谓的“医疗FB”。比如哈尔滨550万事件里关于那所谓的多收的“20万”。 “所谓分解收费,就是将一项收费化解为多项收费。这也是现行医疗体制下,国内医院为“提高经济效益”的一种常用手法。例如,各省物价部门对腹部B超的收费标准一般定在200元左右,包含肝、肾、胃等多脏器检查。而一些医院经常将一项腹部B超检查分解为肝、肾等多项检查,每项分别收取一次费用。  哈医大二院高达20余万元的多收费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来自分解收费,其中大头是血滤一项的收费。 
 一位参与调查的专家向《财经》透露,如血滤这类昂贵检查项目,目前国内除少数单位严格执行每小时300元左右的“包干式”收费标准,大部分医院均采取分解收费的方式。这主要是因为此项检查的成本相对较高,严格执行物价部门制定的水平较低的“包干式”收费标准,医院很难获利。而在国家长期不予投入的情况下,“创收”在所有的医院中,早已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联系到,曾有媒体披露,我们的审计部门审计的国内10几所大医院的结论:医疗诊疗项目亏损严重,医院盈利的就是卖药品。原来,在中国的物价部门的孜孜一求的努力下,我们医院的诊疗全是亏损的,全靠卖药来填补亏损兼保障工作人员的待遇。   那么哈2医做如此行为:分解收费就可以理解了——连分解收费都亏损,那么如果不分解,则……  
 也就是说,中国所谓的医疗FB,医疗黑幕,等等都是在中国特殊环境的努力下制造出来的!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压制医疗费用,这样的方法下,医护人员必然不被医院所保护——不能通过诊疗来盈利,这样的方法下,医护人员就是廉价劳动力而已。而这种廉价劳动力却是普遍的高知识,高付出等等下的廉价。同时他们还要承担医院逼不得已下的违规而带来的“道德罪感”。  
 我们用行政手段来压制医护人员的收入,同时在这种制度下,逼不得已下违规的“道德罪恶”也要广大医护人员来承担。
  医疗黑幕谁制造?……
中医末学,学习中

TOP